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出自唐代李商隐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爱诗的无不乐道喜吟,堪称最享《锦瑟》张连庭书《锦瑟》张连庭书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易讲解的一篇难诗。有人说是写给令狐楚家一个叫“锦瑟”的侍女的爱情诗;有人说是睹物思人,写给故去的妻子王氏的悼亡诗;也有人认为中间四句诗可与瑟的适、怨、清、和四种声情相合,从而推断为描写音乐的咏物诗;此外还有影射政治、自叙诗歌创作等许多种说法。千百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体而言,以“悼亡”和“自伤”说者为多。诗题“锦瑟”,是用了起句的头二个字。旧说中,原有认为这是咏物诗的,但注解家似乎都主张:这首诗与瑟事无关,实是一篇借瑟以隐题的“无题”之作。


上一篇: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下一篇: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