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中酒,水中月,欧阳修的诗词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李清照《临江仙》词序云:“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世人都爱“庭院深深深几许”一句,叠用三个“深”字,道尽多少凄凉。


《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

【宋】欧阳修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全词着重刻画情感,如剥笋抽茧,逐层深入。将分别——远别--无音信--夜闻风竹--寻梦不成--灯又烬,词意随着愁绪渐浓而渐深。房里的灯花燃成了灰烬,自己与亲人的相会也不可能实现,思妇的命运变得和灯花一样凄迷、黯淡。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宋】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此词为春日与友人在洛阳城东旧地同游有感而作。词人以惜春忆春、伤时惜别起情,抒发了人生聚散无常的感叹。俞陛云在《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言:"因惜花而怀友,前欢寂寂,后会悠悠,至情语以一气挥写,可谓深情如水,行气如虹矣。"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宋】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赞叹欧阳修此词,乃曰:“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所以尤高”。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是对人生的一种反思,也是全词最出彩的地方。惆怅之中见豪宕,暗含了沉重的悲慨。


《长相思·花似伊》

【宋】欧阳修

花似伊。柳似伊。 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

长江东。长江西。 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


这是一首送别词。花柳的时节,你如花,也如柳,奈何却要别离,低头拭泪,你我,就好像那岸边两处飞的鸳鸯,不知相逢是几时。全词以景语结情,上片是送别的画面,下片则转写别后情境。


《画眉鸟》

【宋】欧阳修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前两句写景,画眉啼啭飞舞,使得山花嫣红姹紫更是赏心悦目。后两句抒情,以关在笼中的鸟与在林间自由自在飞翔的鸟儿相对比,抒发被贬滁州渴望如画眉鸟一般归隐山林的情感。


《踏莎行·候馆梅残》

【宋】欧阳修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 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 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此词分别描写离别的两个场景,并用“相思”一线把二者紧密地串连起来,将情与景巧妙的融合在片语之中,别致而深细。先写柔肠寸断,以泪洗面;次写登楼远眺,望而不见;再写平芜春山,春山之外。


《戏答元珍》

【宋】欧阳修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此诗以山城荒凉,残雪累累、寒雷等景为后两联的情做铺垫。政治上遭受打击心潮,故在诗中流露出迷惘寂寞的情怀,可哀情只是一时之感,作者并未因此丧失信心,而发出“虽晚不须嗟”的感慨。


《丰乐亭游春·其三》

【宋】欧阳修

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

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


此诗有浓浓的恋春之情。青山红树,白日西沉,萋萋碧草,一望无际。天已暮,春将归,可却不管时间是否已晚,依旧踏着落花,赏景前行。



上一篇: 一个人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跟没用的东西纠缠太久
下一篇: 纵有三千烦恼,不如拈花一笑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