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咏怀 十一


年代:南北朝 作者:庾信

摇落秋为气,凄凉多怨情。啼枯湘水竹,哭坏杞梁城。天亡遭愤战,日蹙值愁兵。直虹朝映垒,长星夜落营。楚歌饶恨曲,南风多死声。眼前一杯酒,谁论身后名。

  第 427 页[①]摇落秋为气:宋玉《九辩》有“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句子,这两句就是取用其意,也就是说秋天草木凋落,景象凄凉,使人产生悲怨之情。  第 427 页[②]啼枯湘水竹:相传舜之二妃,于舜死之后,在湘水一带啼哭,涕泣挥洒在竹上,便染上斑痕,后人名为湘妃竹,也即湘水竹。哭坏把梁城:传说春秋时齐国大夫杞梁(又名殖)战死在外,他的妻子哭着说:“上则无父,中则无夫,下则无子,人生之苦至矣。”于是放声大哭。这一哭把城墙都哭倒了。这两句是说,江陵之败,全国上下,同声一哭。倪璠注说:“江陵之败,君臣被戮,杀伤者众,有夫妻离别之苦。”可作参考。  第 427 页[③]天亡:项羽说过:“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即是说,自己灭亡是由于天意。愤战:指激烈的战斗。日蹙:指日色无光,也即是讲天时不利。愁兵:指苦战的军队。这两句合起来的意思是说,天命注定梁要灭亡,尽管经过艰苦的战斗也终于失败了。  第 427 页[④]直虹:虹垂至地的现象。古时传说虹头尾至地,是流血的征兆。  垒:营垒。长星:史书记载,蜀后主建兴十三年,诸葛亮帅兵伐魏,屯驻在渭南,这时有个长星自东北方向西南方流驶,落在诸葛亮的军营里。据说这是打败仗的征兆。这两句的意思是说,梁朝江陵之败是有预兆的。  第 427 页[⑤]楚歌:楚人之歌。项羽被围于垓下时,曾夜闻四面楚歌。南风:指南方楚地的歌曲。《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记载有“南风不竞、多死声”的话。这两句也是说,江陵被围困时,大势已去,天命注定灭亡。  第 427 页[⑥]这两句是说,国破家亡由于天命,自己也无可奈何,姑且借酒消愁,身后之名也就不能顾及了。又倪璠注,以为这里有讽刺梁朝君臣当年苟且偷安而不顾长远之计的意思,可供参考。  【说明】  本篇原列第十一首。  这首诗是庾信面对秋天凄凉的景物,触动了自己的亡国之痛。梁朝的灭亡,本来是君臣不恤国事的必然结果,但庾信却委婉地归命于天,以为是命中注定。自己身为南人,心向南朝,羁留北方,是不得已。眼前只是苟且偷生,至于身后之名就谈不到了。这是很痛心的话。--------邓魁英、韩兆琦等《汉魏南北朝诗选注》

庾信可以说是南北朝文学的集大成者。他以聪颖的资质,在梁这个南朝文学的全盛时代积累了很高的文学素养,又来到北方,以其沉痛的生活经历丰富了创作的内容,并多少接受了北方文化的某些因素,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面貌。     图为庾子山集注的封面庾信(513—581)字子山,小字兰成,北周时期人。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他自幼随父亲庾肩吾出入于萧纲的宫廷,后来又与徐陵一起任萧纲的东宫学士


道士步虚词 九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