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诗意藏于心,岁月从不败华年。


我们只是向往诗意的生活,却甚少有人从见过它真正的模样。


有人说,它在山和海之间,上面挂着太阳;有人说,它在草原和湖泊之间,下面沉着月亮;甚至还有人说,它在人与人心之间,包裹着一份执念。

可要我说,诗意不在远方,它就藏在我们生活里。年轻时你会对着山川说:“山川岁月,如是我闻”;当你老了,还能对着身边的爱人说:“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若有诗意藏于心,岁月从不败华年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初初听到,想想日子全都浸染在柴米油盐里,生活似乎都被眼前的苟且淹没,顿时心生悲凉。


后来渐渐明白,把眼前的“苟且”过得有滋有味,才是尘世中真正的“诗和远方”


如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苏东坡“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身边的一草一木,寻常的一蔬一饭,皆含诗意。须用美的眼光,去感知周遭的一切。


最常见的人间草木,在汪曾祺眼中却如活人一般,有喜怒哀乐和妙趣横生的小脾气。


比如他看栀子花:“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令人拍案叫绝。


最寻常的一蔬一饭,在汪曾祺眼中却活色生香。比如他心心念念的家乡高邮的咸鸭蛋:“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令人垂涎欲滴。


如汪曾祺所说:“生活,是很好玩的”,把寻常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靠的往往不是金钱,而是一颗从琐细生活里发现诗意的心


水仙花开了,她们就在每根花茎的部位套上五分宽的红纸圈。水仙自有春意,而这寸寸红,则带出了喜庆气氛,将苍白的日子照得光华熠熠。


坐销岁月于幽忧困菀之下,而生趣未曾尽失”,无论人生如何艰难,依然对美好的事物心怀向往,把每一天过得认真美满,活出人的样子,才是真正的诗意生活


我觉得,一个人的衰老,是从丢失诗意开始的


当我们对清风明月不再心动,对一蔬一饭不再热爱,对一朝一暮不再珍重,越来越消沉,失去诗意的一刹那,人便老了。而心中有诗意的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蒋勋说:“我怕自己衰老,老到不会为'美'落泪”,尽管蒋勋已两鬓斑白,可你我都能感到,在灵魂深处,蒋勋依然是少年模样,因为他永远对生命的诗意和美热泪盈眶。


卢梭说:“生活得最有意义的人,并不是年岁活得最大的人,而是对生活最有感受的人。”


感知周遭的美好,诗意地生活,才不负此生。


上一篇: 一寸光阴一寸金,今朝有酒今朝醉,千古名句欣赏
下一篇: 成熟不是年龄,而是一种境界。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