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太平御览》


  ○七月十五日

  《荆楚岁时记》曰:七月十五日,僧尼道俗悉营盆供诸寺。按《盂兰盆经》云:有七叶功德,并幡花歌鼓果食送之,盖由此也。

  又曰:《盂兰盆经》曰:目连见其亡母生饿鬼中,即钵盛饭往饷其母,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连大叫驰还白佛。佛言尔母罪重,非尔一人奈何,当须十方僧众威神之力,至七月十五日,当为七代父母危难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佛敕众僧皆为施主咒愿七代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是时目连白佛未来世佛弟子行孝顺者,亦应奉盂兰盆供养。佛言大善。故后代人因此广为华饰,乃至刻木割竹,饴蜡彩镂缯,模花叶之形,极工妙之巧。

  《道经》: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地官校阅,搜选众人,分别善恶;诸天圣众,普诣宫中,简定劫数,人鬼簿录。饿鬼囚徒,一时俱集。以其日作玄都大斋,献于玉京,及采诸花果,世间所有奇异之物,玩弄服饰,幡幢宝盖,庄严供养之具,精膳饮食,百味芬芳,献诸众圣,及与道士。于其日,夜讲诵是经,十方大圣,高咏灵篇。囚徒饿鬼,当时解脱,一俱饱满,免于众苦,得还人中。若非如斯,难可拔赎。

  《唐书》曰:代宗七月望日,于内道场造盂兰盆,饰以金翠,所费百万。又设高祖已下七圣神座,备幡节龙伞衣裳之制。各书尊号於幡上以识之。舁出内庭,陈於寺观。是日排仪仗,百僚序立於光顺门以俟之。幡花鼓舞,迎呼道路,岁以为常,而识者嗤其不典。

  唐杨盈川《盂兰盆赋》曰:浑元告秋,羲和奏晓。太阴望兮圆魄皎,阊阖开兮凉风袅。四海澄兮百川皛,阴阳肃兮天地窅。扫离宫,清重阁,设皇邸,张翠幕。鸾飞凤翔,睒旸倏烁,云舒霞布,翕赫曶霍。陈法供,饰盂兰。壮神功之妙物,何造化之多端。青莲吐而非夏,赪果摇而不寒。铜铁铅锡,璆琳琅玕。映以甘泉之玉树,冠以承露之金盘。宪章三极,仪刑万类。上寥廓兮法天,下安身兮象地。殚怪力,穷神异。少君王子,掣曳兮若来;玉女瑶姬,翩仙兮不至。鸣鹔鸘与鸑鷟,舞鶤鸡与翡翠。毒龙怒兮赫然,狂象奔兮沉醉。怖魍魉,潜魑魅。离娄明目,不足见其精微;匠石洗心,不足征其奥秘。缤缤纷纷,氤氤氲氲,五色成文,若荣光休气,发彩於重云;蒨蒨粲粲,焕焕烂烂,三观壮丽,若合璧连珠,耿曜於长汉。夫其远也,天台嵥起,绕之以赤霞;夫其近也,削城孤峙,覆之以莲华。晃兮瑶台之帝室,赩兮金阙之仙家。其高也上诸天於大梵,其广也遍法界於常沙。上可以荐元符於七庙,下可以纳群动於三车。

  ○九月九日

  《续齐谐记》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之曰:"九月九日,汝家当有灾厄,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消。"景如言,举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以代矣。"今世人每至九月九日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因此也。

  《晋书》曰:孟嘉为桓温参军,既和而正,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游龙山,僚属毕集,风吹嘉帽落不觉,如厕。孙盛时在坐,温授纸笔命嘲之,著嘉坐处,嘉归见之,笑而请纸即答,了不容思。(言速成。)

  《续晋阳秋》曰:陶潜九月九日无酒,宅边东篱下菊丛中摘盈把,坐其侧,未几,望见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醉而后归。

  又曰:宁康三年九月九日,上尝讲《孝经》,谢安侍坐,陆纳并卞耽执读,谢石袁宏并执经,车胤王温摘句。

  《南齐书》曰:高祖以九月九日登高,飚馆在孙陵寺冈,世呼为九日台。(在县北三里一百步,当孙陵冈曲街也。)

  又曰:南齐以九月九日马射,或说秋金气讲习武事,象汉立秋之礼。

  又曰:宋武帝为宋公,在彭城,九月九日出登项羽戏马台,至今相承,以为故事。

  《荆楚岁时记》曰:九月九日,四民并藉野饮宴。(杜公瞻云:九月九日宴会未知起于何代,然自汉世来未改,今北人亦重此节,近代多宴设于台榭。)

  《风土记》曰:九月九日,律中无射而数九,俗于此日以茱萸气烈成熟,当此日折茱萸房以插头,言辟恶气而御初寒。

  《西京杂记》曰:汉武帝宫人贾佩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盖相传自古,莫知其由。

  《豫章记》曰:龙沙在郡北带江,沙甚洁白,高峻而陂,有龙形,俗为九日登高处。

  又曰:郡北龙沙,九月九日所游宴处,其俗皆然也。案南阳郦县有菊水,民居其侧者寿并百二三十岁。汉时刘宽、袁隗尝临此郡,月致三十斛水以自供。

  《续搜神记》曰:有一书生居吴,自称胡博士,以经传教授,假借诸书经传,涉载忽不复见,后九日人相与登山游观,但闻讲诵声,寻觅有一空冢,入数步,群狸罗坐。见人迸走,惟有一狸独不能去,是常假书者。

  《集异记》曰:明皇天宝十三年重阳日,猎于沙苑,云间有孤鹤回翔焉,上亲御弧矢,一发而中,其鹤则带箭徐坠,将及地丈许,欻然矫翰西南而游,万众极目,良久乃灭。益州城距郭十五里有明月观焉,依山临水,松桂深寂,道流非修习精悫者,莫得而居。观之东廊第一院尤为幽绝,每有自称青城道士徐佐卿者,风局清古,一岁率三四至,观之耆旧,因虚其院之正堂以俟其来,而佐卿至则栖焉。或三五日,或旬朔言归青城,甚为道流之所倾仰。一日忽自外至,神爽不怡,谓院中人曰,吾行山中,偶为飞矢所加,寻已无恙矣,然此箭非人间所有,吾留之于壁上,后年箭主到此,即宜付之,慎无坠失。仍援毫记壁云:留箭之时则十三载九月九日也。玄宗避狄幸蜀,暇日命驾行游,偶至斯观,乐其佳境,因遍幸道室,既入此堂,忽睹挂箭,则命侍臣取而玩之,盖御箭也。上深异之,因询观之道士,皆以实对,即是佐卿所题,乃前岁沙苑纵畋之日也。佐卿盖中箭孤鹤耳。究其题处,沙苑翻飞,日集于斯欤?上大奇之,因收其箭而宝焉。自后蜀人亦无有逢佐卿者。

  《襄阳记》曰:望楚山有三名,一名马鞍山,一名灾山。宋元嘉中,武陵王骏为刺史,屡登之。鄙其旧名,望郢山因改为望楚山。后遂龙飞。是孝武所望之处,时人号为凤岭。高处有三磴,即刘弘、山简九日宴赏之所也。

  《姑熟记》曰:县南十里有九井山,殷仲文九日从桓公九井赋诗,即此山是也。

  《临海记》曰:郡北四十里有湖山,山形平正,可容数百人坐。民俗极重九日,每菊酒之辰,宴会于此山者,常至三四百人。登之见邑屋悉委,江海分明。

  《寿阳记》曰:州有义门社,有数百人,每至九日,於明义楼街作乐,以受施以供令。

  《齐人月令》曰:重阳之日,必以糕酒登高眺迥,为时宴之游赏,以畅秋志。酒必采茱萸甘菊以泛之,既醉而还。

  《太清诸草木方》曰:九月九日,采菊花与茯苓松柏脂丸服之,令人不老。

  《卢公范》曰:凡重阳日,上五色糕,菊花枝,茱萸树。饮菊花酒,佩茱萸囊,令人长寿也。

  魏文帝《九日与锺繇书》曰: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於长久,故以享宴高会。是月律中无射,言群木庶草,有射地而生于芳菊,纷于独秀。非夫含乾坤之纯和,体芬芳之淑气,孰能如此?故屈平悲冉冉之将老,思餐秋菊之落英。辅体延年,莫斯之贵,谨奉一束,以助彭祖之术。

  宋谢瞻《九月从宋公戏马台诗》曰:风至授寒服,霜降休百工。巢幕无留燕,遵渚有归鸿。轻霞冠秋日,迅商薄清穹。圣心眷嘉节,鸣銮戾行宫。四延沾芳醴,中堂起丝桐。扶光迫西泛,余欢宴有穷。

  又谢灵运《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送孔令诗》曰:季秋边朔苦,旅雁违霜雪。凄凄阳卉腓,皎皎寒潭洁。良辰感圣心,云旗兴暮节。鸣笳戾朱宫,兰卮献时哲。归客逐海隅,脱冠谢朝列。河流有急澜,浮骖无缓辙。

  梁庾肩吾《九日侍宴诗》曰:辙迹光周颂,巡游盛夏功。钩陈万骑转,阊阖九门通。秋晖逐行漏,朔气绕相风。献寿重阳节,回銮上苑中。疏山开辇道,间树出离宫。玉醴吹花菊,银床落井桐。饮羽山西射,浮云冀北骢。尘非飞金垺满,叶破柳条空。

  又刘苞《九日侍宴乐游苑诗》曰:上郡良家子,幽并游侠儿。立乘争饮羽,侧骑竞纷驰。明珂饰华眊,金袍映玉羁。膳羞殚海陆,和齐视秋宜。云飞雅琴奏,风起洞箫吹。曲终高宴罢,景落树阴移。微薄承嘉惠,饮德良不赀。取效绩无纪,感恩心自知。

  后周王褒《九日从驾诗》曰:黄山猎地广,青门官路长。律改三秋节,气应九锺霜。射马垂双带,丰貂佩两璜。苑寒梨树紫,山秋菊叶黄。华露霏霏冷,轻飙飒飒伤。终惭属车对,空假侍中郎。

  隋江总《衡州九日诗》曰:秋日正凄凄,茅茨复萧瑟,姬人荐秋酝,幼子问残疾。园菊抱黄华,庭榴剖珠实。聊以著书情,暂遣他乡日。

  又《九日至微山亭诗》曰:心逐南云逝,形随北雁来。故乡篱下菊,今日几花开。


上一篇: 卷十六——《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十八——《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