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旧唐书》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讳亨,玄宗第三子,母曰元献皇后杨氏。景云二 年乙亥生。初名嗣升,二岁封陕王,五岁拜安西大都护、河西四镇诸蕃落大使。上 仁爱英悟,得之天然;及长,聪敏强记,属辞典丽,耳目之所听览,不复遗忘。

  开元十五年正月,封忠王,改名浚。五月,领朔方大使、单于大都护。十八年, 奚、契丹犯塞,以上为河北道元帅,信安王祎为副,帅御史大夫李朝隐、京兆尹裴 伷先等八总管兵以讨之。仍命百僚设次于光顺门,与上相见。左丞相张说退谓学士 孙逖、韦述曰:“尝见太宗写真图,忠王英姿颖发,仪表非常,雅类圣祖,此社稷 之福也。”二十年,诸将大破奚、契丹,以上遥统之功,加司徒。二十三年,改名 玙。二十五年,皇太子瑛得罪。二十六年六月庚子,立上为皇太子,改名绍。后有 言事者云:绍与宋太子名同,改今名。初,太子瑛得罪,上召李林甫议立储贰,时 寿王瑁母武惠妃方承恩宠,林甫希旨,以瑁对。及立上为太子,林甫惧不利己,乃 起韦坚、柳勣之狱,上几危者数四。后又杨国忠依倚妃家,恣为亵秽,惧上英武, 潜谋不利,为患久之。

  天宝十三载正月,安禄山来朝,上尝密奏,云禄山有反相。玄宗不听。十四载 十一月,禄山果叛,称兵诣阙。十二月丁未,陷东京。辛丑,制太子监国,仍遣上 亲总诸军进讨。时禄山以诛杨国忠为名,由是军民切齿于杨氏。国忠惧,乃与贵妃 谋间其事,上遂不行。乃召河西节度使哥舒翰为皇太子前锋兵马元帅,令率众二十 万守潼关。

  明年六月,哥舒翰为贼所败,关门不守,国忠讽玄宗幸蜀。丁酉,至马嵬顿, 六军不进,请诛杨氏。于是诛国忠,赐贵妃自尽。车驾将发,留上在后宣谕百姓。 众泣而言曰:“逆胡背恩,主上播越,臣等生于圣代,世为唐民,愿戮力一心,为 国讨贼,请从太子收复长安。”玄宗闻之曰:“此天启也。”乃令高力士与寿王瑁 送太子内人及服御等物,留后军厩马从上。令力士口宣曰:“汝好去!百姓属望, 慎勿违之。莫以吾为意。且西戎北狄,吾尝厚之,今国步艰难,必得其用,汝其勉 之!”上回至渭北,便桥已断,水暴涨,无舟楫;上号令水滨百姓,归者三千余人。 渭水可涉,又遇潼关散卒,误以为贼,与之战,士众多伤。乃收其余众北上,军既 济,其后皆溺,上喜,以为天之佑。时从上惟广平、建宁二王及四军将士,才二千 人。自奉天而北,夕次永寿,百姓遮道献牛酒。有白云起西北,长数丈,如楼阁之 状,议者以为天子之气。戊戌,至新平郡。时昼夜奔驰三百余里,士众器械亡失过 半,所存之众,不过一旅。己亥,至安定郡,斩新平太守薛羽、保定太守徐,以 其弃郡也。庚子,至乌氏驿,彭原太守李遵谒见,率兵士奉迎,仍进衣服粮糗。上 至彭原,又募得甲士四百,率私马以助军。辛丑,至平凉郡,蒐阅监牧公私马,得 数万疋,官军益振。时贼据长安,知上治兵河西。三辅百姓皆曰:“吾太子大军即 至!”贼望西北尘起,有时奔走。戊申,扶风人康景龙杀贼宣慰使薛总等二百余人, 陈仓令薛景仙率众收扶风郡守之。由是关辅豪右皆谋杀贼,贼故不敢侵轶。

  上在平凉,数日之间未知所适,会朔方留后杜鸿渐、魏少游、崔漪等遣判官李 涵奉笺迎上,备陈兵马招集之势,仓储库甲之数,上大悦。鸿渐又发朔方步骑数千 人于白草顿奉迎。时河西行军司马裴冕新授御史中丞赴阙,遇上于平凉,亦劝上治 兵于灵武以图进取,上然之。上初发平凉,有彩云浮空,白鹤前引,出军之后,有 黄龙自上所憩屋腾空而去。上行至丰宁南,见黄河天堑之固,欲整军北渡,以保丰 宁,忽大风飞沙,跬步之间,不辨人物,及回军趋灵武,风沙顿止,天地廓清。

  七月辛酉,上至灵武,时魏少游预备供帐,无不毕备。裴冕、杜鸿渐等从容进 曰:“今寇逆乱常,毒流函谷,主上倦勤大位,移幸蜀川。江山阻险,奏请路绝, 宗社神器,须有所归。万姓颙颙,思崇明圣,天意人事,不可固违。伏愿殿下顺其 乐推,以安社稷,王者之大孝也。”上曰:“俟平寇逆,奉迎銮舆,从容储闱,侍 膳左右,岂不乐哉!公等何急也?”冕等凡六上笺。辞情激切,上不获已,乃从。 是月甲子,上即皇帝位于灵武。礼毕,冕等跪进曰:“自逆贼恁陵,两京失守,圣 皇传位陛下,再安区宇,臣稽首上千万岁寿。”群臣舞蹈称万岁。上流涕歔欷,感 动左右。即日奏其事于上皇。是日,御灵武南门,下制曰:

   

  朕闻圣人畏天命,帝者奉天时。知皇灵睠命,不敢违而去之;知历数所归,不 获已而当之。在昔帝王,靡不由斯而有天下者也。乃者羯胡乱常,京阙失守,天未 悔祸,群凶尚扇。圣皇久厌大位,思传眇身,军兴之初,已有成命,予恐不德,罔 敢祗承。今群工卿士佥曰:“孝莫大于继德,功莫盛于中兴。”朕所以治兵朔方, 将殄寇逆,务以大者,本其孝乎。须安兆庶之心,敬顺群臣之请,乃以七月甲子, 即皇帝位于灵武。敬崇徽号,上尊圣皇曰上皇天帝,所司择日昭告上帝。朕以薄德, 谬当重位,既展承天之礼,宜覃率士之泽,可大赦天下,改元曰至德。内外文武官 九品已上加两阶、赐两转,三品已上赐爵一级。

  以朔方度支副使、大理司直杜鸿渐为兵部郎中,朔方节度判官崔漪为吏部郎中, 并知中书舍人。以御史中丞裴冕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河西兵马使周佖 为河西节度使,陇右兵马使彭元晖为陇右节度使,前蒲州刺史吕崇贲为关内节度使 兼顺化郡太守。以陈仓县令薛景仙为扶风太守,以陇右节度使郭英乂为天水郡太守。 改灵武郡为大都督府,上县为望,中县为上。丁卯,逆胡害霍国长公主、永王妃侯 莫陈氏、义王妃阎氏、陈王妃韦氏、信王妃任氏、驸马杨朏等八十余人于崇仁之街。 甲戌,贼党同罗部五千余人自西京出降朔方军。己卯,京兆尹崔光远、长安令苏震 等率府县官吏大呼于西市,杀贼数千级,然后来赴行在。诏改扶风为凤翔郡。

  八月壬午,朔方节度使郭子仪、范阳节度使李光弼破贼于常山郡之嘉山。上以 治兵收京城,诏子仪等旋师,子仪、光弼率所统步骑五万至自河北。诏以子仪为兵 部尚书,依前灵州大都督府长史;光弼为户部尚书,兼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 门下平章事。回纥、吐蕃遣使继至,请和亲,愿助国讨贼,皆宴赐遣之。是日,上 皇至成都,大赦。癸巳,上所奉表始达成都。丁酉,上皇逊位称诰,遣左相韦见素、 文部尚书房琯、门下侍郎崔涣等奉册书赴灵武。

  九月戊辰,上南幸彭原郡。封故邠王守礼男承寀为燉煌王,令使回纥和亲,册 回纥可汗女为毗伽公主,仍令仆固怀恩送承寀至回纥部。内官边令诚背上皇投贼, 至是复来见,上命斩之。丙子,至顺化郡,韦见素、房琯、崔涣等自蜀郡赉上册书 及传国宝等至。己卯,斩潼关败将李承光于纛下。

  十月辛巳朔,日有蚀之,既。癸未,彭原郡以军兴用度不足,权卖官爵及度僧 尼。上素知房琯名,至是琯请为兵马元帅收复两京,许之,仍令兵部尚书王思礼为 副。分兵为三军,杨希文、刘贵哲、李光进等各将一军,其众五万。辛丑,琯与贼 将安守忠战于陈涛斜,官军败绩,杨希文、刘贵哲等降于贼,琯亦奔还。平原太守 颜真卿以食尽援绝,弃城渡河,于是河北郡县尽陷于贼。十一月辛亥,河西地震有 声,圮裂庐舍,张掖、酒泉尤甚。戊子,回纥引军来赴难,与郭子仪同破贼党同罗 部三千余众于河上。诏宰相崔涣巡抚江南,补授官吏。

  十二月戊子,以王思礼为关内节度。彭原郡百姓给复二载,郡同六雄,县升紧、 望。以秦州都督郭英乂为凤翔太守,谏议大夫高适为广陵长史、淮南节度兼采访使。 贼将阿史那承庆攻陷颍川郡,执太守薛愿、长史庞坚。甲辰,江陵大都督府永王璘 擅领舟师下广陵。

  二载春正月庚戌朔,上在彭原受朝贺。是日通表入蜀贺上皇。上皇在蜀,每得 上表疏,讯其使者,知上涕恋晨省,乃下诰曰:“至和育物,大孝安亲,古之哲王, 必由斯道。朕往在春宫,尝事先后,问安靡阙,视膳无违。及同气天伦,联华棣萼, 居尝共被,食必分甘。今皇帝奉而行之,未尝失坠,每有衔命而来,戒途将发,必 肃恭拜跪,涕泗涟洏,左右侍臣,罔不感动。间者抱戴、赤雀、白狼之瑞,接武荐 臻,此皆皇帝圣敬之符,孝友之感也。故能诞敷德教,横于四海,信可以光宅寰宇, 永绥黎元者哉!其天下有至孝友悌行著乡闾堪旌表者,郡县长官采听闻奏,庶孝子 顺孙沐于玄化也。”甲寅,以襄阳太守李峘为蜀郡长史、剑南节度使,将作少监魏 仲犀为襄阳、山南道节度使,永王傅刘汇为丹阳太守兼防御使。以宪部尚书李麟同 中书门下平章事。上皇遣平章事崔圆奉诰赴彭原。乙卯,逆胡安禄山为其子庆绪所 杀。辛酉,于江宁县置金陵郡,仍置军,分人以镇之。甲子,幸保定郡。丙寅,武 威郡九姓商胡安门物等叛,杀节度使周佖,判官崔称率众讨平之。是日,蜀郡健兒 贾秀等五千人谋逆,上皇御蜀郡南楼,将军席元庆等讨平之。

  二月戊子,幸凤翔郡。文城太守武威郡九姓齐庄破贼五千余众。上议大举收复 两京,尽括公私马以助军。给事中李暠署云“无马”,大夫崔光远劾之,贬暠江华 太守。节度使李光弼大破贼将蔡希德之众于城下,斩虏七万,军资器杖称是。朔方 节度使郭子仪大破贼将崔乾祐于潼关,收河东郡。永王璘兵败,奔于岭外,至大庾 岭,为洪州刺史皇甫侁所杀。三月癸亥,河西自去冬地震,至是方止。辛酉,以左 相韦见素、平章事裴冕为左右仆射,并罢知政事。以前宪部尚书致仕苗晋卿为左相。 吐蕃遣使和亲,遣给事中南巨川报命。癸亥大雨,至癸酉不止,诏疏理刑狱,甲戌 方止。夏四月戊寅朔,以郭子仪为司空,兼副元帅,统诸节度;李光弼为司徒。乙 酉,太史奏岁星、太白、荧惑集于东井。

  五月癸丑,郭子仪与贼将安守忠战于清渠,官军败绩,子仪退保武功。丁巳, 房琯为太子少师,罢知政事。以谏议大夫张镐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 武部侍郎杜鸿渐为河西节度。庚申,诰追赠故妃杨氏为元献皇太后,上母也。甲子, 郭子仪以失律让司空,许之。七月庚戌夜,蜀郡军人郭千仞谋逆,上皇御玄英楼, 节度使李峘讨平之。丁巳,贼将安武臣陷陕郡,民无遗类。八月甲申,以黄门侍郎 崔涣为余杭太守、江东采访防御使。己丑,以平章事张镐兼河南节度、采访处置等 使。灵昌太守许叔冀为贼所攻,援兵不至,拔众投睢阳郡。癸巳,大阅诸军,上御 城楼以观之。丁酉,改雍县为凤翔县,陈仓为宝鸡县。闰八月辛未,贼将遽寇凤翔, 崔光远行军司马王伯伦、判官李椿率众捍贼。贼退,乘胜至中渭桥,杀贼守桥众千 人,追击入苑中。时贼大军屯武功,闻之烧营而去。伯伦与贼血战而死,李椿力穷 被执,然自是贼不敢西侵。

  九月丁丑,上党节度使程千里与贼挑战,为贼将蔡希德所擒。燉煌王承寀自回 纥使还,拜宗正卿;纳回纥公主为妃,回纥封为叶护,持四节,与回纥叶护太子率 兵四千助国讨贼。叶护入见,宴赐加等。丁亥,元帅广平王统朔方、安西、回纥、 南蛮、大食之众二十万,东向讨贼。壬寅,与贼将安守忠、李归仁等战于香积寺西 北,贼军大败,斩首六万级,贼帅张通儒弃京城东走。癸卯,广平王收西京。甲辰, 捷书至行在,百僚称贺,即日告捷于蜀。上皇遣裴冕入京,启告郊庙社稷。冬十月 乙巳朔,以崔光远为京兆尹。诏曰:“缘京城初收,要安百姓,又洒扫宫阙,奉迎 上皇。以今月十九日还京,应缘供顿,务从减省。”吐蕃寇陷西平郡。癸丑,贼将 尹子奇陷睢阳,害张巡、姚訚、许远。贼自香积之败,悉众保陕郡,广平王统郭子 仪等进攻,与贼战于陕西之新店,贼众大败,斩首十万级,横尸三十里。庚申,安 庆绪与其党奔河北。壬戌,广平王入东京,陈兵天津桥南,士庶欢呼路侧。陷贼官 伪署侍中陈希烈、中书令张垍等三百余人素服待罪。癸亥,上自凤翔还京,仍遣太 子太师韦见素入蜀迎上皇,凤翔郡给复五载。丙寅,至望贤宫,得东京捷书至,上 大喜。丁卯,入长安。士庶涕泣拜忭曰:“不图复见吾君!”上亦为之感恻。九庙 为贼所焚,上素服哭于庙三日,入居大明宫。是日,上皇发蜀郡。己巳,文武胁从 官免冠徒跣,朝堂待罪,禁之府狱,命中丞崔器劾之。回纥叶护自东京还,宴之于 宣政殿,便辞还蕃。乃封叶护为忠义王,约每年送绢二万疋,至朔方王便交授。

  十一月壬申朔,上御丹凤楼,下制曰:“我国家出震乘乾,立极开统。讴歌历 数,启圣千龄;文物声名,握图六叶。安禄山夷羯贱类,粗立边功,遂肆凶残,变 起仓卒,而毒流四海,涂炭万灵。朕兴言痛愤,,提戈问罪,灵武聚一旅之众,至 凤翔合百万之师,亲总元戎,扫清群孽。广平王俶受委元帅,能振天声;郭子仪决 胜无前,克成大业。兼回纥叶护、云南子弟、诸蕃兵马,力战平凶,势若摧枯,易 同破竹。朕早承圣训,尝读礼经,义切奉先,恐不克荷。今复宗庙于函洛,迎上皇 于巴蜀;导銮舆而反正,朝寝门而问安;寰宇载宁,朕愿毕矣。且复人将有主,敬 当天地之心;兴岂在予,实凭社稷之祐。今两京无虞,三灵通庆,可以昭事,宜在 覃恩,待上皇到日,当取处分。”是时河南、河东诸郡县皆平。宫省门带“安”字 者改之。伪御史大夫严庄来降。新成九庙神主,上亲告享。

  十二月丙午,上皇至自蜀,上至望贤宫奉迎。上皇御宫南楼,上望楼辟易,下 马趋进楼前,再拜蹈舞称庆。上皇下楼,上匍匐捧上皇足,涕泗呜咽,不能自胜。 遂扶侍上皇御殿,亲自进食;自御马以进,上皇上马,又躬揽辔而行,止之后退。 上皇曰:“吾享国长久,吾不知贵,见吾子为天子,吾知贵矣。”上乘马前导,自 开远门至丹凤门,旗帜烛天,彩棚夹道。士庶舞忭路侧,皆曰:“不图今日再见二 圣!”百僚班于含元殿庭,上皇御殿,左相苗晋卿率百辟称贺,人人无不感咽。礼 毕,上皇诣长乐殿谒九庙神主,即日幸兴庆宫。上请归东宫,上皇遣高力士再三尉 譬而止。受贼伪署左相陈希烈、达奚珣等二百余人并禁于杨国忠宅鞫问。甲寅,以 左相苗晋卿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十二月戊午朔,上御丹凤门,下制大 赦。蜀郡灵武元从功臣太子太师、豳国公韦见素,内侍、齐国公高力士,右龙武大 将军陈玄礼,各加实封三百户。田长文、张崇俊、杜休祥各加二百户。右仆射裴冕 冀国公,殿中监李辅国成国公,宗正卿李遵郑国公,兼进封邑。广平王俶封楚王, 加实封二千户。左仆射、朔方节度郭子仪加司徒,进封代国公,实封一千户。兵马 使仆固怀恩封丰国公,右金吾将军李嗣业封虢国公,司徒兼太原尹李光弼蓟国公, 关内节度王思礼霍国公,淮南节度来瑱颍国公,南阳太守鲁炅岐国公,仍并加实封。 京兆尹崔光远鄴国公,开府李光进范阳郡公,左相苗晋卿为侍中、封韩国公,宪部 尚书、平章事李麟褒国公,中书侍郎崔圆为中书令、赵国公,中书侍郎张镐南阳县 公。近日所改百司额及郡名官名,一依故事。改蜀郡为南京,凤翔府为西京,西京 改为中京,蜀郡改为成都府。凤翔府官僚并同三京名号。其李憕、卢弈、颜杲卿、 袁履谦、许远、张巡、张介然、蒋清、庞坚等即与追赠,访其子孙,厚其官爵。文 武三品已上赐爵一级,四品已下加一阶。赐酺五日。进封南阳王系为赵王,新城王 仅为彭王,颍川王僴为兗王。第七男侹为泾王,第九男僙封襄王,第十男佋封兴王, 第十一男倕封杞王,第十二男侗封定王。甲子,上皇御宣政殿,授上传国玺,上于 殿下涕泣而受之。己丑,贼将伪范阳节度使史思明以其兵众八万之籍,与伪河东节 度使高秀岩并表送降。庚午,制:“人臣之节,有死无二;为国之体,叛而必诛。 况乎委质贼廷,宴安逆命,耽受宠禄,淹延岁时,不顾思义,助其效用,此其可宥, 法将何施?达奚珣等或受任台辅,位极人臣;或累叶宠荣,姻联戚里;或历践台阁, 或职通中外。夫以犬马微贱之畜,犹知恋主;龟蛇蠢动之类,皆能报恩。岂曰人臣, 曾无感激?自逆胡作乱,倾覆邦家,凡在黎元,皆含怨愤,杀身殉国者,不可胜数。 此等黔首,犹不背国恩。受任于枭獍之间,咨谋于豺虺之辈,静言此情,何可放宥。 达奚珣等一十八人,并宜处斩;陈希烈等七人,并赐自尽;前大理卿张均特宜免死, 配流合浦郡。”是日斩达奚珣等于子城西南隅独柳树,仍集百僚往观之。

  三载正月甲戌朔。戊寅,上皇御宣政殿,册皇帝尊号曰光天文武大圣孝感皇帝。 上以徽号中有“大圣”二字,上表固让,不允。乙酉,敕:“因乱所失库物,先差 使搜检,如闻下吏因便扰人,其搜检使一切并停,务令安辑。”内出宫女三千人。 庚寅,大阅诸军于含元殿庭,上御栖鸾阁观之。庚子,册良娣张氏为淑妃。

  二月癸卯朔,贼将伪淄青节度能元皓以其地请降,用为河北招讨使,并其子昱 并授官爵。乙巳,上御兴庆宫,奉册上皇徽号曰太上至道圣皇大帝。丁未,御明凤 门,大赦天下,改至德三载为乾元元年。成都、灵武扈从功臣三品已上与一子官, 五品已下与一子出身,六品已下量与改转。死王事、陷贼不受伪命而死者,并与追 赠。陷贼官先推鞫者,例减罪一等。今后医卜入仕者,同明法例处分。三月癸酉朔。 甲戌,元帅楚王俶改封成王。乙亥,山南东道、河南、淮南、江南皆置节度使。辛 卯,以岁饥,禁酤酒,麦熟之后,任依常式。太史监为司天台,取承宁坊张守珪宅 置,仍补官员六十人。夏四月癸卯,以太子少师、嗣虢王巨为东京留守、河南尹, 充京畿采访处置使。己酉,册淑妃张氏为皇后。辛亥,九庙成,备法驾自长安殿迎 九庙神主入新庙。甲寅,上亲享九庙,遂有事于圆丘,即日还宫。翌日,御明凤门, 大赦天下。戊辰,上进炼石英金灶于兴庆宫。五月壬申朔,回纥、黑衣大食各遣使 朝贡,至阁门争长,诏其使各从左右门入。壬午,诏:“近缘狂寇乱常,诸道分置 节度,盖总管内征发、文牒往来,仍加采访,转滋烦扰。其诸道先置采访、黜陟二 使宜停。”癸未夜,月掩心前星。戊子,以河南节度、中书侍郎、平章事张镐为荆 州大都督府长史、本州防御使,以礼部尚书崔光远为河南节度。庚寅,立成王俶为 皇太子。以荆州长史季广琛赴河南行营会计讨贼于河北。已未,中书令崔圆为太子 少师,刑部尚书、同平章事李麟为太子少傅,并罢知政事。以太常少卿、知礼仪事 王玙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丙申,敦煌王承寀薨。

  六月辛丑朔,吐火罗、康国遣使朝贡。己酉,初置太一神坛于圆丘东。是日, 命宰相王玙摄行祠事。癸丑夜,月入南斗魁。戊午,诏:“三司所推劾受贼伪官等, 恩泽频加,科条递减,原其事状,稍近平人,所推问者,并宜释放。”秋七月辛未 朔,吐火罗叶护乌利多并九国首领来朝,助国讨贼,上令赴朔方行营。丙戌,初铸 新钱,文曰“乾元重宝”,用一当十,与开元通宝同行用。丁亥,制上第二女宁国 公主出降回纥英武威远毗伽可汗。

  八月壬寅,以青徐等五州节度使季广琛兼许州刺史,河南节度使崔光远兼汴州 刺史。以青州刺史许叔冀兼滑州刺史,充青滑六州节度使。甲辰,上皇诞节,上皇 宴百官于金明门楼。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关内节度使王思礼来 朝,加子仪中书令,光弼侍中,思礼兵部尚书,馀如故。

  九月庚午朔,右羽林大将军赵泚为蒲州刺史、蒲同虢三州节度使,贝州刺史能 元皓为齐州刺史、齐兗郓等州防御使。庚寅,大举讨安庆绪于相州。命朔方节度郭 子仪、河东节度李光弼、关内潞州节度使王思礼、淮西襄阳节度鲁炅、兴平节度李 奂、滑濮节度许叔冀、平卢兵马使董秦、北庭行营节度使李嗣业、郑蔡节度使季广 琛等九节度之师,步骑二十万,以开府鱼朝恩为观军容使。癸巳,广州奏大食国、 波斯国兵众攻城,刺史韦利见弃城而遁。十月乙未,以凤翔尹李齐物为刑部尚书, 以濮州刺史张方须为广州都督、五府节度使。郭子仪奏破贼十万于卫州,获安庆绪 弟庆和,进收卫州。甲寅,上皇幸华清宫,上送于灞上。许叔冀奏:“卫州妇人侯 四娘、滑州妇人唐四娘、某州妇人王二娘相与歃血,请赴行营讨贼。”皆补果毅。 壬申,王思礼破贼二万于相州。

  十一月丁丑,郭子仪收魏州,得伪署刺史萧华于州狱,诏复以华为刺史。是日, 上皇至自华清宫,上迎于灞上。上自控上皇马辔百余步,诰止之,乃已。十二月癸 卯,以河南节度崔光远为魏州刺史,遣萧华赴相州行营。甲辰,以升州刺史韦黄裳 为苏州刺史、浙西节度使。庚戌,以户部尚书李峘充淮南、浙西观察使、处置节度 使。丙寅,立春,上御宣政殿,读时令,常参官五品已上升殿序坐而听之。时王师 围相州,庆绪食尽,求于史思明,率众来援。丁卯,思明复陷魏州,刺史崔光远出 奔。

  二年春正月己巳朔,上御含元殿,受尊号曰乾元大圣光天文武孝感皇帝。是日, 史思明自称燕王于魏州,僭立年号。丁丑,上亲祀九宫贵神,斋宿于坛所。戊寅, 有事于籍田,上行九推,礼官奏太过,上曰:“朕劝农率下,所恨不终千亩耳。” 癸未夜,月掩岁星。乙丑,以御史中丞崔寓都统浙江、淮南节度处置使。丙申,开 府仪同三司、卫尉卿、怀州北庭行营节度使、虢国公李嗣业卒于相州行营。庚子, 以太子少师崔圆充东京留守,判尚书省事。

  二月壬子望,月蚀既。百官请加皇后张氏尊号曰“翊圣”,上以月蚀阴德不修 而止。贬东京留守、嗣虢王巨以遂州刺史,苛政也。丙辰,月犯心大星。壬戌,遣 侍中苗晋卿、王玙分录囚徒。三月丁卯朔。己巳,皇后祀先蚕于苑中。壬申,相州 行营郭子仪等与贼史思明战,王师不利,九节度兵溃,子仪断河阳桥,以余众保东 京。辛卯,以卫尉卿荔非元礼为怀州刺史,权镇西、北庭行营节度使;以滑州刺史 许叔冀充滑、汴、曹、宋等州节度使;以郓州刺史尚衡为徐州刺史,充亳、颍等州 节度使。甲午,以兵部侍郎吕諲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太子宾客薛景仙为凤翔尹、 本府防御使。乙未,侍中苗晋卿为太子太傅,平章事王玙为刑部尚书,并罢知政事。 以京兆尹李岘为吏部尚书,礼部侍郎李揆为中书侍郎,与户部侍郎第五琦等并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丙申,以郭子仪为东畿、山南东、河南等道节度、防御兵马元帅, 权东京留守,判尚书省事。以河西节度副使来瑱为陕州刺史,充虢华节度、潼关防 御团练等使。四月丁酉朔,王思礼奏于潞城县东直千岭破贼万人。壬寅,诏以寇孽 未平,务怀捴挹,“自今以后,朕常膳及服御等物,并从节减,诸作坊造坊并停”。 “比缘军国务殷,或宣口敕处分。今后非正宣,并不得行用,中外诸务,各归有司。 英武军及六军诸使,比因论竟便行追摄。今后须经台府,如处断不平,具状闻奏。 自文武五品已上正官各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一人,任自封进。两省官十日一上封 事。御史台欲弹事,不须进状,仍服豸冠。残妖未殄,国步犹难,共体至公,以康 庶政。朕推诚御物,与众共之,思与苍生,臻夫至道。宣示中外,知朕意焉。”甲 辰,以邓州刺史鲁炅为郑州刺史,充陈、郑、颍、亳节度使;以徐州刺史尚衡为青 州刺史,充青、淄、密、登、莱、沂、海等州节度使;以商州刺史、兴平军节度李 奂兼豫、许、汝等州节度使。乙巳,第五琦依旧判度支、租庸等使。史思明僭号于 魏州。贬季广琛宣州刺史。崔光远为太子少保。癸亥,以久旱徙市,雩祈雨。五月 辛巳,贬宰相李岘蜀州刺史。丁亥,上御宣政殿试文经邦国等四科举人。乃以汝州 刺史刘展为滑州刺史,以平卢军节度都知兵马使董秦为濮州刺史。六月乙未朔,以 右仆射裴冕为御史大夫、成都尹,持节充剑南节度副大使、本道观察使;以邠州刺 史房琯为太子宾客;以饶州刺史颜真卿为升州刺史,充浙江西道节度使。已巳,以 明州刺史吕延之为越州刺史,充浙江东道节度使;以右羽林大将军彭元曜为郑州刺 史,充陈、郑、申、光、寿等州节度使。秋七月乙丑朔,以礼部尚书韦陟充东京留 守。太子少傅、兗国公李麟卒。辛巳,制以赵王系为天下兵马元帅,司空兼侍中李 光弼为副。丁亥,以兵部尚书、潞州大都督府长史、潞沁节度、霍国公王思礼兼太 原尹,充北京留守、河东节度副大使。刑部尚书王玙为蒲州刺史,充蒲、同、绛三 州节度使。八月乙亥,襄州偏将康楚元逐刺史王政,据城自守。丙辰,宁国公主自 回纥还宫。副元帅李光弼兼幽州大都督府长史、河北节度等使。九月甲午,襄州贼 张嘉延袭破荆州,澧、朗、复、郢、硖、归等州官吏皆弃城奔窜。戊辰,新铸大钱, 文如乾元重宝,而重其轮,用一当五十,以二十二斤成贯。丁亥,以太子少保崔光 远充荆、襄等州招讨使,右羽林大将军王仲升充申、安、沔等州节度使,右羽林将 军李抱玉为郑州刺史、郑陈颍亳四州节度使。庚寅,逆胡史思明陷洛阳,副元帅李 光弼守河阳,汝、郑、滑等州陷贼。冬十月丁酉,制亲征史思明,竟不行。乙巳, 李光弼奏破贼于城下。壬戌,宰相吕諲起复,依前平章事。十一月甲子朔,商州刺 史韦伦破康楚元,荆襄平。庚午,户部侍郎、同平章事第五琦贬忠州长史,御史大 夫贺兰进明贬溱州司马。十二月癸巳朔,神策将军卫伯玉破贼于陕东强子坂。甲寅, 以御史大夫史翙为襄州刺史,充山南东道节度、观察处置等使。

  三年春正月癸亥朔。辛巳,李光弼进位太尉、兼中书令,余如故。以杭州刺史 侯令仪为升州刺史,充浙江西道节度兼江宁军使。戊子,以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兼邠 宁、鄜坊两道节度使。二月癸巳朔,以右丞崔寓为蒲州刺史,充蒲、同、晋、绛等 州节度使。庚戌,第五琦除名,长流夷州。癸丑,以太子少保崔光远为凤翔尹、秦 陇节度使。

  三月壬申,以京兆尹李若幽为成都尹、剑南节度使。甲申,以蒲州为河中府, 其州县官吏所置,同京兆、河南二府。四月甲午,李光弼奏破贼于怀州、河阳。甲 辰,以礼部尚书、东京留守韦陟为吏部尚书,太子宾客房琯为礼部尚书。以太子宾 客、平章事张镐为左散骑常侍,太子宾客崔涣为大理卿。是岁饥,米斗至一千五百 文。戊申,襄州军乱,杀节度使史翙,部将张维瑾据州叛。丁巳夜,彗出东方,在 娄、胃间,长四尺许。戊午,以右丞萧华为河中尹、兼御史中丞,充同、晋、绛等 州节度、观察处置使。己未,以陕州刺史来瑱为襄州刺史,充山南东道襄邓等十州 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庚申,以右羽林大将军郭英乂为陕州刺史、陕西节度、潼关 防御等使。闰四月辛酉朔,彗出西方,其长数丈。壬戌,以礼部尚书房琯为晋州刺 史。甲子,制彭王仅充河西节度大使,兗王僴北庭节度大使,泾王侹陇右节度大使, 杞王倕陕西节度大使,兴王佋凤翔节度大使,蜀王偲邠宁节度大使,并不出阁。丁 卯,太原尹王思礼进位司空。甲戌,天下兵马元帅、赵王系改封越王。己卯,以星 文变异,上御明凤门,大赦天下,改乾元为上元。追封周太公望为武成王,依文宣 王例置庙。时大雾,自四月雨至闰月末不止。米价翔贵,人相食,饿死者委骸于路。 壬午,以刑部尚书王玙为太常卿,右散骑常侍韩择木为礼部尚书。

  五月庚寅朔。丙午,以太子太傅、韩国公苗晋卿为侍中。壬子,黄门侍郎、同 中书门下三品吕諲为太子宾客,罢知政事。癸丑,以河南尹刘晏为户部侍郎,勾当 度支、铸钱、盐铁等使。是夜,月掩昴。

  六月乙丑,诏先铸重棱钱一当五十,宜减当三十文;开元宜一当十。七月己丑 朔。丁未,上皇自兴庆宫移居西内。丙辰,开府高力士配流巫州;内侍王承恩流播 州,魏悦流溱州;左龙武大将军陈玄礼致仕。丙辰,御史大夫崔器卒。八月辛未, 吏部尚书韦陟卒。丁丑,以太子宾客吕諲为荆州大都督府长史、澧朗硖忠五州节度 观察处置等使。己卯,以将作监王昂为河中尹、本府晋绛等州节度使。丁亥,赠故 兴王佋为恭懿太子。

  九月甲午,以荆州为南都,州曰江陵府,官吏制置同京兆。其蜀郡先为南京, 宜复为蜀郡。十月壬申,以庐州刺史赵良弼为越州刺史,充浙江东道节度使;青州 刺史殷仲卿为淄州刺史、淄沂沧德棣等州节度使。甲申,以兵部侍郎尚衡为青州刺 史、青登等州节度使。十一月乙巳,李光弼奏收怀州。宋州刺史刘展赴镇扬州,扬 州长史邓景山以兵拒之,为展所败,展进陷扬、润、升等州。十二月庚辰,以右羽 林军大将军李鼎为凤翔尹、兴凤陇等州节度使。癸未夜,岁星掩房。

  二年春正月丁亥朔。辛卯,温州刺史季广琛为宣州刺史,充浙江西道节度使。 甲午,上不康,皇后张氏刺血写佛经。甲寅,诏府县、御史台、大理疏理系囚,死 罪降从流,流已下并释放。乙卯,平卢军兵马使田神功生擒刘展,扬、润平。

  二月己未,党项寇宝鸡,入散关,陷凤州,杀刺史萧忄曳,凤翔李鼎邀击之。 癸亥,以凤翔尹崔光远为成都尹、剑南节度、度支营田观察处置等使,以太子詹事、 赵国公崔圆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观察等使。辛未夜,月有蚀之,既。戊 寅,李光弼率河阳之军五万,与史思明之众战于北邙,官军败绩。光弼、仆固怀恩 走保闻喜,鱼朝恩、卫伯玉走保陕州,河阳、怀州共陷贼,京师戒严。癸未,中书 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李揆贬为袁州长史。以前河中尹萧华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集贤殿崇文馆大学士,兼修国史。

  三月甲子,史朝义率众夜袭我陕州,卫伯玉逆击,败之。戊戌,史思明为其子 朝义所杀。李光弼以失律让太尉、中书令,许之,授侍中、河中尹、晋绛等州节度 观察使。夏四月乙亥朔,嗣岐王珍得罪,废为庶人,于溱州安置。连坐窦如玢、崔 昌处斩,驸马都尉杨洄、薛履谦赐自尽,左散骑常侍张镐贬辰州司户长任。己未, 以吏部侍郎裴遵庆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青州刺史尚衡、兗州刺史能元 皓并奏破贼。壬午,梓州刺史段子璋叛,袭破遂州,杀刺史嗣虢王巨。东川节度使 李奂战败,奔成都。

  五月甲午,思明伪将滑州刺史令狐彰以滑州归朝,授彰御史中丞,依前滑州刺 史、滑魏德贝相六州节度使。乙未,剑南节度使崔光远率师与李奂击败段子璋于绵 州,擒子璋杀之。绵州平。李光弼来朝,进位太尉、兼侍中,充河南副元帅,都统 河南、淮南、山南东道五道行营节度,镇临淮。北京留守、守司空、太原尹、河东 节度副大使、霍国公王思礼卒。辛丑,以鸿胪卿、赵国公管崇嗣为太原尹、兼御史 大夫,充北京留守、河东节度副大使。壬子,太子少傅、宗正卿李齐物卒。六月癸 丑朔。己卯,以凤翔尹李鼎为鄯州刺史、陇右节度营田等使。秋七月癸未朔,日有 蚀之,既。大星皆见。甲辰,延英殿御座梁上生玉芝,一茎三花,上制《玉灵芝诗》。

  八月癸丑朔,以中官李辅国守兵部尚书,于尚书省上,命宰臣百官送之,酣宴 竟日。自七月霖雨,至是方止,墙宇多坏,漉鱼道中。辛巳,以殿中监李若幽为户 部尚书,充朔方镇西北庭陈郑等州节度使,镇绛州,赐名国贞。九月壬午朔。壬辰, 以太子宾客、集贤殿学士、昌黎伯韩择木为礼部尚书。壬寅,制:朕获守丕业,敢 忘谦冲,欲垂范而自我,亦去华而就实。其“乾元大圣光天文武孝感”等尊崇之称, 何德以当之?钦若昊天,定时成岁,《春秋》五始,义在体元,惟以纪年,更无润 色。至于汉武,饰以浮华,非前王之茂典,岂永代而作则。自今已后,朕号唯称皇 帝,其年号但称元年,去上元之号。其以今北庭潞仪隰等州行营、本管节度观察等 事,移镇绛州。壬申,嗣宁王棣薨。癸酉,河南副元帅李光弼破贼于许州城下,收 复许州。建辰月庚辰朔。壬午,诏天下见禁系囚,无轻重一切释放。丙戌夜,月有 白冠。癸巳,以襄州刺史来瑱为安州刺史,充淮西申、安、蕲、黄、沔等十六州节 度使。甲午,党项奴剌寇梁州,刺史李勉弃郡走。丙申,党项寇奉天。上不康,百 僚于佛寺斋僧。丁未,诏左降官、流人一切放还。戊申,中书侍郎、平章事、徐国 公萧华为礼部尚书,罢知政事。以尚书户部侍郎元载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礼部尚 书韩择木为太子太保。建巳月庚戌朔。壬子,楚州刺史崔侁献定国宝玉十三枚:一 曰玄黄天符,如笏,长八寸,阔三寸,上圆下方,近圆有孔,黄玉也。二曰玉鸡, 毛文悉备,白玉也。三曰谷璧,白玉也,径可五六寸,其文粟粒无雕镌之迹。四曰 西王母白环,二枚,白玉也,径六七寸。五曰碧色宝,圆而有光。六曰如意宝珠, 形圆如鸡卵,光如月。七曰红靺鞨,大如巨栗,赤如樱桃。八曰琅玕珠,二枚,长 一寸二分。九曰玉玦,形如玉环,四分缺一。十曰玉印,大如半手,斜长,理如鹿 形,陷入印中,以印物则鹿形著焉。十一曰皇后采桑钩,长五六寸,细如箸,屈其 末,似真金,又似银。十二曰雷公石斧,长四寸,阔二寸,无孔,细致如青玉。十 三宝置于日中,皆白气连天。亻先表云:“楚州寺尼真如者,恍惚上升,见天帝。 帝授以十三宝,曰:‘中国有灾,宜以第二宝镇之。’”甲寅,太上至道圣皇天帝 崩于西内神龙殿。上自仲春不豫,闻上皇登遐,不胜哀悸,因兹大渐。乙丑,诏皇 太子监国。又曰:“上天降宝,献自楚州,因以体元,叶乎五纪。其元年宜改为宝 应,建巳月为四月,余月并依常数,仍依旧以正月一日为岁首。”丁卯,宣遗诏。 是日,上崩于长生殿,年五十二。群臣上谥曰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庙号肃宗。 宝应二年三月庚午,葬于建陵。

  史臣曰:臣每读《诗》至许穆夫人闻宗国之颠覆,周大夫伤宫室之黍离,其辞 情于邑,赋谕勤恳,未尝不废书兴叹。及观天宝失驭,流离奔播,又甚于诗人之于 邑也。当其戎羯负恩,奄为豨突,豺豕遽兴于毂下,胡越宁虑于舟中,借人之戈, 持之反刺,变生于不意也。所幸太王去国,豳人不忘于周君;新莽据图,黔首仍思 于汉德。是以宣皇帝蒙六圣之遗业,因百姓之乐推。号令朔方,旬日而车徒云合; 旋师右辅,期月而关、陇砥平。故两都再复于銮舆,九庙复歆于黍稷。观其迎上皇 于蜀道,陈拜庆于望贤,父子于是感伤,行路为之陨涕。昔太公迎子,或从家令之 言;而西伯事亲,靡怠寝门之问。曾参、孝己,足以拟伦。然而道屈知几,志微远 略。残妖未殄,宜先恢复之谋;余烬才收,何暇升平之礼。方听王玙伏奏,辅国赞 成,绀辕躬籍于春郊,翠AW先蚕于茧馆、或御殿晓宣时令,或登坛宿礼贵神。礼 即宜然,时何暇给。钟悬未移于簨虡,思明已陷于洛阳,是知祝史畴人,安能及远。 犹赖大臣宣力,诸将效忠,旄头终陨于三川,杲日重明于六合。比平王之迁洛,我 则英雄;论元帝之渡江,彼诚么麽。宁亲复国,肃乃休哉!

  赞曰:犬羊犯顺,辇辂播迁。凶徒竟毙,景祚重延。星驰蜀道,雨泣望贤。孝 宣之谥,谁曰不然?


上一篇: 卷九——《旧唐书》
下一篇: 卷十一——《旧唐书》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