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预测《月谈赋》原文


盖夫穷通造化,入圣超凡,命不易设,书当熟记。欲晓生平造化,当知二路推详。


气有盈虚进退,格有清浊从违。格有可取不可取,用有当去不当去。


财官弱而日主旺,须行财运之乡,方行合道。日主弱而财官旺,又临财官之地,为祸不轻。


大抵财与官要旺,煞同伤宜静。重浊炎顽者贱,刑冲克害者孤。驳杂偏枯,先爵禄而后夭贫。


中和纯粹,始贫贱而终富贵。命主一世之悲欢,运察流年之否泰。年月见父母之优劣,日时识妻子之贤愚。


以财为父,以印为母,财印两全,椿萱并茂。阴阳失位,父母俱亡。


财源被劫,父命先亡。印绶被伤,母年早丧。财星得禄,父命长春。


比肩扶身,兄弟洒乐。煞官混杂,棠棣飘零。年旺文魁,父子官居台阁日。


月生正贵,兄弟位列朝班。四柱逢官,定主田连阡陌。三宫见官,须知子贵夫荣。


男以旺财为妻,正官为子,财得禄而妻贤,官得禄而子贵,伤枭两备,子懦妻愚,财绝官囚,妻迟子晚,女命食旺官透,子秀夫荣。


印旺官轻,坐堂招夫。男逢财多身弱,离祖求婚。偏财若见劫,定损妻和妾。正官若见伤,有子各离乡。


官轻入墓内,只好作偏宫。煞旺库中藏,只好作偏房。官弱又值伤,一子终难到老。


财轻再逢劫,三妻未许齐眉。财入库而妻离,官入库而子散。满眼儿孙,定是五宫见贵。


百年夫妻,皆因七位逢生。财旺生官,夫唱妇随。马凶带禄,贯朽粟陈。


正官弱而伤官旺,必主孙承后裔。正财阴而偏财透,终须妾夺妻权。


父南子北,身居绝地。兄楚弟秦,命落空亡。官贵埋头,卖男粥女。


财星带耗,弃子离妻。财旺生官,夫妇如漆如胶。比多煞备,兄弟如蝎如蛇。


官被伤,财被劫,妻离子散。食逢枭,印逢财,家破人亡。日逢劫,时逢伤,妻亡产荡。


岁逢煞,月逢伤,兄弟囹圄。财盛劫重,夺兄弟之妻为妾。伤官太旺,抱姊妹之子为儿。


四柱逢官,三嫁焉能到老。满盘偏印,半子早年无亏。食神生旺,四五六男可许。


官强化印,七八九子堪夸。财官印合,可羡妻妻妾妾。官食得禄,堪夸子子孙孙。


妻丑无能,定主财临绝地。子愚不肖,皆因官入囚宫。正财旺,偏财绝,戚氏遭逢吕后。


正官弱,偏财旺,太公得遇文王。煞旺身强,始作终身发达。煞轻制重,为人到底遭屯。


一宫显露,子论荆西五马。一食清高,子许河东三凤。财轻被劫,庄子鼓盆之歌。


官居驾煞,颜路请子之车。七煞挂两头,东野到老无后。四柱见伤官,伯道至死无儿。


满盘七煞,羔柴有泣血之忧。四柱伤官,子夏有丧明之痛。郭巨连埋其子,只为时逢七杀。


吕公既丧多儿,皆因财命被伤。正官逢一位,荀氏产八龙。伤官立四支,颜路哭悲儿。


印旺食清,定论根基深厚。财藏官透,须知家业兴隆。印缓遭伤,祖业终是难守。


财轻被劫,家园岂不凋零。年冲月令,破祖离乡之客。财轻劫耗,风流浪荡之人。


印缓若逢官,定许入朝班。印绶若逢财,官非日日来。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顺。


正官落囚刑,家业渐消停。一官一重伤,财轻破克退田庄,三官若无印,身柔家业消磨尽。


正财若逢印,祖业根基盛。财多逢比劫,官旺人殷富。财轻逢劫比,家资盐落底。


财轻若见劫,家务汤泼雪。伤官若逢财,富贵自天来。伤官若逢印,寿数绵绵定。


伤官若逢官,灾殃自生端。伤官若值伤,晚景要离乡。食神若逢印,田产年年进。


食神若逢枭,家资渐渐消。身旺财官旺,富贵压乡党。身弱财官绝。退散家休歇。


五行得均平,富贵享遐龄。三奇格若全,福寿永绵绵。伤入官途,君子休官罢职。


财临绝地,庶人家破人亡。独印逢财,定断魂归狱地。一官遭破,当推命入黄泉。


七位逢空,周帝有柴之立。五宫克陷,阳彪有舐犊之悲。偏枯多夭折,驳杂主孤贫。


富贵不易测,生死安足论。损用者十死八九,冲提者五防三四。财轻逢劫死,刃重见财亡。


身旺逢印死,身弱遇财凶。贪财破印天元尽,众劫分财气数终。用食逢枭灾莫测,用财见劫命难医。


煞重身轻,杀挂根而寿夭。伤强主弱,伤入幕以身亡。五行格局皆伤,急急寻条归路。


四柱财官俱败,忙忙打点前程。一印逢生,四柱有伤何害。满盘死绝,二星有救无忧。


财被劫,当推强弱。官入库,须辩阴阳。食神入水,身投波涛,食神逢枭,尸逢道路。


杀重劫多,父亡外土,伤枭两备,子丧他邦。比劫重重,马踏摧伤定论。纵横鬼杀,雷打虎伤无疑。


财印交逢,身遭波涛而死。伏尸会刃,命随山野而亡。众杀随身,不投河而自刎。群凶入命,非产死以悬梁。


七杀会命,徒流笞杖难逃。三刑遇劫,肩枷带锁之忧。水孛逢刑,不缺唇而异齿。火罗带耗,非秃头而面巴。


甲乙旺而戊己虚,面皮黄肿。壬癸旺而丙丁弱,眼目朦瞳。金遇火罗,必主病连肺腑。


火盛水孛,多因命在膏盲。目暗耳聋,主弱又行杀地,腰驼背曲,身柔更入伤途,刃劫交加,命丧麻痘。


阑干血刃,身生疠痢。日日奉迎,盖身财并旺逢二德。年年官论,皆因天狱缠宫。病生于脐,只因金遭火克。


杲卿割舌,皆因木被金伤,比干剖心,血蛊临于命度。纪信刚烈,火罗纠于十宫。七杀无制,韩信功劳罔大。


食神入水,屈原身死汩罗。禄破马倾,项羽乌江自刎。官囚印绝,虞姬九里身亡。杀重身轻,颜子难逃定数。


身轻印重,彭祖困获长年。木向春生,处世安然有寿。水归冬旺,生平乐自无忧。官印逢枭,曾参笃实。


财官俱旺,子路刚方。金水辅阳,堪言貌胜潘安。印绶俱停,不减颜回之乐。财官旺相,必作陶朱之富。


命坐强宫,定主田连阡陌。身临财地,定主银谷仓厢。禄荣贵显,金马玉堂之士。身囚印绝,贫居陋巷寒儒。


勇敌千人,只因九强驾杀。心通万卷,皆因身旺逢官。得佐圣君,贵在冲官逢合。


凡人性情善恶,只因格局安排。木主仁,水主智,金主义,火主礼,土主信。


木盛者温良恭俭,土薄者妄语虚谈,戊己盛朋友有信,丙丁旺作事无成。水泛木浮,漂荡无依。


火烈金熔,淹留有着。金木交战仁义少,水火递互是非多。四柱带合,见人面谈非常。


冲破无恒,开口言人不义。合多贵众,和公散事之人。死绝休囚,归魂黑狱之辈。


六害虚耗,奴仆来来往往。四柱刑冲,兄弟是是非非。金火炎顽,必是闺门婢女。


水土重浊,定为田野农夫。阴绝阳空,堂前使唤。官纯印粹,珍珠帘内夫人。二印持身,三迁教子。


一官清贵,四海扬名。男子最宜健旺,女子身用纯和。欲知贤如孟母,天月二德同宫。


欲知貌似西施,水孛金星同度。官旺招夫贵显,食消产子英贤。学堂逢驿马,自幼读书明敏。


魁罡带七杀,生平性傲刚强。印旺身旺,自幼爱居市井。杀浅财浅,平生喜走衙门。


身财俱旺,一生乐守家园。身财俱弱,到底难守祖业。长生坐命,儒风独守清规。


贵德临身,德行浑然服众。五行生旺,定为慷慨男儿。四柱休囚,必是衰惫老汉。


三奇得遇,名为阵上将军。四柱同生,定主朝中宰相。七杀会同,为卤莽刚强之士。


一官骑马,乃聪明巧智之人。印绶多为人俊雅,食神旺处世公平。凶恶机关,比肩重而有伤。


中和质朴,正官旺而相生。伤官驾杀必聪明,印绶逢官性慈善。水浊金顽,不识十文百字。


火明木秀,能通五典三坟。伤重枭多,是好说是非之辈。杀重不显,乃好为盗贼之徒。


财帛逢金,吐凤雕龙之士。金移入火,敲铜打铁之人。七杀会刃,好舞枪把刀剑。


伤官逢印,能通书画琴棋。运入枭乡,自被墙垣倒损。身临绝地,须知椅凳尘埃。


命重伤官,郑国奔来卫国。命全三合,东家搅到西家。夜夜忧愁,命带三刑六害。


朝朝燕饮,格中印绶逢财。杀乱官重,可强可弱,身衰印绝,也奴为仆。


财绝用囚,自幼出家礼佛,官衰主旺,少年离祖参禅。杀强无印,欲游泮水不登秋科。


身旺无财,纵是出家难脱俗。财绝当为僧道,官囚好作尼姑。日随逢聚,六位定逢恩德。


为仆迁移,命宫独守离星。阴阳绝空,蓬垢堂前使唤,五行全备,可羡美貌花容


。七杀会刃,卢氏引刀剔目。一官清秀,孟光举案齐眉。官印扶身,倚户倚门求活


。水金缠度,逾垣钻穴相窥。丙辛戊癸相交,偷情于月下。甲己丁壬垢合,舞乐以搏钟。


官弱财强,先偏而后正。伤官印绶,先妾而后妻。男多女少,皆因阳盛阴衰。


男少女多,只为阴神太重。荣华生于中和,夭折秉于偏枯。金水伤官得令,五经魁首文章。


比肩成局,当为几度新郎。常伴新郎,一路三刑六害。一举登科,定为三合六事。


读书广识,时上逢生。多学少成,日干遇绝。强弱多少,定富贵于天干。


刑冲克害,合贵贱于地支。神藏杀没,有福之人。禄空官乏,无用之辈。


财地逢生,积粟千仓万库。禄位遇绝,作事七颠八倒。丑戌日时,不生不养。


未辰两地,育产难凭。子午日月相冲,当驼当跛。寅申年月相对,非聋非哑。


二午两冲,妻必重婚。三庚未己,父生未见。辛日子时,定有三分秀气。


甲子日生子时,一生公道。己亥日生丁卯,百奸千狡。丑日丑时,公平长厚。


酉月卯日,定是柔奸。子月卯日辰时,长妻心贱。辰月辰时,一子不能送终。


辰戌丑未相刑,非聋非哑。子午卯酉冲破,非瘫即跛。乙木阴年,十有九月寡妇。


酉年火日,五有三四鳏居。命定四恶,妇人多主孀居。阳刃一度,男人必然无子。


两刃逢于年月,必克妻。两刃三刑,日虽强而反恶。三刑三刃,元辰弱受孤寡。


甲日辛官,相命荣华之客。巳日申宫,贪合贫贱之徒。强而无印无官,非僧即道。


旺而无才无煞,非道即僧。年月冲,时日合,屠沽之辈。年月合,日时冲,贱业之流。


乙木杀强,寿元三九必终。两火叠官,卅旬之客。一杀三财双水火,瞽目之人。


子午日时双女,为遗腹所生。丑未命宫相对,下地无娘。丁火日月逢戊己,官为寅卯,终为贼。


己巳遇甲乙宫子午,而死于地坑。一木独逢卯木时,情同肝肺。壬水年,生寅时,非贫即夭。


丙日生,身逢克,寿不长年。四柱官旺,休见官方。三元财劫,难以招财。五位死提纲,富而无子。


年月财宫逢马,人称为廊庙之才。时日七杀阳刃,一心要弄刀舞枪。日月逢枭,贫贱之士。


四刑四克逢四正,淫而奸险。一合二合而再合,忠厚心良。月下乘空,不受双亲之福。


日逢死绝,难逃颜子之悲。时下死元身,终年哭子,时头坐下劫,年两哭妻。日值财时逢劫,父兴子败。


时克日辰,养子不遵父命。时犯天空,养子不肖,耗败破财,不是成家之辈。


时休冲宫,田无屋无,朝夕奔走,难以糊口。暗耗败损,街头叫卖,大耗重逢。


五行不可太过,八字定要中和,入格须嫌填实,合局最忌刑冲,学习须当熟记,本是江湖神断。


食神制煞生财,富贵双全。食神制煞逢枭,不贫则夭。财逢煞党,夭折童年。杀无刃不显,刃无杀不威。


杀刃双全,功名显达。身旺财衰,运行财官发富。女命伤官须再嫁,男逢羊刃必重婚。


甲乙遇金强,魂归西北。庚辛逢火旺,气散南离。城墙土至木地愁伤。财官俱旺,得父赀财。


年上伤官,父母不全。时上伤官,子女不完。伤官见官,老年必损成材之子。


伤官夹煞,不跛就瞎。煞重制轻身若旺,终须显达。羊刃伤官同制煞,黄榜标名。


辰戌丑未遇刑冲,无人不发。金水伤官最聪明,木火伤官终显达。土聚水竭,破祖离乡之客。


火炎土燥,晦性昏迷之人。年冲月令终离祖,日破提纲定损妻。印旺运入财乡,自然家肥屋润。


印轻倘入财地,忽然梦入南柯。夫星入墓夫先死,食神入墓子必丧。辰戌丑未四时孤,格内全之总不如。


男命犯之为孤独,女命犯之作尼姑。命理精微,难逃斯论。搜骨剔髓如此,学者谁可忽诸,诚哉命理之至宝。



上一篇: 谭明明会坐几年牢出来
下一篇: 家里堂弟媳妇年底生,男孩女孩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