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八——《太平御览》


  ○桥

  《说文》曰:桥,水梁也。榷,(音角。)水上横木,所以渡者。亦曰约,(音灼。)今谓之略彴。东楚谓桥为圯。

  《诗》曰:维鹈(音题。)在梁,不濡其翼。

  又曰:造舟维梁。

  又曰: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尔雅》曰:梁莫大于溴梁。郭璞注曰:梁即桥也。或曰:梁,石桥也。石杠(音江。)谓之猗,(音寄。)亦曰石桥也。

  《史记》曰:张良曾间从容出游下邳圯上,(楚人谓桥为圯。音怡。)有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顾谓良曰:"孺子下取。"良下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足受,笑而去。

  又曰:文帝行出中渭桥,有一人从桥下走,乘舆马惊,使骑捕,属之廷尉。张释之治问。曰:"县人来,(如淳曰:长安县人。)闻跸,匿桥下。久以为行过,既出,见车骑,即走耳。"廷尉奏:犯跸,当罚金。

  又曰:西门豹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到汉世而长吏以为十二渠绝驰道,相比近,不可。欲合渠水,且至驰道合三渠为一桥。邺人民父老不肯听长吏,以为西门君所为,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长吏终听置之。

  《汉书》曰:薛广德为谏议大夫,上酎祭宗庙,出便门,欲御楼船。广德当乘舆,免冠顿首曰:"宜从桥。"诏曰:"大夫冠。"广德曰:"陛下不听臣,臣自刎。以血污车轮,陛下不得入庙矣。"上不悦。光禄大夫张猛进曰:"乘船危,就桥安。"上曰:"晓人不当如是耶?"乃从桥。

  《东观汉记》曰:班超讨焉耆王广,广遣其左将比鞬友奉迎,超赐而遣,焉耆见有苇桥之险,广乃绝桥,不欲令汉军入国,超更从他道渡。

  《魏略》曰:驴分国往大秦,渡河桥长二百四十里。

  又曰:洛阳城西洛水浮桥三处三柱,三公象也。

  《魏志》曰:锺繇尝与族父瑜至洛阳,道遇相者曰:"此童有贵相,然当厄水。"行未十里,渡桥马惊,堕水几死,而后至太傅。

  又曰:景元四年伐蜀,锺会领十馀万众,分从斜谷入,先遣牙将许仪在前治道,会在后行,而桥穿马足陷,於是斩仪。

  《蜀志》曰:先主为曹公所追,张飞距后,据水断桥,无敢近者。

  《吴志》曰:凌统,字公续,从征合淝,为右部都督,时权彻军还,前部已发,魏将张辽等奄至津北,权使追还前兵,兵已远,势不相及也,统率亲近三百人扶杆权出,敌已毁桥之两板,策权马过,统复还战。

  王隐《晋书》曰:杜预启建河桥于富平津,众论以为殷周所都,经圣贤而不作者,必不可作故也。预曰:"昔造舟为梁,则河桥之谓也。"遂作桥,成,上从百官临会,举杯劝预曰:"非君,此桥不立也。"预曰:"非陛下之明,臣亦不获奉成圣制也。"众咸称善。

  《后魏书》曰:崔亮为雍州刺史,城北渭水浅不通船,行人艰阻。会天大雨,山水暴至,浮出长木数百根,藉此为用,桥遂成立,百姓利之,至今犹名崔公桥。

  又曰:于栗磾(音低。)从太宗南临孟津,谓栗磾曰:"可作桥乎?"磾曰:"杜预造桥遗事可想。"乃编次大船构桥於野坂,六军既济,太宗乃深叹焉。

  《北齐书》曰:张亮守河州,文帝於上流放火船,欲烧河桥。亮乃备小艇百馀,皆载长锁,锁头施钉,火船将至,即驰小艇以钉之,引锁向岸,火船不得及,桥全,亮之计也。

  《唐书》曰:韦景骏,神龙中,累转肥乡令,县北界漳水,连年泛溢,旧堤迫近水漕,虽修筑不息,而漂流相继。景骏审其地势,拓南数里,因高筑堤,暴水至,堤南以无患,水去,而堤北称腴田。漳水旧有架柱长桥,每年脩葺,骏又改造为浮桥,自是无复水患,至今赖焉。

  《战国策》曰:豫让欲为智伯报仇,漆身吞炭,襄子当出,伏於桥下,至桥马惊,曰:"是必豫让也",求之果是。

  《述征记》曰:方兴县鬼桥,忽一夜闻人呼唤声,车行雷骇,晓而石桥自成,家家牛皆喘息未定。

  《齐地记》曰:秦始皇作石桥,欲渡海观日出处。旧说始皇以术召石,石自行至,今皆东首隐轸似鞭挞瘢,形似驰逐。

  《英雄记》曰:公孙瓒击青州黄巾贼大破之,还屯广宗。袁本初自往征瓒,合战於界桥南二十里,绍将鞠义破瓒於界城桥,斩瓒。冀州刺史纲严又破瓒殿兵於桥上,即此梁也。

  《寻阳记》曰:庐山上有三石梁,长数十丈,广不盈尺,窈然无底。吴猛将弟子登山,过此梁,见一翁坐桂树下,以玉杯承甘露浆与猛,又至一处,见数人,为猛设玉膏。猛弟子窃一宝,欲以来示世人,梁即化如指,猛使还宝,其梁复如故。

  《三辅故事》曰:汉丞相夏侯婴墓,在饮马桥东大道南,人谓之马冢。

  《三辅黄图》曰:秦始皇并天下,都咸阳,营殿:端门四达,以则紫宫;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

  《襄阳耆旧记》曰:木兰桥,今之猪兰桥是也。刘季和於此桥东大养猪,襄阳太守曰:"此猪屎臭,当易名猪兰桥。"初如戏言,而百姓遂易其名。

  《郡国志》曰:漳水,建武十一年,造紫陌浮桥於水上,有天井堰。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沉巫处也。

  又曰:通门内有皋桥,即汉皋伯通居此,桥以得名。梁鸿赁舂之所。

  常璩《华阳国志》曰:李冰造七桥,上应七星。故光武谓吴汉曰:"安军宜在七星桥间也。"

  又曰:昇迁桥,在成都县北十里,即司马相如题桥柱曰:"不乘驷马高车,不复过此桥。"

  又曰:万里桥在成都县南八十里,蜀使费祎使吴,诸葛亮送之於此。叹曰:"万里之路始於此桥。"因名万里桥。

  《地理志》曰:漳水出上党邺中,赵武帝於漳水造浮桥接紫陌,故号曰紫陌桥。

  祖台之《志怪》曰:义兴郡溪渚长桥下有苍蛟,吞啖人,周处执剑桥侧伺,久之遇出,於是悬自桥上投下蛟背而刺焉,蛟数创,流血丹溪,自郡渚至太湖句浦乃死。

  《水经注》曰:上虞县,亦名虞宾,舜避丹朱於此,故以名县。百官从之,故县北有百官桥。亦云禹与诸侯会,事讫因相虞乐,故曰上虞。二说不同,未详孰是。

  《国语》曰:天根见而水涸,水涸而成梁,故夏令曰,十月而成梁,不使民患涉也。

  《纪年》曰:周穆王七年,大起师,东至于九江,架鼋鼍以为梁。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燕录》曰:慕容垂与刘牢之战于五丈桥桥津,晋大败。车骑将军慕容德等引兵要牢之五丈桥,牢之驰马跳五丈涧,会苻丕救至而免。

  《孟子》曰:子产为政,以其乘车济人於溱洧。故孟子曰,可为惠而不知为政。

  《抱朴子》曰:尾生与妇人期桥下,水至不去,以至溺死。虽有信,不如无也。

  王充《论衡》曰:高丽国侍婢有气如鸡子来下之有娠,生子名东明。东明善射,王恐其害国,欲杀之。东明走至淹水,以弓击水,鱼鳖为梁,既度而鱼鳖解散。

  《诸葛亮集》曰:亮上事曰,臣先进孟琰据武功水东,司马懿因水以二十日出骑万人来攻琰营,臣作车桥,贼见桥垂成,便引兵退。

  ○堰埭

  《吴录》曰:句容县,大皇时,使陈勋凿开水道,立十二埭以通吴会诸郡,故船行不复由京口。

  《晋中兴书》曰:兖州既平,谢玄患水道险涩,粮运艰难,壅吕梁水,立七埭以利运漕。

  又曰:谢安筑埭於新城北,百姓赖之,故名召伯埭。

  《述征记》曰:秦梁埭到召伯埭二十里,召伯埭至三救埭十五里,三枚埭到镜梁埭十五里。

  《晋书》曰:李矩与汝南太守袁孚率众修洛阳千金堰,以利运漕。

  《梁典》曰:天监十三年,魏降人王足陈计,求堰淮水以灌寿阳,引北方童谣曰:"荆山为上格,浮山为下格,潼沱为激沟,并灌钜野泽。"武帝遂发徐杨筑之,令太子右卫率康絇护堰,作役人及战士二十万於锺离。南起浮山,北抵巉石,依岸以筑土,合脊於中流。十四年四月,堰将合,淮水漂疾,辄复决溃。众会之,或谓江淮之间多有蛟,能乘风雨,决坏崖岸,其性恶铁。因是引东西二冶故铁器,大则釜鬲,小则钅矍锄数千万斤,沉於堰所,仍不能合。乃伐树为井榦,填以巨石,加土其上,缘淮百里内,冈陵木石,无巨细必尽。负担者肩皆穿,夏日疾疫,士死者相枕,蝇虻昼合。是冬又寒甚,淮泗尽冻,士死者十七八,至十五年四月,堰乃成,其长九里,下阔百四十丈,上广四十五丈,高二十丈,军人安堵,列居于上。其水清洁,俯视居人坟墓,了然皆在其下,其寿阳戍因移置八公山上,夹淮数百里,皆水之所淹。人谓绚曰:"四渎天所以节宣其气,不可久塞。"既而昏雾四日,雾解而堰决,杀万人,其声若雷,闻三百里,水中怪物随流而下,或人头鱼身,龙形鸟首,殊类诡状,不可胜名。今号其处为荆山堰,今涡口东岸是。

  《后周书》曰:贺兰祥,太祖以泾渭溉灌之处,渠堰废毁,乃命祥修造富平堰,开渠引水东注於洛,功用既毕,民获其利。

  《唐书》曰:张守珪为都督,瓜州也地多沙碛,不宜稼穑,每年少雨,以雪水溉田,至是渠堰尽为贼所毁,既地少林木,难为修葺。守珪设祭祈祷,经宿而山水暴至,大漂材木塞涧而流,直至城下,守珪使取充堰,於是水道复旧。

  《晋后略》曰:张方围京邑,决千金堰水,沟渠枯涸,井多无泉。

  《邺中记》曰:当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堰引漳水激邺以富魏之河南,后史起为邺令,引鄣水十二渠灌溉於魏田数百顷,魏益丰实,后废堰田荒。魏时更修通天并堰,邺城西南漳水十八里中细流东注,邺城南二十里中作二十堰。

  《语林》曰:陈协数日辄进阮步兵酒一壶,后晋文王修九龙堰,阮举协,文王用之,掘地得古承水铜龙六枚,堰遂成也。

  《魏郡图经》曰:惬山,古堰也,今谓之惬山,即汉成帝时河决金堤,盖於此运土以塞河,颇惬当时人心,故谓之惬山。在今魏县西。

  戴延之《西征记》曰:金瀍谷三水合处有千金堨,(音曷)即魏陈思王所立,引水东灌,民今赖之。又《九州要记》云,洛阳千金堨傍有九龙祠存。又《地理书》曰,穀水出为湖沟,置千金堰以堰之。


上一篇: 卷三十七——《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三十九——《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