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五——《太平御览》


  ○气

  《释名》曰:气犹饩也,饩然有声而无形也。

  《易》曰:天地氤氲,万物化醇。

  又曰:潜龙勿用,阳气潜藏。

  又曰:精气为物,游魂为变。(精气烟煴,聚而成物,聚极则散,而游魂为变。)

  又曰:天地定位,山泽通气。

  《礼》曰: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

  又曰:三月之节,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勾者毕出,萌者尽达。

  又曰:三月之节,是月也,命国傩九门磔攘,以毕春气。

  又曰: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

  又曰: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胜;行春令,则其国乃旱,阳气复还。

  又曰:八月之节。是月也,天子乃傩,以达秋气。杀气浸盛,阳气日衰。

  又曰:九月之节。霜始降,则百工休。乃命有司曰:"寒气总至,人力不堪,其皆入室。

  又曰:季秋行春令,则暖风来至,人气懈惰。

  又曰:小雪之日后五日,天气上升,地气下降。

  又曰:孟冬行春令,则冻闭不密,地气上泄。

  又曰:地气沮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

  又曰:十二月中气,命有司大傩旁磔,出土牛,以送阴气。

  又曰:社祭土而主阴气也。

  又:《乡饮酒》曰:天地严凝之气,始於西南而盛於西北,此天地之义气也。天地温厚之气,始於东北而盛于东南,此天地之仁气也。

  《周礼》曰:眡祲掌十煇之法,以观妖祥、辨吉凶。(妖祥善恶之征。郑司农云:煇谓日光之气。)

  又曰:视祲之官,春分望气。

  《传》曰:节宣其气。

  《尚书中候》曰:尧沉璧于河,休气四塞。

  《春秋繁露》曰:气之清者为精,人之精者为贤。治身以贤,积精为道。

  《春秋元命苞》曰:阴阳聚为云气。

  《史记》曰: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

  又《项羽本纪》曰: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彩,此天子气也。宜急击勿失。"

  又《秦纪》曰:始皇东游,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於是始皇东游以厌之,改金陵为秣陵,堑之以绝其气。

  《汉书》曰:武帝巡狩,过河间,见紫云青气自地属天,望气者云下有奇女,求之,得拳夫人,后生昭帝。

  又曰:宣帝幼时号曰皇曾孙。生数月,遭巫蛊事。虽在襁緥,犹系郡邸狱。邴吉为廷尉监,治巫蛊,怜曾孙无辜。至亡元二年,武帝疾,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天子气,上遣使者分条中都官诏狱,系者轻重皆杀之。内谒者令郭攘夜至郡邸狱,吉闭门拒,使者不得入,曾孙赖吉得全。

  应劭《汉官仪》曰:世祖封禅,夕有青气,上与天属,遥望不见山巅。

  又曰:高祖在沛,隐芒砀山,每游,上辄不欲令吕后知,常在深僻处,后亦常知所在。高祖问曰:"何以知之?"后曰:"君所居处,上有紫气。"

  又曰:孝灵熹平八年八月辛未,白气如匹练冲北斗第四星,为大兽状。明年,扬州刺史臧旻攻盗贼,斩首数千级。

  《东观汉记》曰:和帝永元十二年,癸酉夜,白气长三丈,起国东北,指军市十日。是月,西域蒙奇、疏勒二国归义。

  谢承《后汉书》曰:郎顗上书曰:"去年闰月,白气从天汉入玉井西,将有叛戾之患、金精之变。太尉所掌,宜责以灾异。

  《后汉书·五行志》曰:永兴二年,光禄勋舍壁下有青气,视之得玉钩玦。

  《汉光武封禅仪》曰:元年封禅,昼有白气,夜有赤光。

  又曰:建武三十二年二月十九日之山虞。此日山上云气成宫阙,百官皆见之。二十一日夕牲时有白气广一丈,东南极望。二十二日礼毕,正直坛所,有气与天属,遥望不复见山。

  《楚汉春秋》曰:亚父谋曰:"吾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相掺,或似龙,或似蛇,或似虎,或似云,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气也。"

  王隐《晋书》曰:武帝咸宁元年,洛阳太祖庙中有青气,占者云以为东莞王后当有天子。后改封琅琊,江东之应也。

  又曰:鲁胜,字叔时。以岁日望气,乃长叹,知将来多故,便称疾去官。中书令张华敬之,欲用之,遣二子谕意,遂不动。

  又曰:张华察牛斗间有紫气,乃丰城之剑气也。

  《吴志》曰:朝宫井上,旦有五色气,孙坚令浚之,得汉传国玺。

  又曰:孙坚葬富春城东,冢有光,上属天,下蔓数里。皆曰:"非凡气也,孙氏其兴乎!"

  《蜀志》曰:刘豹、向举等上言:"建安二十二年,数有气,必有天子出其方。"

  《南中八郡志》曰:永昌郡有禁水,水有恶毒气,中物则有声,中树木则折,名曰:"鬼弹"。中人则奄然溃烂。

  宋《永初山川记》曰:宁州瘴气{艹冈}露,四时不绝。

  《西升记》曰:老子西出关,关令尹喜占气,知神仙过。

  《荆州记》曰:夷道县有望州山,山下有泉,欲雨,泉中有赤气上腾于天。

  《庄子》曰: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於无穷者,彼恶乎待哉!(郭象曰:御六气之辨,即是游变化之涂也。)

  又曰:人之生气聚则为生,散则为死。

  《列子》曰:太初者,气之始也。

  又曰:天,积气之成者也。

  《孙卿子》曰:水火有气而无,草木有生而无知。

  《抱朴子》曰:军上气黑如楼,将军移军必败。其将勇则气如火,火势如张弩,云如日月,赤气绕之,所见之地大胜,不可攻也。

  又曰:或问登步之道,曰:"或用枣心为飞车,存念则五蛇六龙至乘之,上升三十里,名为太清。其气甚刚,胜人也。师言鸢飞渐高,直舒两翅而自渐进,渐乘刚气也。

  《淮南子》曰:土地各以类生人,是故山气多男,泽气多女,水气多瘖,(於金反。)风气多聋,林气多癃,木气多伛,(高诱曰:自此上至山气多,男皆生子,乃有此疾也。)下气多尰,(岸下下湿,肿足曰尰。)石气多力,(象石也。)险阻气多癭,暑气多殀,(音夭)寒气多寿,谷气多痺,丘气多狂,广气多仁,(下而平者为广。)陵气多贪,(象陵积聚也。)轻土多利,(利,疾也。)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重,(湍,急流悍水也。)中土多圣人,皆应其类也。

  又曰:太清之始世,天覆以德,地载以乐,四时不失其序,风雨不降其虐,日月淑清而扬光,五星循轨而不失其行,此时玄元气至休者也。

  《吕氏春秋》曰:天圆为精气圆通,周复无杂,故曰圆。

  魏子曰:北夷之气象群羊,南夷之气类船,山海之气象楼台,宫阙、都邑之气象林木。

  《家语》曰:食气者,神明而寿。

  《洛书》曰:有气象人,青衣无手,在日西,天子之气也。

  《遁甲开山图》曰:巨灵者,偏得元气之道,故以元气一时生混沌。

  又曰:自老子生周,青气凌迟,俗儒道士无所通验。

  《河图》曰:昆仑山有水,水气上蒸为霞。

  《地镜图》曰:望百姓家黄气者,蘖栀子树也。山有白气而郁郁,中有神龙。

  《三辅旧事》曰:汉作灵台,以四孟月登而观,黄气为疾病,赤兵,黑水。

  《荆州图》曰:宜都郡望州山,(袁山松《宜都记》曰锺山。)山根有涌泉成溪,溪注丹水,天阴欲雨,辄有赤气,故名丹溪。

  《论衡》曰:陈留虞延,字君人。夜生,母见其上气如一匹绢径上天,以问人,人曰吉气与天通。仕至司徒。

  《楚辞》曰: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王逸曰:餐吞曰精,食元符也。《凌阳子明经》曰:春食朝霞,朝霞者,日始出赤气也。秋日食沦汉,沦汉者,日没后赤黄气也。冬食沆瀣,沆瀣者,北方半夜气也。夏食正阳,正阳者,南方日中气也。)

  又《天问》曰:伯强安处?惠气安在?注曰:"伯强,是大疫鬼也。所至恣恶气,伤和气。"

  ○雾

  《释名》曰:雾,冒也。气蒙冒覆地物也。昏暗之时则为妖灾,明王圣主则为祥瑞。

  《礼记·月令》曰: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氛雾冥冥。

  《尔雅》曰:地气发,天不应,曰雾。

  《尚书中候》曰:桀无道,地吐黄雾。

  《春秋元命苞》曰:雾,阴阳之气也,阴阳怒而为风,乱而为雾。

  《汉书》曰:袁盎谏文帝勿迁淮南王,恐其逢雾露病死。

  又曰:王氏五侯同日俱封,其日黄雾四塞。

  又曰:汉高祖至平城,匈奴围上七日,天大雾,汉使人还往,胡不觉,后得免平城之难。

  又曰:孝成帝建始元年,夏四月,黄雾四塞。上问杨兴等,对曰:"阴盛侵阳之气也。"

  《东观汉记》曰:马援谓官属曰:"吾在浪泊、西里间,下潦上雾,毒气薰蒸,仰视乌鸢跕跕(都叶、吐叶二音。)堕水中。"

  谢承《后汉书》曰:河南张楷,字公超。性好道术,能作五里雾。於时华阴关西华阴人裴优亦能作三里雾。

  《魏略》曰:刘雄鸣每出云雾中,识道不迷惑,时人因谓能为云雾。

  王隐《晋书》曰:乐广为尚书令,卫瓘见而奇之,因令诸子造焉,曰:"此人之水镜也。每见令人莹然,若开云雾,睹青天。"

  又曰:大宁元年,黄雾四塞,王敦之应也。

  《宋元嘉起居注》曰:盱眙民王彭先丁母艰,居丧至孝。元嘉之始,父又丧亡。彭兄弟二人土工未就,乡人助彭作砖,砖事须水济,值天旱,穿井尽力不得水。彭号穷无计,一旦天雾,雾消之后,於砖灶前自然生水。

  沈约《宋书》曰:后汉正月朝,天子临德阳殿受朝贺。舍利从南方来,戏於殿前,激水化成比目,跳跃,嗽水作雾翳日。

  《燕书·烈祖后纪》曰:元玺六年,蒋干遣侍中缪高、太子詹事刘猗赍传国玺诣晋求救。猗负引行数百里,黄雾四塞,迷荒不得进,乃还易取行,玺始得去。

  《帝王世纪》曰:凡重雾三日必大雨,雨未降,雾不可冒行。

  又曰: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天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太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

  又曰:黄帝时,天大雾三日,帝游洛水之上,见大鱼,杀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鱼流,始得图书,今河图也。世传大雾三日必有甚雨,自此始也。

  《汉武内传》曰:东方朔乘云飞去,仰望天,雾覆之,不知所在。

  刘向《列女传》曰:陶答子妻者,陶大夫答子之妻也。答子仕陶三年,名誉不兴,家富三倍。其妻数谏曰:"夫子能薄而官大,是谓婴害;无功而家富,是谓积殃。昔楚令尹子文之仕,家贫而国富,福结于子孙,名垂於后代。今夫子贪富务大,不顾后害,妾闻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泽其衣毛而成其文章,故藏以远害。今君与此背,不无后患乎?"

  葛洪《神仙传》曰:栾巴为尚书郎,一旦天大雾,对坐不相见,失巴所在。后问其故,乃是巴还成都与亲故别也。

  又曰:淮南王闻有道术之士,必卑辞厚币以致之,於是八公乃往,一人能坐致风雨,立起云雾,王试之无不效。

  《李先生传》曰:先生名广,字祖和,本南阳人。刘备遣军欲取先生,先生起雾半天,备骑自相杀,先主因此乃入吴。

  《宜都山川记》曰:郡西北三十里有丹山,天晴,山岭忽有雾起,回转如烟,不过再朝雨必降。

  王烈之《安城记》曰:县人有谢廪者,行田归路中忽遇云雾,雾中有一人乘龟而行。廪知为神人,拜请随去。父曰:汝无仙骨,不得去也。"

  《湘州记》曰:曲江县有银山,山常多素雾。

  《嵩高山记》曰:有猎师在山,见浮图奇妙异常,有金象,比来寻求,白雾忽起,不知寺处。

  东方朔《十洲记》曰:汉武帝天汉中,西胡国献猛兽,使者曰:"猛兽之出生昆仑,或生玄圃,食气饮雾,解人语。当其神也,立起风云,吐嗽雾露,百邪迸走,因名猛兽。"

  王粲英雄记》曰:曹公赤壁败,行至云梦大泽中,遇大雾,迷失道路。

  王子年《拾遗记》曰:平沙千里,色如金,细如粉,风吹起如雾,亦曰金雾。

  《西京杂记》曰:太平之代,雾不塞望,浸淫被薄而已。

  又曰:东海人黄公立兴云雾,坐成山河。

  段龟龙《凉州记》曰:吕光幸天渊池,时天清朗,忽然起雾,有五色云在光上。

  《陈留风俗记》曰:雍丘县有祠名夏后公祠,有神井,龙能致雾雹。

  《博物志》曰:王尔、张衡、马均者,昔俱冒雾行,一人无恙,一人病,一人死。无恙者饮酒,病者食,死者空腹。

  《庄子》曰:腾水上溢故为雾。

  《抱朴子》曰:白雾四面围城,不出百日,大兵至城下。

  又曰:与善人游,如行雾中,虽不濡湿,潜自有润。

  又曰:通天犀角有白理如线自本彻末者,以此角大雾重云之夜,置中庭终不沾濡。

  《苏子》曰:蜀郡邓公,呼吸成雾。

  《韩子》曰: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散,与螾(与蚓字同。)蚁同矣。

  《淮南子》曰:甚雾之朝,可以细书,不可以望寻常之外。

  又曰:腾蛇游雾,困于蝍蛆。

  又曰:昔者冯夷,大丙之御也。(皆古得道,能御阴阳。)游微雾、经霜雪而无迹,照日光而无影。

  《魏子》曰:雾之盛须臾而讫,暴雨之盛不过终日。是以人君喜怒不见于容。

  《龙鱼河图》曰:山有大雾,十日以上不除者,山崩之候也。

  京房《妖占》曰:大雾君迷或,云雾四起,则时多隐士。

  伏侯《古今注》曰:汉元帝竟宁元年,大雾,树皆白。

  《潜潭巴》曰:大雾三日群猾起,上下相蒙,上少下多,故群猾也。

  《志林》曰: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弥三日,军人皆惑。黄帝乃令风后法斗机,作指南车以别四方,遂擒蚩尤。

  《望气经》曰:十月癸巳,雾赤为兵,青为殃。

  又曰:六月三日有雾则岁大熟。

  《地镜图》曰:古玉之千岁者,行游诸国,其所居国必三日变为日中之雾。

  《汉武帝故事》曰:武帝葬茂陵,芳香之气异常,积于坟埏之间,如大雾。

  《黄帝玄女战法》曰: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曰:"小子欲万战万胜。"遂得战法焉。

  徐幹《中论》曰:文王遇姜公于渭阳,执竿而钓。文王得之,灼若披云而见白日,霍若开雾而睹青天。

  《温峤与陶侃笺》曰:雾气过差则君道幽晦。

  ○霾

  《释名》曰:霾,晦也。如物尘晦之色也。

  《诗》曰:终风且霾,惠然肯来。

  《尔雅》曰:风而雨土为霾。

  崔豹《古今注》曰:汉昭帝元凤三年,天雨黄土,昼夜昏霾。

  ○曀

  《说文》曰:曀,天阴沉也。

  《诗》曰:终风且曀,惠然肯顾。

  又曰:曀曀其阴。

  《尔雅》曰:阴而风为曀。


上一篇: 卷十四——《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十六——《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