卷三十九——《太平御览》


  ○塘

  《录异传》曰:文翁者,庐江人,为儿童时,乃有神异,及长,当起历下陂以作田,文翁昼日斫伐薪以为陂塘,其夜忽有数百头野猪以鼻戴土著柴中,比晓成塘。

  《吴地记》曰:坛塘一名陌城,夫差十二年,既杀子胥,后悔之,与群臣临江作塘,创设祭奠,百姓因以立庙。《吴越春秋》云,夫差设祭,杯动酒尽。

  刘道真《钱塘记》曰:防海大塘在县东,去邑一里,往时郡议曹华家信富,乃议立此塘以防海水,始开,募有能运土石一斛,即与钱一升。旬日之间,来者云集,塘未成而谲不复取,於是载土石者弃置而去,塘以之成,既遏绝潮源,一境蒙利也。

  《述异记》曰:今乌江长亭,亭下有骓马塘,即当时乌江亭长舣舟待项王处。

  《南越志》曰:丹城县有釜塘,金沙自是而出。

  裴渊《广州记》曰:彰平县朱沙塘,水如绛,鱼鳖皆赤。

  《荆州记》曰:长沙郡东十馀里,有郡人刘寿墓,有石阙四所,寿汉顺帝时为司徒。其东有龟塘,周回四十五里,有灵龟出其中,故塘因名焉。

  盛弘之《荆州记》曰:始安熙平县东南有山,山西其形长狭,水从下注塘,一日再增减盈缩,因名为潮汐塘。(《幽明录》又载。)

  《幽明录》曰:耒阳县东北有庐塘,淹地八顷,其深不可测,中有大鱼,常至五日一跃奋出水,大可三围,其状异常,每跃出水,则小鱼奔迸,随水上岸,不可胜计。

  《异记》云:庐塘有鲛鱼,五日一化,或为美妇人,或为男子,至於变乱尤多,郡人相戒,故不敢有害心,鲛亦不能为计,后为雷电杀之,此塘遂涸。

  刘欣期《交州记》曰:凿南塘者,九真路之所经,去州五百里。马援积石为塘,以通於海,达於象浦,建标为南极之界。

  《淮南子》曰:坏塘取龟,发屋求狸,桀跖之徒,君子不为。

  ○堤

  《尔雅》曰:坟,大防也。谓堤。

  《梁书》曰:始兴忠武王憺,字僧达,为荆州刺史,遇大江溢,堤坏,憺亲率将吏,冒雨筑之,水势甚猛,人皆恐惧,或请避之,憺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我心何独以危避。"登堤叹息,遂辍膳而刑白马以祭江神,以身为百姓请命,言终而水退堤出。

  《郡国志》曰:长沙金牛堤,汉武时,有异人牵金牛入此堤内,因以名焉。

  《水经注》曰:涿郡王尊,自益州刺史迁东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尊躬率吏民,投沉白马祈水神河伯,亲执圭璧,请身填堤,庐居其上,吏民皆走,尊立不动,水齐足而止,公私壮其勇节。

  又曰:汉安帝永初七年,令谒者太山矛岑,於石门东积石八所皆如小山,以捍冲波,谓之八激堤。

  ○岛

  《释名》曰:海中可居曰岛,到也,人所奔到。

  《汉书》曰:田横惧诛,入居海岛中。(孟康曰:海中山曰岛。)

  《魏志》曰:王倾讨勾骊,入沃沮,人云尝乘船捕鱼,风吹十日,东得一岛,上有人,常以七月取童女沉海。

  《齐地记》曰:嶗山东北五里入海有管彦岛,是黄巾贼帅管承后也。

  又曰:东牟城东有盘岛,城东北有牛岛,常以五月,海牛及海狸与鸟产乳其上。

  ○屿

  《临海记》曰:去郡七里东有樊续屿,屿上空冢里,犹馀败鼓角,或呼为樊府君墓。今郡公田,在此屿下。

  ○浒

  《尔雅》曰:岸下地曰浒。

  《诗》曰:绵绵葛藟,在河之浒。

  ○岸

  《尔雅》曰:重涯曰岸。

  《诗》曰:高岸为谷。

  又曰:淇则有岸。

  《晋书》曰:殷仲堪於江滨见流棺而葬焉,旬日之间,门沟忽起为岸。其夕有人自称感君之恩,堪因问岸何祥也?答曰:"水中有岸曰州,君将牧州。"言终而没。至是,果得荆州也。

  《水经注》曰:船官浦东即黄鹄山,林间甚美,谯郡戴仲若野服居之山下,谓之黄鹄岸。

  又曰:昆明池有金堤石岸,益州有金堤,左思曰:西逾金堤,东越玉津。

  《孙卿子》曰:泉生珠而岸不枯。

  ○泥

  《说文》曰:泥,黑土,在水中者也。

  《易》曰:井泥不食,旧井无禽。(在井之下故曰泥。井而泥则不可食。)

  《书》曰:淮海惟扬州,厥土惟涂泥。

  《诗含神雾》曰:夫齐之地,处孟春之位,海岱之间,土地汙泥,流之所归,利之所聚。

  《传》曰:晋楚将战,吕锜梦射月中之,退入於泥。

  《论语》曰:子夏云: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小道,今诸子书。泥,滞陷不通也。)

  《汉书沟洫志》曰: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

  又曰:禹泥行乘橇。

  《东观汉记》曰:隗嚣将王元说嚣使背汉。曰:"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世一时也。"

  又曰:邓训将黎阳宫兵屯渔阳,迁护乌丸校尉。黎阳宫故吏皆恋慕,知训好以青泥封书,从黎阳步推鹿车载青泥至上谷遗训。其得人心如此。

  《陇右记》曰:武都紫水有泥,其色亦紫而粘,贡之用封玺书,故诏诰有紫泥之美。

  《帝王世纪》曰:周穆王征犬戎,得炼刚赤刀,用之割玉,如割泥焉。

  《神仙传》曰:童奉君居庐山,尝大旱,县令于士彦诣奉说大旱之意,奉因仰视其屋曰:"贫家屋皆见天,不可以得雨,如何?"令解其意,身率将吏为起屋,屋成当泥壁,作人已掘土,欲取江水沃泥。奉曰:"不须,日暮当雨也。"其夜果大雨,聚壤成泥。

  顾微《广州记》曰:郁林郡山东南有池,有石牛在池下,民常祀之。岁旱,百姓杀牛祀之,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祠毕,天雨洪注,洗背泥尽而后晴。

  《曾子》曰:白沙在泥,与之皆黑。

  《淮南子》曰:琬琰之玉在汙泥之中,虽廉者不释也。

  《世说》曰:石崇以椒为泥泥屋,王君夫以赤石脂泥壁。

  《杂五行书》曰:二月上壬取土泥屋四角,宜蚕,吉。

  ○砾

  《释名》曰:小石曰砾,砾,析也,小石相支,其间析析然。

  《抱朴子》曰:军术曰:地生瓦砾,不去,有大祸。

  蔡伯喈《青衣赋》曰:金生沙砾,珠出蚌泥。

  卢子云《相风赋》曰:楚石杂结绿,沙砾厕隋珠。

  ○沙

  《龙鱼河图》曰: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铜头铁额,食沙石。

  《韩诗外传》曰:孔子南游适楚,至於阿谷之隧,有女子佩瑱而浣者,孔子曰:"彼妇人其可与言乎?"执觞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妇人答曰:"阿谷之隧,隐曲之汜,欲饮则饮,何问於婢子?"授子贡觞,跪坐置之沙上曰:"礼不亲授。"

  又曰:自西河至於流沙,千里而遥,(雍州是也。)

  《家语》曰:得其人,如聚沙而雨之;非其人,如会聋而鼓之。

  《史记》曰:张良以铁椎击秦始皇於博浪沙,中其副车。

  又曰:上在雒阳南宫,从复道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语。

  又曰:武帝元封元年旱,於是天子乃祷万里沙。

  《战国策》曰:齐襄王立,田单相之。过淄水,有老人涉水而寒,不能行,坐沙中,田单见其寒也,解裘而衣之。襄王曰:"不早图,恐后悔之。"

  《汉书》曰:韩信击龙且,夹睢水,夜令人为万馀囊盛沙,以壅水上流。

  《东观汉记》曰:朱鲔等共会洧水上,沙中设坛,立圣公为天子。

  《博物志》曰:石蕃,卫臣也,背能负千二百石沙。

  《广志》曰:流沙在玉门关外,南北二千里,东西数百里,有三断,名曰三陇。

  《列子》曰: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之邯郸,遇盗於耦沙。

  《鲁连子》曰:朝露之蒲,工女不能治;淄渑之沙,计儿不能数。

  《韩子》曰:孙叔敖请汉间之地,沙石之处。

  《曾子》曰:白沙在泥,与之皆黑。

  《淮南子》曰:河水欲清,沙壤秽之。

  又曰:寒凝水,热焦沙。

  《抱朴子》曰:穆王南征,一军尽化,小人为虫沙。

  《说苑》曰:汤之时,大旱七年,焦沙烂石。

  葛洪《肘后方》曰:治溺死,熬沙以覆死人,使上下有沙,但出口鼻。

  《古今注》曰:宣帝地节元年,上都沙中夜风,有火如粟。

  《曹瞒传》曰:操征马超,隔渭水。娄子伯说曰:"今天寒,可起沙为城,以水灌之,可一夜而成。"

  《刘根别传》曰:颍川太守高府君到官,民人疫,郡中掾史死者过半,夫人郎君悉得病,从根求消除病气。根曰:"於厅事之亥上穿地取沙三斛着中,以醇酒三升沃其上。"府君从之,病者悉得愈,疫气绝。

  《搜神记》曰:有物处于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以术方抑之,则得沙石於肉中。

  段国《沙州记》曰:浇河西有黄沙,沙南北一百二十里,东西七里,西极大杨川,望黄沙犹人委乾糒,地不生草木,黄沙荡然,沙州取号焉。

  《豫章记》曰:龙沙在郡北带江,沙甚洁白,高峻而峙,陂陀有龙形,旧俗九月九日登高上处也。

  《新安记》曰:锦沙村,傍山依壑,素波澄膜,锦石舒文,冠军吴喜闻之而造焉,鼓柁游泛,弥旬忘返。叹曰:"名山美石,故不虚赏,使人丧朱门之志。"

  《王孚记》曰:袁州有水,春交则上白沙如米,於两岸九十馀里,呼为米沙,若一岸遍米,其方丰熟。

  《湘中记》曰:白沙如霜雪,赤岸似朝霞。

  《遁甲开山图》曰:沙土之浦,云阳之墟,可以长生,可以隐居。沙土,即长沙也,云阳,古仙人也。

  《郡国志》曰:杭州浙江有江沙涨,昔武烈为郡吏赴府,乡人饯之,会此沙上。父老曰此沙狭而长,君必为长沙太守。果然。

  又曰:伊州,铁勒国也,而路多沙碛,碛内时闻叫唤声,不见人,或闻歌笑之声,盖鬼物也。

  《鄱阳记》曰:新昌水有一沙堆,在县东北五十里,其形状如覆船,鲜净特异,每年丰稔,其沙即堆积如旧,若沙移河岸,其年俭,古来相传,以为常验。


上一篇: 卷三十八——《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四十——《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