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五——《太平御览》


  ○渊

  《说文》曰:渊,回水也。

  《尚书》逸篇曰:尧子丹朱不肖,舜使居丹渊为诸侯。

  《韩诗外传》曰:东海之上有士曰菑丘,以勇游於天下,过神渊饮马,马果沉,菑丘朝服拔剑而入,三日三夜,杀三蛟一龙而出,雷电随而击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

  《大戴礼》曰:圣人有国,则渊不涌。

  《传》曰:郑子产曰:"昔尧殛鲧于禹山,其神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

  又曰:郑大水,龙斗于时门之外洧渊。(时门,郑城门也。)

  《水经注》曰:白鹿渊,南北三百步,东西千馀步,深三丈馀,其水冬清而夏浊,淡然不流。

  《九州记》曰:乐寿县有房渊,方三百里,石勒建安三年水忽变为赤,燕慕容隽二年,水忽生盐如印形。其渊一日再长再减,不失其度。居近者时见龙狗之状戏於旁。叶落於渊者,辄有群燕衔出。

  盛弘之《荆州记》曰:新野城北有柴山,山上有清冷之渊,耕父杨光之处。

  又曰:鱼复县有神渊,北有白盐崖,天旱火燃崖上,推其灰烬下降渊中,寻则降雨。西有龙渊,清深不测,传云汉祖伐秦经途於此,见渊中白壁赤柱,状若官府,因名龙渊。

  《宜都山川记》曰:乡下村有渊,渊有神龙,每旱,百姓辄以菵草投渊上流,鱼死龙怒,应时天雨。

  《齐地记》曰:琅琊台上有神渊,污之则竭,斋戒即出。

  《庄子》曰:舜以天下让其友北人无择。无择曰:"异哉!欲以其污漫我,我羞之。"自投於清冷之渊。

  《管子》曰:水出於地而不流者,命之曰渊。

  《隋巢子》曰:夏桀德衰,岱渊沸。

  《尸子》曰:龙渊有玉英。

  司马相如《上林赋》曰:丹水更其南,紫渊经其北。

  ○泉水

  《说文》曰:泉,水源也。

  《易蒙卦》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诗序》曰:泉水,卫女思归也。《诗》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

  又曰:爰有寒泉,在浚之下。

  又曰: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又曰:莫高匪山,莫浚匪泉。

  又曰:相彼泉水,载清载浊。

  又曰: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又曰:觱沸槛泉。

  《传》曰:郑伯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问公,公语其故。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

  《论语撰考讠韱》曰:水名盗泉,仲尼不漱。

  应劭《汉官仪》曰:酒泉城,城下有金泉,味如酒,故曰酒泉郡。(《三秦记》曰:酒泉郡中有井,味如酒也。)

  《晋书安帝纪》曰:吴隐之,字处默,性廉操,桓玄欲救岭南之弊,以隐之为刺史,州界有一水,父老云,饮此水者,廉士皆贪。隐之始践境,先至水所酌而饮之,因赋诗以言志,清操愈厉。

  沈约《宋书》曰:王彭,盱眙人,少丧母,元嘉初,父又亡。家贫力弱,营葬,乡人助作砖,须得水,天旱,穿井数十丈无水。一旦砖灶前忽生泉,用之,事毕复竭,助者嗟叹。

  《隋书》曰:豆卢勣,武帝嗣位,拜渭州刺史,甚有惠政,华夷悦服,德泽流行,大致祥瑞。鸟鼠山谷呼为高武陇,其下渭水所出,其山绝壁千寻,由来乏水,诸羌苦之,勣马足所践,忽飞泉涌出,有白鸟翔止厅前,乳子而后去,又有狼见於襄武,民为之谣曰:"我有丹阳,山出玉浆,济我民夷,神鸟来翔。"百姓因号其泉为玉浆泉。

  《唐书》曰:安金藏,京兆长安人,为太常丞。初,玄母寓葬於都南阙口之北,庐於墓侧,躬造石坟石塔,昼夜不息,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

  《遁甲开山图》荣氏解曰:女狄暮汲石纽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鸡子,爱而含之,不觉而吞,遂有娠,十四月生夏禹。

  《水经注》曰:若耶溪东又有寒溪,溪北有郑公泉,泉方数丈,冬温夏凉,汉太尉郑公弘宿居潭侧,因以名泉。

  又曰:横流溪,溪水甚小,冬夏不乾,俗亦为贪泉,饮者辄冒於财贿,同於广州石门贪泉矣。廉介为二千石则不饮之,昔吴隐之挹而不乱,岂谓能渝其真乎?盖亦恶其名也。

  又曰:汲县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太公庙,庙侧高林秀木,翘楚竞茂,相传云太公之故居也。

  又曰:土谷县故城西水源方百步,百泉俱出,故谓之百脉水。

  又曰:霍太山上有岳庙,庙甚有灵,鸟雀不栖其林,猛虎常守其廷,又有灵泉供祭事,鼓动则泉流,声绝则水竭也。

  又曰:长城背山面泽,谓之白道城,北出有高坂谓之白道岭,沿路惟土穴出泉,挹之不穷,古诗"饮马长城窟",非虚言也。

  《风土记》曰:阳羡县西南有泉,常有紫黄色浮见水上,出金之地也。

  《益都耆旧传》曰:姜诗母好食生鱼,饮江水。诗至诚之感,一朝涌泉在於门侧,流引江鱼,以给膳羞。

  《十洲记》曰:瀛洲青玉膏山,泉如酒味,名之为玉泉也。

  《玄中记》曰:东方有柴渚焉,在齐国山,山泉如井状,深不测。至春时,雹从井中出,出常败五穀,人常以林木柴塞则不出,故名为柴渚焉。

  《魏土地记》曰:颂阳县东八十里有驳牛山,山下有百泉竞发,有一神牛驳身,自山而下饮泉竭,故山得其名。

  《魏记》曰:洛城东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泉上有黄帝祠。

  《三辅旧事》曰:昔有犊失母,哀鸣甚苦,地为发泉,因名鸣犊泉,今天旱祭之降雨,在冯翊。

  又曰:姜泉在歧山县。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炎帝神农氏母有乔氏女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感神而生炎帝,长於姜水,因以氏焉。

  郦元注《水经》云:炎帝长于姜水,即此水是焉。

  《义兴记》曰:国山县有金硎,硎中沙石有灼灼如金者,旧名金泉,时获真金也。

  《汉水记》曰:汉水有泉,方员数十步,夏常沸涌,望见白气冲天,能差百病,常有数百人浴之。

  《宣城记》曰:临城县南四十里有盖山,登百许步,有舒姑泉。昔有舒氏女与其父斫薪,於泉处坐,牵挽不动,父还告家,比还,惟见清泉,女母曰:"吾女本好音乐。"及弦歌,泉涌回流,见朱鲤一双。今作乐嬉戏,泉故涌出。

  周景式《庐山记》曰:山西有龙泉精舍,初,远法师遣诸道人行卜地,息此而渴。法师因以杖掘地,即泉出,天旱,法师令道人读《海龙王经》,泉中有物如蛇而出角,腾空中去,须臾而雨。

  《括地图记》曰:昆丘之上有赤泉,饮之不老,神宫有美泉,饮之眠三百岁乃觉,不死。

  盛弘之《荆州记》曰:城东北三百步有孔子泉,其水甘馨,虽帝浆无以过也。

  又曰:宜都夷陆县南勾将山下有三泉,传云本无此泉,居者苦於汲水,有一女子孤贫,忽有一乞人疮痍竟体,村人无不称恶,此女哀矜饴之。乞人乃腰中出刀,刺山下三处,即飞泉涌出。

  《浔阳记》曰:莫山有涧,深丈馀,朝夕辄有涌泉溢出如潮,号为潮泉。

  《外国图》曰:员丘有赤泉,饮之不老。

  《郡国志》曰:兰州有梁泉,昔梁晖者为羌所围,无水,晖以鞭扣地,以青羊祈山神,涌泉出而榆木成林。

  又曰:肃州延寿城有山出泉注地,水肥如肉汁,燃之极明,与膏无异,但不可食,此方人谓名漆,得水愈炽。

  《吕氏春秋》曰:太公钓於滋泉。

  又曰:水之美者,昆仑之井,高泉之山,有涌泉焉。

  《淮南子》曰:正土之气仰乎埃天,(正土中也,其气上水。埃,天中央也。)埃天五百岁生蚨,(蚨,石名也。中央数五天,故五岁而一化。)蚨五百岁生黄澒,(黄澒英,水银也。)黄澒五百岁生黄金,(黄澒英五百岁化而为黄金也。)黄金千岁生黄龙,(黄金之精为黄龙也。)黄龙入藏生黄泉,(黄泉,黄龙之精汋也。)黄泉之埃上为黄云,(其气上至天也。)阴阳相薄为雷,激阳为电,(言黄气之相激薄也。)上者就下,(其气伤,复于天下也。)流水就通而合乎黄海。(言水从天下,则通流入于海也。)偏土之气仰乎青天,(偏土,方土也。)青天八百岁生青增,(青增,青石也。东方数八,故八百岁而一化。)青增八百岁生青澒,青澒八百岁生青金,青金千岁生青龙,青龙入藏生青泉,青泉之埃上为青云,阴阳相薄为雷,激阳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青海。壮土之气仰於赤天(壮土,南方土也。)赤天七百岁生赤丹,(赤丹砂也。南方数七,故七百岁而一化也。)赤丹七百岁生赤金,(丹沙不化为沙而可以为金,故气赤澒也)赤金千岁生赤龙,赤龙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为赤云,阴阳相薄为雷,激阳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赤海。弱土之气仰乎白天,(弱土,西方土也。)白天九百岁生白礜,(白礜,白石也。西方数九,故九百岁而一化也。)白礜九百岁生白澒,白澒九百岁生白金,白金千岁生白龙,白龙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为白云,阴阳相薄为雷,激阳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白海。牝土之气仰乎玄天,(牝土,北方土也。)玄天六百岁生玄〈石玄〉,(〈石玄〉,石也。北方数六,故六百岁而一化也。)玄砥六百岁生玄澒,玄澒六百岁生玄金,玄金千岁生玄龙,玄龙入藏生玄泉,玄泉之埃上为玄云,阴阳相薄为雷,激阳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玄海。

  又曰:昆仑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也。

  傅咸《神泉赋》曰:余所居庭,庭前有涌泉,在夏则冷,涉冬而温,每夏游之,不知岁之有暑。

  《抱朴子》曰:昆仑及蓬莱,其上鸟兽饮玉井泉,皆长生不死也。

  李华《云母泉诗序》曰:洞庭湖西玄石山,俗谓之墨山,山南有佛寺,寺倚松岭,松岭下有云母泉,泉出石,引流分渠,周遍庭宇,发源如乳,源末派如淳浆,烹茶灌园漱濯皆用之。大浸不盈,大旱不耗,自墨山西北至石门,东南至东陵,广二十里,尽生云母,墙阶道路,光彩如列星,井泉溪涧,色皆纯白,乡人皆寿考,无癖痼疥搔之疾,华深乐之。


上一篇: 卷三十四——《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三十六——《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