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四——《太平御览》


  ○涧

  《释名》曰:涧者,言在两山间也。

  《诗》曰:秩秩斯干。(秩秩,流行也。干,涧也。)

  又曰:于以采苹,于涧之中。

  又曰:于以采蘋,南涧之滨。

  又曰:考盘在涧,硕人之宽。

  《尔雅》曰:两山夹水曰涧。

  《汉书》曰:沛公与项籍临广武涧而语,数籍十罪。

  《东观汉记》曰:耿恭以疏勒城傍有水,徙居之,匈奴来攻,绝其涧水,吏笮马粪汁饮之。

  《水经注》曰:洛水东北流,注于公路涧,但世俗音讹,号之曰光禄涧,非也。

  《异苑》曰:苻坚为慕容冲所袭,坚驰騧马堕而落涧,追兵几及,计无由出,马即踟蹰临涧,垂鞚与坚,坚不能及,马又跪授焉,坚攀之得登岸而走。

  《幽明录》曰:人有山行坠涧者,无出路,饥饿仅死,见龟蛇甚多,朝暮引颈向四方,人因学之,遂不复饥,体殊轻便,能登岩岸。经数年后,竦身举臂,遂超出涧上,即便还家,颜色悦泽,颇更聪慧。洎食穀啖滋味,百日复其本质。

  《郡国志》曰:汉武元封二年,有白羊出庸涧,初出一羊,野中妇人大惊拍手,羊因止。今俗生羊禁妇人拍手是也。

  又《水经》曰:吴房县山溪有白羊渊,渊水出羊。

  又曰:赤松涧在东阳,赤松子游金华山,以火自烧而化,故山上有赤松子之祠,涧自山出,故曰赤松涧。

  《十道志》曰:广武涧,在今荥泽县西。

  又《西征记》曰:三皇山上有二城,谓东西广武城,相去二百馀步,隋河水从中东南流,今无水。今城东有高坛,即项羽坐太公於上以示汉军处,一谓鸿沟。

  卢氏《嵩山记》曰:半马涧,人或云百马涧,亦曰拜马涧。故老传,王子晋得仙而马还,国人思之不见,乃拜其马於此也。

  《韩子》曰:董安于为赵上地守,行石阜山,见深涧深百仞,问其御左右曰:"人尝有入此乎!"曰:"无有。""婴儿狂聋人入此乎?"曰:"无有。""牛马犬彘入此乎?"曰:"无有。"安于叹曰:"吾能治矣,使吾法之无赦,犹入涧之必死,则民莫之犯也。"

  ○洲

  《诗》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四方有水,中央独高可居也。)

  《尔雅》曰:水中可居者曰洲。

  《史记》曰:越王勾践平吴,徙夫差於甬东。韦昭曰:"即句章东溪口外洲是也。"

  《晋书》曰:殷仲堪为荆州刺史。先是,仲堪游於江滨,见流棺接而葬焉,旬日间,门前之沟忽起成岸。其夕有人过仲堪,自称徐伯,云感君之惠,无以报也。仲堪因问门前之岸是何祥乎?对曰:"水中有岸,其名为洲,君将为州。"言终而没。至是果临荆州。

  王隐《晋书》曰:朱崖在大海中,遥望朱崖,洲大如菌,举帆一日一夜至洲,周匝二千里,径度七八百里,可十万家,女多姣好,长发美发。

  《吴录地理志》曰:吴富春县有沙涨,武烈为郡吏,赴府,乡人饯之,会於沙上,父老曰:"此沙狭而长,君后当为长沙太守。"后果然,因名孙洲。

  《吴志》曰:孙权遣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仙及仙药,止此不返,世世相承有万家,其上人民时有至会稽货市。

  《隋图经》曰:汉水迳琵琶谷至沧浪洲,洲即渔父棹歌处,庾仲雍记云谓之千龄洲。

  《水经注》曰:龙阳县之洲,长二十里,吴丹阳太守李衡植甘橘於其上,临死,敕其子曰:"吾洲里有木奴千头,不匮汝衣食,岁绢千匹。"

  又曰:峥嵘洲,冠军将军刘毅破桓玄於此洲。

  《山海经》曰:郁洲,一曰都洲,在海中。郭璞注曰:即东海郁洲山也。传此洲从苍梧徙来,上有南方物。

  《扶南传》曰:涨海中倒珊瑚洲,洲底有盘石,珊瑚生其上也。

  《西京杂记》曰:梁孝王兔园之中又有雁池,池有鹤洲,诸宫馆相连,异树怪兽,靡不毕备,王与宫人宾客,弋钓其中。

  《吴地记》曰:长洲在姑苏南大湖北岸,阖闾所游猎处也。吴王遣徐详至魏,魏太祖谓详曰:"孤比者愿越横江之津,与孙将军游姑苏之上,猎长洲之苑,吾志足矣。"详对曰:"大王欲奉至顺以合诸侯,若越横江而游姑苏,是踵亡秦而蹑夫差,恐天下之事去矣!"太祖笑曰:"徐生得无逆诈耶?"

  《湘中记》曰:或曰,昭潭无底桔洲浮。(昭潭,湘水至深处也。桔洲,每大水,诸洲悉没而桔洲独存焉。)

  王韶之《始兴记》曰:城西百馀步有栖霞楼,临川王营置,清暑游焉,罗君章居之,因名为罗公洲。楼下洲上,果竹交荫,长杨傍映,高梧前竦,虽即城隍,趣同丘壑。

  盛弘之《荆州记》曰:南江上有龙洲,下有宠洲,二洲之间,旧云多鱼,而投罟挥网,辄便挂绝。乃有客没而视之,中水有牛二头,常为破网,故鱼者患之。

  又曰:江津东十馀里,有中夏洲,洲之首,江之汜也。故屈原云:"经夏首而西浮。"又二十馀里有涌口,所谓阎敖游涌而逸,二水之间,谓之夏洲,首尾七百里。

  又曰:枝江县西至上明,东及江津,其中有九十九洲。楚谚曰:洲不满百,故不出王者。桓玄有问鼎之志,乃增一为两,以充百数,僣号旬时,身屠宗灭,及其倾覆,洲亦消毁。至宋文帝在藩,忽生一洲,果龙飞江表,斯有验矣。

  《荆州图副》曰:百里洲,其上平广,土沃人丰,湖泽所产,足穰俭岁。又特宜五果,甘柰梨蔗,於此是出。

  《荆南志》曰:枝江县界内,洲大小凡三十七,其十九有人居,十八无人。

  刘桢《京口记》曰:嘉子洲西一里,得贵洲,周回四十里许,上多有居民。昔魏文帝伐孙权至此洲,南望曰"彼人有焉"而退。因名曰贵洲。

  《述征记》曰:晋宁县有龙莽洲,父老云:龙蜕骨於此洲,其水今犹多龙骨。

  山谦之《丹阳记》曰:江宁县南二十五里有列洲,晋简文帝为相时,会桓温处也。

  《郡国志》曰:朝洲白屿洲,亦自浮来,后会稽人姓丁识之,云曾藏铜熨斗於洲上,往取果得。

  又曰:润州长命洲,梁武放生处。后魏使李诸来聘,武帝问曰:"彼国亦放生否?"诸曰:"不取,亦不放。"帝大惭。

  《荆州图经》曰:襄阳县南八里,岘山东南一里,江中有蔡洲,汉长水校尉蔡瑁所居,宗族强盛,共保蔡洲,为王如所没,一宗都尽。

  又曰:武当县西北四十里江中有沧浪洲,长四里,广十三里,《禹贡》称汉水东流为沧浪水,疑此洲是也。

  《方言》曰:水可居者为洲,三辅谓之洲淤。(郭璞注曰:《上林赋》云:行於洲淤之浦。)

  《舆地志》曰:伍子胥叛楚出关,於江上见渔父求渡,时傍多人,渔父歌曰:"日灼灼骎己驰,与子期兮芦之漪。"子胥既渡,解百金之剑与渔父。渔父曰:"楚购子粟五万,爵执圭,岂百金之剑乎?"子胥曰:"勿令其露。"渔父知其意,遂覆舟而死,其处是氵罗洲,水路去洲一百九十里。

  《江夏记》曰:鹦鹉洲在县北,按《后汉书》曰:黄祖为江夏太守,时黄祖与太子射宾客大会,有献鹦鹉於此洲,故以为名。

  又《荆州记》曰:江夏郡城西临江有黄鹤矶,又有鹦鹉洲。侯景令宋子仙夜袭江夏,藏船於鹦鹉洲。

  《建安记》曰:郡西南大溪之中有仙人洲,昔梅真人上昇,坠马於此洲,故后名坠马洲。

  《鄱阳记》曰:蠙洲在县西南溪中,有蚌出珠,贞观年中,因雨雹乃有蚌出珠,百姓采之,咸亦不空。其水平浅可涉。

  《丹阳记》曰:白鹭洲,在县西三里,隔江中心,南边新林浦,西对白鹭洲,洲在大江中,多聚白鹭,因名之。

  又曰:烈洲,在县西南。《舆地志》云:吴旧津所也,内有小水堪泊船,商客多停以避烈风,故以名焉。王濬伐吴宿於此,简文为相时,会桓玄之所也。亦曰溧洲。洲上有山,山形似栗,伏滔《北征赋》谓之烈洲。

  又曰:吴时客馆在蔡洲上,以舍远,使苏峻作逆,陶侃等率所统同赴京师,直指石头,次于蔡洲是也。

  又曰:张公洲,在县西南,《梁书》太清二年,豫州刺史裴东之等舟师二万次张公洲。二年陈霸先击破侯子监师至张公洲,并此处。

  又曰:加子洲,在县西南。

  《三十国春秋》曰:晋咸和二年,温峤与陶侃起义兵伐苏峻,帅师四万直指石头,侃泊加子洲,即此处也。夏月堪泊船,冬月浅涸,自永昌之初,其洲忽一朝崩陷数里,随其形曲折,凡作九湾,行者所依,东西浩然矣。

  《寻阳记》曰:鹊洲在县北。

  《传》曰:昭公五年,楚以诸侯伐吴,吴败之於鹊岸。按鹊头与鹊尾相去八十里。杜预注曰:吴地也。庐江舒县东南有鹊尾渚。

  ○湍

  《广雅》曰:湍,濑也。

  《水经注》曰:益阳县西有关羽濑,所谓关侯滩也。南对甘宁故垒。昔关羽屯军水北,孙权令鲁肃、甘宁拒之於是水,宁谓肃曰:"羽闻吾咳唾之声,不敢渡也;渡则成擒矣。"羽夜闻其处分,曰:"兴霸声也。"遂不渡。

  又曰:汉水东为鳝湍,洪波奔荡,崩浪云颓。古老言,有鳝鱼奋鳍溯流望涛直上,至此则曝〈鱼思〉失济,故因名湍。

  《异苑》曰:永嘉郡有百簿濑,郡人断水捕鱼,宰牲祷祭以祈多获,逾时了无所得,众侣忿怨,弃业将罢。其夕并梦见老公云,诸君且可小停,要思其宜。夜忽闻有跳跃声,惊起共看,乃是大鱼剉以为,顿获百簿,故因以百簿名濑。

  《益都耆旧传》曰:犍为符沅和氏女,名光雄,和父乘船城湍,堕水物故,尸丧不得,雄哀恸号咷,乘小船于父没处哭数声,自投水死,后与父相持浮出。

  盛弘之《荆州记》曰:桂阳耒阳县有两濑,每县旱,百姓共壅之,甘雨普降,若一乡独壅,雨亦偏应。东有博望滩,张骞使外国经此船没,因以名滩。滩下接鱼复县界,有羊肠虎臂濑,阳亮为益州,至此覆没,人至今犹名为使君滩。

  郑缉之《东阳记》曰:信安县去石门四十里,濑边悉有石牒,长三尺许,似罗列杂缯如店肆也。

  刘德明《南记》曰:康赣水奔流二百馀里,横波险濑二十四处。

  ○滩

  《益州记》曰:伏犀滩东南六十里有黄牛像,其崖峻险,远望之班润颇象黄牛。

  又《水经》云:昔有黄牛从僰溪而出上此崖,乃化为石,是名伏犀滩。

  又曰:荔枝滩东南二十五里山顶上有一冢,冢惟有女贞树,树上恒有白猿栖息,《郡国志》云:僰道有玉女冢是。

  《水经注》曰:江水又东经狼尾滩而历人滩。袁山松云:"二滩相去二里,人滩水至峻峭,南岸有青石,夏没冬出,其石嵚崟数十步,中悉作人面形,或大或小,甚分明者,鬓发皆具,因名人滩也。"江水又东迳黄牛山。下有滩。名曰黄牛滩,南岸重岭叠起,最外高崖间,有色如人负刀牵牛,人黑牛黄,成就分明,既人迹所绝,莫得究焉。此岩既高,加以江湍纡回,虽途经信宿,犹望见此物。故行者谣曰:"朝发黄牛,暮宿黄牛。"言水路纡深,回环望如一矣。


上一篇: 卷三十三——《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三十五——《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