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一——《太平御览》


  ○湖

  《广雅》曰:湖,池也。

  《说文》曰:湖,大陂也。

  《史记》曰: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舜灭之,此在德不在险。

  《晋书》曰:陈训少学天文,孙皓以为奉禁都尉,知皓必败。时钱塘湖开,或言天下当太平,青盖入洛,皓以问训。对曰:"臣能望气,不达湖开塞。"退告友曰:"青盖入洛,将以舁榇衔璧之事,非吉祥也。"

  《宋书》曰:会稽太守孟顗事佛精恳,而为谢灵运所轻,尝谓顗曰:"得道应须慧业文人,卿昇天当在灵运前,成佛必在灵运后。"顗深恨之。会稽东郭有回踵湖,灵运求决以为田,顗坚执不与,又求始宁岯崲湖为田,顗又固执。灵运谓顗非存利民,正虑决湖多害生命,言论毁伤,与顗遂构仇隙。

  《唐书》曰:褚无量,字弘度,杭州盐官人也。幼孤贫,厉志好学,家近临平湖。时湖中有龙斗,倾里闬就观之,无量时年十二,读书晏然不动。

  《风俗通》曰:湖都曰流渎四面所隈都也。《周官》:扬州,其浸五湖。按张勃《吴录》,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以其周行五百馀里,故以五湖为名。(虞翻又云,太湖另有五道,别谓之五湖。)或说以太湖、射贵湖、上湖、洮湖、(洮湖一名长塘湖,在主乌。)滆湖(户伯切。)为五湖。按《国语》吴越战於湖,直在笠泽一湖中战耳,则知或说非也。

  《隋大业记》曰:五月夏至前三五日,吴郡太湖中白鱼,向湖侧浅水菰蒲之上产子,民得采之,随时贡於洛。

  《扬州记》曰:太湖一名震泽,一名笠泽,一名洞庭。(《史记》: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裴骃注云:今湖中苞山有名穴,其深洞无知其极者,名洞庭,洞庭对曰彭蠡,则知因此穴之名通呼洞庭彭蠡,即宫庭湖名也。《越绝书》云:太湖周三万六千里,在吴兴也。)

  《荆州记》曰:宫亭,即彭蠡泽也,谓之彭泽湖,一名汇(该贿切。)泽。(在豫章郡。)青草湖一名洞庭湖,(洞庭湖,亦谓之太湖,在巴陵郡。)云梦泽一名巴丘湖。凡此并昭昭尤著又广大也。

  干宝《搜神记》曰:由拳县,秦时长水县,始皇时童谣曰: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有妪闻之,朝往窥门,将欲缚之,妪言其故。后门将以犬血涂门,妪见血走去,忽有大水欲没县。主簿令幹入白令,令曰:"何忽作鱼。"幹曰:"明府亦作鱼。"遂沦为湖。

  郑缉之《永嘉记》曰:怀北县有蒋公湖,父老云,先代有祭祀祈请者,湖辄下大鱼与之。

  《秦州记》曰:武都郡前有湖。义熙初,有白龙於湖升天。

  盛弘之《荆州记》曰:宫亭湖庙神甚有灵验,途旅经过,无不祈祷,能使湖中分风而帆南北。

  又曰:巴陵南有青草湖,周回数百里,日月出没其中。湖南有青草山,故因以为名。

  刘澄之《荆州记》曰:华容县东南有云梦泽,一名巴丘湖,荆州之薮也。

  刘澄之《豫州记》曰:陈县地有芍陂湖,魏将王陵与吴将张休交战处也。

  黄闵《武陵记》曰:有湖名为丹陂,周围数百顷,青波澄映,洲屿相望。

  《武昌记》曰:武昌长湖通江,夏有水,冬则涸,于时靡所产植。陶太尉立塘以遏水於此,常自不竭,因取琅琊郡隔湖鱼菱,以着湖内,菱甚甘美,异於他处,所产鲋鱼,乃长三尺。

  刘道真《钱塘记》曰:明圣湖在县南,去县三里,父老相传有金牛时见,神化莫测,故以明圣垂名。

  《西京杂记》曰:顾翱少失父,事母,母好食雕胡饭,常帅子女躬自采撷,还家导水凿川供养,每有盈储。家近太湖,湖中乃生雕胡,无复杂草,虫鸟不敢至焉,遂得以为养。郡县表其闾舍。

  《江乘地记》曰:滆湖中有嘉鱼美莼。

  刘欣期《交州记》曰:有一湖去合浦四十里,每阴雨日,百姓见有铜船出水。又有一牛在湖中,以鸡酒为祭便大获鱼;若此礼不设,惟得牛粪而已。

  《述征记》曰:柏冲为江州刺史,遣人周行庐山,冀观灵异。既陟崇巘,有一湖,匝生桑树,有白鹄,湖中有赤鳞鱼,使者渴极欲往饮水,赤鳞张鳍向之日使者不敢饮。

  《南康记》曰:空山上有平湖,湖中有艑底浮在湖中,动摇便起风雨。

  郑缉之《东阳记》曰:北山去郡三十馀里,有赤松庙。故老相传曰,其下有居民曰徐公者,尝登岭至此处见湖水,二人共博於湖间,自称赤松子、安期先生。有一壶,酌酒以饮徐公,公醉而寐其侧,比醒不复见。

  刘澄之《豫州记》曰:城父县有巢湖,湖周五里,湖中有三山,湖南有四鼎山。

  《战国策》曰:秦与荆战,大破之,取洞庭五渚。

  《吴地记》曰:吴王葬女,取土成湖。

  又《郡国志》云:三女坟在郭西,云阖闾食蒸鱼羹,留半赐三女,三女怨,自杀,王痛之,葬於郭西,文石为椁,金印玉牒,银樽朱盘,悉以送葬。又云盘郢之剑,或曰湛炉之剑,夜飞适楚,以水绕坟,因名女坟湖。又云:葬女时有白鹤舞吴市,因入羡门,悉化为犬。

  《钱塘记》曰:去邑十里有诏息湖,古老相传,昔秦始皇巡狩经涂暂憩,因以诏息为名。

  周景式《庐山记》曰:山顶有一穷湖,湖足赪尾鲤,鳍皆伤剥。而又有一故艑槽,崇山峻远,非舟楫所游,岂深谷为陵,而此物不与丘壑同迁乎?

  顾微《广州记》曰:庐山上有一湖,至甲戌日,辄闻山有鼓角声。

  刘澄之《扬州记》曰:新城县东有俱山,山上有湖,湖中有白鹅一只,时时飞来,不可常见。

  刘桢《京口记》曰:龙目湖,秦王东游观地势,云此有天子气,使赭衣徒凿湖中长冈使断,因改为丹徒。今水北注江也。

  《梁典》曰:武帝望京岘山盘纡似龙,掘其右为龙目二湖。

  《徐州先贤传》曰:勾践灭吴,谓范蠡曰:"吾将与子分国而有之。"蠡曰:"君行令,臣行志。"乃乘扁舟浮五湖而不返。

  《水经注》曰:武强县耆宿云,邑人有行於途,有一小蛇,疑其有灵,持而养之,名曰檐生,长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系狱,檐生负而奔,邑沦为湖,县长及吏咸为鱼矣。今县东北半里许有渊,谓之郎君渊。耆宿又言,县沦之日,其子东奔,又陷於此,故渊得郎君之目矣。

  《神异经》曰:北方荒外有湖,方千里,平满无高下,有鱼长七八尺,形状如鲤而目赤,昼在湖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七煮之即熟,食之可以愈邪病。

  又曰: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无凸凹,(上,直结反;下,於交反。)平满无高下,岸深五丈馀,恒冰,唯夏至左右五六十日解耳。

  又曰:东南海中烜洲上有温湖,其中惟有鲫鱼矣,长八尺,食之宜暑而避寒。

  《郡国志》曰:润州遏陂有湖名龙目湖,京口出好酒,人习战,故桓温云:"京口土瘠人窭无可恋,惟酒可饮,兵可用耳。"

  《会稽记》曰:汉顺帝筑和五年,会稽太守马臻创立镜湖,在会稽、山阴两县界,筑塘蓄水高丈馀,田又高海丈馀,若水少则泄湖灌田,如水多则开湖泄田中水入海,所以无凶年,堤塘周回三百一十里,溉田九千馀顷。

  又云:创湖之始,多淹冢宅,有千馀人怨诉於台,臻遂被刑於市,及台中遣使按鞫,忽不见人,验籍皆是先死亡人之名。又按《舆地志》云:"山阴南湖萦带郊郭,白水翠岩,互相映发,有若图画。"

  《南徐州记》曰:子英常於芙蓉湖捕鱼,得赤鲤持归,以穀养一年,遂生两翅。鱼云,我来迎汝,子英骑之,即乘风雨腾而上天,故《列仙传》云:每经数载来归见妻子,鱼复来迎,如是数十回而不还。芙蓉湖即射贵湖也,又名上湖。

  《吴地记》曰:临平湖,在临平山南。

  《吴志》曰:归命侯天玺元年,吴郡言,临平湖自汉末草秽拥塞,今更除平。故老相传云:此湖塞,天下乱;此湖开,天下平。又湖边得石函,函中有小石,青色,长四寸,广二寸馀,刻上作皇帝字,於是改年大赦,俄而晋平吴,孙盛以为元皇中兴之符。

  《歙县图经》曰:篁墩湖在县西南,其湖有蜃,常与吕湖蜃斗,程灵铣好勇而善射,梦蜃化为人告之曰:吾为吕湖蜃所厄,君能助吾必厚报。束帛练者吾也。明日灵铣弯弧助之,正中后蜃,不知所之,后人名其处为蜃滩。时有一道人诣灵铣母求食,食讫曰,劳母设食,今当为求善墓地,使母随行上山,以白石识其地曰:"葬此可以暴贵矣。"灵铣因移父葬其所。侯景乱,灵铣率郡乡万馀众保新安,因随陈武帝有奇功,及陈武受梁禅,灵铣以佐命功臣,与周文昱、侯安都为三杰。按灵铣宅在湖东二里。

  徐爰《释问》曰:玄武湖本桑泊,晋元帝创为北湖,宋以隶舟师。

  《京都记》云:从北望锺山,从宫亭湖望卢岳,齐武帝理水军於此中,号曰昆明池。故沈约登覆舟山诗云:"南瞻储胥馆,北望昆明池。"即此尔。永嘉末,有龙见於湖内,故改为玄武湖。

  《豫章记》曰:担石湖在州东北,其湖水中有两石山,有孔如人穿担状,古老云,壮士担此两石置湖中,因以为名。

  《舆地志》曰:安成有蜜湖,中有丝莼鲫鱼,为时所重,并有石窟容百人坐,其鱼味甘如蜜,因此为名。在县东二十里。

  《淮南子》曰:夫历阳之都,一夕化而为湖,勇力圣智与不肖者同命,无遗脱也。

  《荆南志》曰:高沙湖在枚回洲上,翠泽平皛,(胡了切。)水陆弥旷,芰荷殷生,鳞羽滋阜。湖南林野清旷,可以栖托,故征士宗炳昔常家焉。北有小水自湖通江,谓之曾口是也。

  《渚宫故事》曰:江陵城西二十里高沙湖,其中多鱼。

  又曰:五叶湖,昔湖侧有主人张披五叶同居,因以为名。

  《九江记》曰:彭蠡湖在浔阳县东南,与都昌县分界,湖心有大孤山。按《郡国志》,彭蠡湖周回四百五十里,内有石高数十丈,大禹刻其石以记功焉。又有乞乌随船行,舟人掷抟饭接之,高下不失一粒。今此乌沿江灵庙多有,不独在彭蠡湖尔。

  《郡国志》曰:鹤门湖者,陶侃微时丧母,忽有二客来吊,化为双白鹤飞去,后因以为名。

  《丹阳记》曰:吴孙皓宝鼎元年,丹阳县宣骞之母年八十,浴於后湖化为鼋。后湖又名练湖。(在县北百二十步。)

  《舆地志》曰:曲阿出名酒,皆云后湖水所酿,故醇烈也。今按湖水上承丹徒,陈敏覆船山马林溪,水色白味甘。

  《舆地志》云:练塘,陈敏所立,遏高陵水,以溪为后湖。

  《语林》曰:褚公游曲阿后湖,狂风忽起,船倾,褚公已醉,乃曰:"此舫人皆无可以招天谴者,惟有孙兴公多尘滓,正当以厌天欲耳。"便欲捉孙掷水中,孙惧无计,惟大呼曰:"季野卿念我。"(褚公,褚彦回也。季野,彦回字也。)

  伏滔《登故台诗序》曰:夫差姑苏台东有丹湖万顷,内有金银塘。

  《方舆记》曰:铜船湖,马援铸铜船五只,一留此湖中,四只将过海征林邑。

  ○潭

  《幽明录》曰:硕县下有眩潭,以视之眩人眼,因以为名。傍有田陂,昔有人船行过此陂,见一死蛟在陂上不得下,无何,见一人长壮乌衣立於岸侧,语行人云:"吾昨下陂不过而死,可为报眩潭。"行人曰:"眩潭无人,云何可报?"乌衣人云:"但至潭,便大言之。"行人如其言,须臾,潭中有号泣声。

  又曰:晋元熙中,桂阳郡有一老翁,常以钓为业,后清晨出钓,遇大鱼食饵,掣纶甚急,船人奄然俱没,家人寻丧於钓所,见老翁及鱼并死,为钓纶所缠,鱼腹下有丹字,文曰:"我闻曾潭乐,故从檐潭来。磔死弊老翁,持钓数见欺。好食赤鲤鲙,今日得汝为。"

  《荆州图记》曰:武当县西北六里江中,名佷子潭,潭中有右碛洲,长六十丈,世传佷子未曾从父命,父临终欲葬山上,故谬曰葬我水中,佷子惟从此命。习凿齿《记》云:"佷子是汉时人,家在山东五女徼。"

  邓德明《南康记》曰:梓潭有梓树,洪直巨围,叶广丈馀,垂柯数亩。

  又曰:赣潭在郡下,昔有长者於此潭以钓为事,恒作渔父歌,其声慷慨。忽闻纶动,须臾,一物形似小水牛,眼光如镜,或言水犀,浮跃逐纶,角带金锁,钓客因引得锁出水数十丈,锁断,馀数丈尽是珍宝。

  《罗浮山记》曰:牛潭深洞无极,北岸有石,周围三丈许,渔人见牛自水而出,盘於此石。

  《枹朴子》曰:昔石头水有大鼋,常在潭中,因名此为鼋潭,能作魅行病於人。吴有道士戴昞者,乃以越章封泥,遍投潭水中,良久,有大鼋径长丈馀浮出,不敢动,乃格杀之,而病人并愈。又有小鼋出罗列,死於水渚甚多。

  《南康记》曰:梓潭在雩都县之东南六十九里,其山有大梓树,吴王令都尉萧武伐为龙舟,艚斫成而牵引不动。占云,须童男女数十人为歌乐乃当得下。依其言以童男女牵拽,艚没于潭中,男女皆溺。其后每天晴朗净,仿佛若见人船焉,夜宿潭边,或闻歌唱之声,因号梓潭焉。

  《鄱阳记》曰:怀蛟水,一名孝经潭,在县南二百步,江中流石际有潭,往往有蛟浮出,时伤人焉。每至五月五日,乡人於此江水以船竞渡,俗云为屈原禳灾,承前郡守县悬纟采以赏之。刺史张栖贞以人之行莫大於孝,悬《孝经》标竿上赏之,而人知劝,俗号为怀蛟水,或曰孝经潭。

  《湘州记》曰:益阳有昭潭,其下无底,湘州最深处也。或谓周昭王南征不复,没於此潭,因以为名。


上一篇: 卷三十——《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三十二——《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