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父展谏宗妇觌哀姜用——《国语》


   哀姜至,公使大夫、宗妇觌用币。宗人夏父展曰:“非故也。”公曰:“君作故。”对曰:“君作而顺则故之,逆则亦书其逆也。臣从有司,惧逆之书于后也,故不敢不告。夫妇贽不过枣、栗,以告虔也。男则玉、帛、禽、鸟,以章物也。今妇贽币,是男女无别也。男女之别,国之大节也,不可无也。”公弗听。


上一篇: 匠师庆谏庄公丹楹刻桷——《国语》
下一篇: 臧文仲如齐告籴——《国语》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