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峰突起,秀出天外《闲情赋》——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想要做美人衣服的衣领,感受她的芬芳,可惜夜里要从她的身上脱去,秋夜漫漫,何时才能天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想要化做美人的衣带,束住她窈窕的身体,可叹天气有冷有热,又要脱去旧的换上新的。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想要化做她发上的油泽,滋润她香肩上落下的秀发,可是佳人沐浴的时候,油泽又要在沸水中煎熬殆尽。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想要做她眉毛上的黛妆,随她远望近看逸采张扬,可惜脂粉只有新描初画才好,卸妆的时候便化为乌有。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想要化做她卧榻上的蔺席,让她柔弱的躯体安卧于三秋时节,可恨天气转凉便要用绣锦代替,一长年后才能再见!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想要化做丝线成为她的素履,随着纤纤秀足四处遍行,可叹进退行止都有节度,睡卧时时只能被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想要在白天成为她的影子,跟随她的身形到处游走,可怜到多荫的大树下便消失不见,一时情境又自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想要在黑夜成为烛光,在堂前梁下映照她的玉容,可叹日出之后,便要火灭烛熄隐藏光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想要化为竹枝做成她手中的扇子,在她的盈盈之手中扇出微微凉风,可是白露之后早晚幽凉,只能遥遥望佳人的襟袖!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想要化身成为桐木,做成她膝上的抚琴,可叹一旦欢乐尽而哀愁生,终将把我推到一边放弃乐音!

这首赋,作者想尽一切办法要留在心爱的美人身边,又忧心忡忡,觉得没办法做到朝朝暮暮。那种患得患失、若即若离的状态,是多少人初遇爱情时都经历过的。


上一篇: [人生感悟] 受用终身的高人处世原则
下一篇: 玩木头的最高境界!把朽木玩出了实体的意境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