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太平御览》


  ○星中

  《天文录》曰:格择星,状如炎火,下大上锐,色黄白,起地而上。占曰:"格择星见,不种而获。不有土功,必有大害。

  又曰:归邪如星非星,如云非云,名曰归邪,司马迁《天官书》曰:"归邪见,必有归国者。"

  又曰:六甲六星,主分阴阳而纪节候,故在帝旁,所以布政教而授民则也。

  又曰:平星,《论语讠韱》曰:"平星主法。"《合诚图》曰:"主建廷评,主平天下之狱事。若今廷尉之象。"

  又曰:鱼星,主理阴阳事,知云雨之期也。故赞曰:"汉中鱼星知云雨也。"占曰:"鱼星明,大河海水皆出。"又云:"鱼星明则大,阴阳气和。鱼星忽不明而在,则鱼多;鱼星亡,则少鱼。"

  又曰:郎位一曰哀乌,郎府也。注曰:"郎位,周官之元士,汉官之光禄、中散、谏议三署郎中,是其职也。"或曰:"郎位,今尚书也。"

  《天象列星图》曰:北极五星:一名天极,一名北极,其第一星为太子,第二星最明者为帝,第三星为庶子,余二后宫属也,并在紫微宫中央,故谓之中极。其占:明大则吉,若变动则有忧。今观象之始,始於中极者,先尊以及卑,自中以周外也,其一人为首,谓极,第二星为首也。

  又曰:四辅四星,在紫微宫中抱之,纽星也。此为辅臣之位,赞於万机。其占:以小而明则吉,若微暗则官不理。

  又曰:钧陈六星,在紫微宫中华盖之下,天帝所居之宫,亦护军将军之象。占以明则吉。

  又曰:华盖七星,其杠九星,合十六星,如盖状,在紫微宫,临钧陈以荫帝座。占若正则吉,若倾则凶也。

  又曰:女史一星在紫微宫内,柱史北,此妇人之官,常记宫中之事;占以明则为记史直词,若不明则反是。

  又曰:柱下史一星在紫微宫内,近尚书,此左右掌记君之过。其占以明则为史直词,若不明则词不依过,无真实也。

  又曰:尚书五星在紫微宫内东南之隅。此八座大臣之象。故赞曰:"尚书纳言,夙夜咨谋。"占以小而明,则君臣和。

  又曰:北斗七星,近紫微宫南,在太微北。是谓帝车,以主号令,运乎中央而临制四方,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於北斗。其魁四星为璇玑,其杓三星为玉衡。故《书》云:"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又其魁第一星为枢;亦曰正星,主阳德,天子之象;二曰璇,亦曰法星,主阴刑,女主之位;三曰玑,亦曰令星,主祸;四曰权,亦曰伐星,主天理,伐无道;五曰衡,亦曰杀星,主中央,助四旁,杀有罪;六曰开阳,亦曰应星。又一主天,二主地,三主火,四主水,五主土,六主木,七主金。又一主秦,二主楚,三主梁,四主吴,五主隋,六主燕,七主齐。

  又曰:文昌六星在北斗魁前,如匡形,故史迁曰:"斗魁戴匡。"其第六星,名曰司禄,此天之府计集所会也。

  又曰:宦者四星,次帝座西南,主侍者,帝旁阉人也。占以不明为吉,若明则内臣专权。

  又曰:势四星在太阳西兆,主刑余人而用事者也。占以不明为吉,若明则阉宦用权。

  又曰:辅一星,附北斗杓第六星,大臣之象也。占:欲其小而明则吉,若大而明,则臣夺君政;若小而不明,则臣不任职;若明大与斗合者,则国兵暴起。

  又曰:八穀八星,在紫微蕃之外,五车之北,其八星:一主稻,二主黍,三主大麦,四主大豆,五主小豆,六主小麦,七主粟,八主麻子。占其明则八穀成,若暗则不成;若一星不见,则一穀不登;若八星不见,则国人有糊口之忧。

  又曰:房四星,去氐十五度,为明堂、布政之宫。占:若移徙则国流逆,均明则天下大同。

  又曰:传说一星在尾后河中也,盖后宫女巫也。主祝祠神灵,祈祷,以求子胤。占:若大而明,则后宫多祷祈。

  又曰:杵三星,在箕南,主舂杵之用。占:若其纵则为丰,若其横则为饥。

  又曰:农丈人一星在南斗南,主农正官也。占:明则为丰稔,若暗则为饥歉。

  又曰:南斗六星,去牵牛二十六度四分之一,为天庙,丞相太宰之位,主荐贤良、授爵禄。又主兵机。魁南二星为天梁,中央二星为天相,北二星杓曰天厨庭,亦为寿命之期,将有天子之事。占:其斗星盛明则王道和平,爵禄行;若不然,反是也。

  又曰:河鼓三星在牵牛北,主军鼓,盖天子三将军也。中央,大将军也;其南左星,左将军也;其北右星,右将军也。所以备关梁而拒难也。昔传牵牛、织女七月七日相见者,则主是也。故《尔雅》云:"河鼓谓之牵牛。"又古歌曰:"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其黄姑者,即河鼓也,为吴音讹而然。今之言者,谓是列舍牵牛而会织女,故为此分析,令知断其疑焉。

  又曰:臼四星在人星东南,主舂臼,占:若覆则岁中,人饥荒,若仰则天下熟。

  又曰:内杵三星在人星旁,主军粮。占:若正直下对臼口则吉,若偏与臼不相当,则军粮绝。

  又曰:渐台四星属织女左足,主晷刻律吕。占:若明则阴阳调而律吕和,不然则否也。

  又曰:弧九星在狼东南,谓天弓也。主备贼盗,常属矢向狼星。

  又曰:天钱十星在北落西北,主钱帛所聚。占:若明则府藏盈,若不明则为虚耗。

  又曰:东璧二星,去宫室十六度,天子图书之秘府也。占:若明则图书集,道术行,小人退,君子入;若不然,则天子好武臣,贱文土,稽古忠正之臣隐,亲党邪曲之人用也。

  又曰:羽林四十五星,二三而聚,在垒壁南,主天军。占:若星聚明则国安宁;若星稀而动摇,则兵革出。

  又曰:进贤一星在太微宫东华门东、平道之西,主访贤荐士也。占:若明则贤人进,若不明则否也。

  又曰:太微宫垣十星,在翼、轸北,主天子之宫庭,五帝之座,十二诸侯府也。其外藩南二星间,名曰端门;东第一星为左执法,廷尉之象也。

  又曰: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如龙之体,主雷雨之神,后宫之象。阴阳交感,震为雷,激为电,和为雨,怒为风,乱为雾,凝为霜,散为露,聚为云气,立为虹蜺,离为背矞,分为抱珥。此十四变,皆轩辕主之。

  又曰:天街二星在毕、昴间,主国界也。街南为华夏之国,街北为戎夷之国。

  又曰:玉井四星在参西,主水泉。

  《石氏星经》曰:卷舌六星在昴北,主谗佞言语之吏。若移动,多口舌,兵起。舌直,天下无口舌。星繁,天下兵乱;星少,兵废。

  又曰:天谗星在卷舌中,亦主诽谤。

  又曰:天廪四星在昴南,主积聚黍稷、供享祀及御膳。星明,丰;暗,俭。

  又曰:天苑十六星在昴、毕,如环状,主天子苑囿。五星守苑牛马死。

  又曰:参旗九星,在参、毕间。一曰天弓星,不欲明;明则白衣会,边兵动。

  又曰:阙丘二星在南河,主天子门阙,诸侯之两观也。

  又曰:文昌六星,如半月形,斗魁前,为天府。主天下集计事,第一星名上将,第二名次将,第三名贵相,第四名司禄,第五名司命,第六名司法。星光润则天下安。

  又曰:大理四星在斗中,亦为贵人牢,又为执法之宫。

  又曰:库楼十五星,在左角南,器府东。一名天库,兵车之府,星芒角兵起。

  又曰:招摇一星在梗河北,主远狄,芒角则兵起。

  又曰:贯索九星,在七公前,为贱人牢。口一星为门,门欲开,开即有赦,星总见,狱事繁。

  《豫章列士传》曰:周腾,字叔达,为御史。桓帝欲南郊,平明出,叔达仰首曰:"王者象星,今宫中宿策马星不出动,帝何出焉?"四更,皇子卒,遂止。

  《关令内传》曰:北斗一星面百里,相去九千里,置二十四气,四宿行四时,五方立五星,主五岳也。

  《黄石公记》曰:黄石,镇星之精也。

  王子年《拾遗记》曰:禹铸九鼎,择雌金为阴鼎,雄金为阳鼎,太白星见,九日不没。

  《庄子》曰:夫道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於列星。

  《列子》曰:星,积气之中有光耀者。

  《抱朴子》曰:辰星,水精,生玄武。岁星,木精,生青龙。

  又曰:人初受气皆应列宿之精,值圣宿则圣,值贤宿则贤也。

  《尸子》曰:自井中视星,所见不过数星;自丘山以望,则见始多也。非明益也,势使然也。私,井中也;公,丘上也。

  《淮南子》曰:太微者,太一庭也;紫宫者,太一之居也;轩辕者,帝妃之舍也;咸池者,水鱼之囿也。天河者,群神之阙也;天河,星名也,阙犹门也。

  又曰:令雨师洒道,使风伯扫尘。高诱注曰:"雨师,毕星也;风伯,箕星也。"

  又曰:岁星之所居,五穀丰昌;其对为衡,岁乃殃。

  又曰:四守者,所司赏罚。许慎注曰:"四守:紫宫、轩辕、咸池、天河也。"

  《家语》曰:巫马期为单父令,戴星出入以理人。

  刘向《说苑》曰:玄象著明,莫大於日月;察变之动,莫著於五星也。

  又曰:秦胡亥立,日月薄食,山林沦亡,枉矢光夜,荧惑袭月。

  《景帝通纪》曰:彗星者,天地之旗也。

  《国精符》曰:地为山川,山川之精,上为星,各应其州城分野,为国作精神符验也。

  《五姓占》曰:君薄德义,懦弱不胜任,则太白失度经,天作变易之象。

  《乐汁图》曰:天宫,紫微宫也。钩陈,后宫也。大当,正妃也。(大当,钩陈末犬星也。)阁道北斗,辅天理,贵人牢。(为贵人作牢狱也。)文昌宫,(天五曹会府也。)玄戈招摇也。(皆备兵难之星。)梗河,天矛也。(梗河,一名天矛。)织女、连营、贱人牢。(连营贯索。)咸池,五车。(五车,咸池别名。)天关、参旗,伐也。觜觿,天庙也。奎,天豕也;娄,天矢也;胃,天仓也。狼弧、鱼陵、天船、天苑、卷舌、天老人。(皆西方星名也。)柳主材木。(柳星,主材木也。)

  郑玄注曰:日月遗其珠囊。珠谓五星也;遗其囊者,盈缩失度也。

  《黄石公阴谋秘诀法》曰:荧惑者,火之精,御史之象,主禁令刑罚。

  蔡邕《月令章句》曰:天官五兽之於五事也,左有苍龙、大辰之貌,右有白虎、大梁之文、前有朱雀、鹑火之体,后有玄武、龟蛇之质,中有大角、轩辕、麒麟之信。

  《风俗通》曰:月与星并无光,日照之乃光耳。如以镜照日,则影见壁。月初见西方,月望后光见东北,一照也。

  又曰:东方朔,太白星精,黄帝时为风后,尧时为务成子,周时为老子,越为范蠡,齐为鸱夷,言其变化无常也。

  祖台之《志怪》曰:吴未亡前,常有紫赤气见斗牛之间,星官及诸善占者咸忧。吴方兴,惟张茂先於天文尤精,独知为神剑之气,非江南之祥。


上一篇: 卷五——《太平御览》
下一篇: 卷七——《太平御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