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四——《太平御览》


  ○太子左右赞善大夫

  《六典》曰:左赞善大夫,掌翊赞太子以规讽也。皇太子出入动静,苟非其德义,则必陈古以箴焉。右赞善大夫,掌如其左。凡皇太子朝,宫臣则列於右阶之下。

  《唐书》曰:贞元十六年,以山人崔芊为右赞善大夫,充太子侍直,新名也。

  ○太子洗马

  《六典》曰:洗马掌四库图籍缮写刊缉之事,立正本、副本,以备供进。凡天下之图书上於东宫者,皆受而藏之。

  《国语》曰:夫差为勾践洗马。

  《续汉书·百官志》曰:洗马,员十六人,秩六百石,职如谒者。太子出,则当直,一人在前导威仪,盖洗马之义也。

  《汉书》曰:司马安,少与汲黯为太子洗马,安为人深巧善官,四至九卿。

  《魏略》曰:颜裴字文林,以才学为太子洗马。

  《晋书》曰:江统为洗马,太子颇好游宴,或阙朝侍,统以五事谏之。

  又曰:解系兄弟少连、叔连,各清身洁已,仕皆为洗马。

  《梁书》曰:庾於陵拜太子洗马。旧东宫官属,通为清选,洗马掌文翰,尤其清者。近世用人,皆取甲族有才望者,时於陵与周舍并擢充职,高祖曰:"官以人而清,岂限以甲族。"时论以为美。

  《唐书》曰:李纲字文纪。隋开皇末,为太子洗马。皇太子勇尝以岁首宴宫臣,左庶子唐令则自请奏琵琶,又歌《武媚娘》之曲。纲白勇曰:"令则身任公卿,职当调护,乃於宴座自比倡优,进淫声,秽视听。事若上闻,罪不在测,岂不累於殿下?臣请遽正其罪。"勇曰:"我欲为乐耳,君勿多事。"纲趋而出。及勇废黜,文帝召东宫官属切让之,无敢对者。纲对曰:"今日之事,乃陛下之过,非太子罪也。太子才非上品,性是常人,若得贤明之士辅道之,足堪继嗣皇业。方今多士盈朝,当择贤居任,奈何以弦歌鹰犬之才日在其侧,致令至此,乃陛下诫道不足,岂太子之罪耶!"辞气凛然,左右皆为之失色。文帝曰:"令汝在彼,岂非择人。"

  《文士传》曰:江统字应元。召补洗马,每有疑滞大事、章表奏议,辄为同官所推,常为之作草。

  《韩子》曰:勾践入宦於吴,执干戈为吴王洗马,故能杀夫差於姑苏。

  傅咸《申怀赋·序》曰:余自无施,谬为众论所许,补太子洗马,才不称职,意常默然。

  傅咸《感别赋·序》曰:有人鲁庶叔,雅量弘济,思心邃远。余自少与之相长,情相亲爱,有如同生。其后迁太子洗马。俄而谬蒙朝私,猥忝斯职,虽惧不称,而喜得与此子同班共事。天下之遇,未有若此。周旋三载,鲁生迁尚书郎,虽别不远,而情甚怅恨,退作兹赋云尔。

  徐邈《问玉珉》曰:汉法制:洗马,冠高山冠,职如谒者。中朝新制:洗马,进贤冠,出则在马前清道,故曰洗马。

  ○太子司议郎

  《六典》曰:司议郎掌侍从规谏,驳正启奏。凡皇太子出入朝谒、从享及释奠於先圣先师,讲学、齿胄、抚军、监国之命可传於史册者,并录为记注。若宫坊之内祥瑞、灾眚,宫长除拜、薨卒,亦皆记之。每岁终,则送史馆。

  《唐书》曰:敬播以撰《实录》功,迁太子司议郎。时此官初置,极为清望。中书令马周叹曰:"所恨资品望高,不获历居此职。"

  又曰:贞观中皇太子上表曰:"臣闻直笔记言,谏司箴过,盖绝代之通训,乃垂裕於当今。臣以暇日遐览前志,窃惟古之养德,咸有史官,所以补缺拾遗,为砥为砺,彰善瘅恶,如切如磋,譬立准而端形,犹琢玉而成器,故《大戴礼》曰:太子免於保傅之严,则有司过之史。《汉书》云:太子既冠成人,乃有记过之史。是知姬诵登两,肇建此官;刘启升储,宪章斯义。故能道温玉裕,声闻宸宫。上有慰於皇情,下无亏於物议。臣地居问寝,齿在横经,越以幼年,夙蒙天奖。趋紫宸以遵礼,仰黄屋以承欢;怙圣慈而益骄,恃锺心而取恣。肃恭驰道,恐或乖方;晨昏视膳,虑有违舛。蒙泉始道,必俟后乘之规;离光未融,惧寝前星之耀。是以夙兴夜寐,内省非忧,延首谠言,冀匡童昧。而魏晋已降,不置此员,杜绝箴规,何期甚谬!伏惟陛下穷神稽古,尚择刍荛之言;玄览文明,犹开登石之路。况臣冲藐,未涉艺文。出自深宫,便亲监抚之重;罕从鼓箧,畴识弦诵之宜。一德有惭,贻忧睿念;三朝登俊,何以胜任?所以冒敢陈闻,请遵故实,愿开史职,故司眷诫。是使绵载坠典,复在圣朝;资此正人,少匡不逮。"於是门下坊置太子司议郎四人,妙选名行之士为之。正六品上,掌侍从、规谏、驳正、启奏,并录东宫记注,分判坊事。

  又曰:元让有孝行。则天朝,中宗居东宫,复征拜司议郎。及谒见,则天谓曰:"卿既孝於家,必能忠於国。今授此职,须知朕意,宜以孝道辅我儿也。"

  又曰:王元感,濮州鄄城人也。长安三年,上表其所撰《尚书纠缪》十卷、《春秋振滞》二十卷,《礼记绳愆》三十卷,并所注《孝经》、《史记》稿草,请官给纸笔写上秘阁。诏曰:"王元感质性温敏,博闻强记,手不释卷,老而弥笃。掎前达之失,究先圣之旨。是谓儒宗,不可多得。可太子司议郎兼崇贤馆学士。"魏知古尝称其所撰书曰:"信可谓五经之指南也。"

  ○太子中舍人

  《晋书》曰:杜锡,预之子也。累迁太子中舍人。性亮直忠烈,屡谏愍怀太子,言辞恳切,太子患之。后置针著锡常所坐处毡中,刺足流血。他日,太子问锡:"向者何事?"锡曰:"醉不知。"太子诘之曰:"君喜责人,何自作过也。"

  《晋中兴书》曰:顾荣清操,南士秀望,累迁太子中舍人。

  又曰:顾荣字彦先。时吴朝士人入洛者,惟陆机、陆云及荣三人。而机、云虽有才藻,清望不及荣也。选补吴王郎中令,累迁太子中舍人。

  ○太子舍人

  《六典》曰:太子舍人掌侍从,行令书、令旨及表、启之事。皇太子通表如诸臣之礼。诸臣及宫臣上皇太子,大事以笺,小事以启,其封题皆曰:"上於右春坊",通事舍人开封以进。其事可施行者,皆下於舍人,与庶子参详之,然后进;不可者则否。

  《续汉书·百官志》曰:舍人秩二百石,无员,更直宿卫,如三署郎中。

  《汉书》曰:文帝使晁错诣伏生受《尚书》,还拜太子舍人。

  《东观汉记》曰:侯霸字君房,为人严而有威,为太子舍人。

  《汉杂事》曰:郑当时为太子舍人。每伍日洗沐,常置驿马长安诸郊,请谢宾客,以夜继日,常恐不遍;然其交知皆天下名士也。

  《魏志》曰:张茂上便宜,擢为太子舍人。

  《晋书》曰:王衍以名问,超为太子舍人。

  又曰:元帝太兴元年,以太子绍舅虞弲为舍人。太子奏曰:"舅,甥宜崇敬,降舅氏之亲为侍臣,非所安也。"诏乃转弲为常侍。

  沈约《宋书》曰:王僧达,琅琊临沂人。太保弘之少子也。太祖闻僧达早慧,召於德阳殿,问其书学及家事,应对闲敏。上甚嘉之,以为太子舍人。

  《齐书》曰:张率,建武三年举秀才,除太子舍人。与同郡陆倕、陆厥幼相友狎,尝同载诣左卫将军沈约,遇任昉在焉。约谓昉曰:"此三子后进秀才,皆南金也,卿可与交。"由此与昉友。

  《梁书》曰:刘杳字士深,为舍人。及昭明太子薨,新宫建,旧人例无住者,敕特留杳焉。

  《后魏书》曰:崔玄伯,少有俊才,号曰冀州神童。符融收冀州,虚心礼敬,拜阳平公,管征东记室。出总庶政,入为宾友,众务修理,处断无滞。符坚闻而奇之,征为太子舍人。

  挚虞云:太常弟子通二经,补文学;三经,补太子舍人,晋置十六人,掌表、启。

  ○太子通事舍人

  《六典》曰:太子通事舍人,掌导引宫臣辞见,及承令劳问之事。凡元正、冬至,百官与诸方之使者参见,亦如之。若皇太子行,先一日,京文武职事九品已上奉辞;及还宫之明日,亦如之。

  《三国典略》曰:陈殷不害字长卿。尚书右丞不佞兄也。长于政事,兼饰以儒术。梁武帝时,与庾肩吾俱为东宫通事舍人。直日奏事,梁武谓肩吾曰:"卿是文学之士,吏事非所长,可使不害来耶!"


上一篇: 卷四十三——《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四十五——《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