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国语》


   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以露睹父为客。羞鳖焉,小。睹父怒,相延食鳖,辞曰:“将使鳖长而后食之。”遂出。文伯之母闻之,怒曰:“吾闻之先子曰:‘祭养尸,飨养上宾。’鳖于何有?而使夫人怒也!”遂逐之。五日,鲁大夫辞而复之。


上一篇: 公父文伯之母对季康子——《国语》
下一篇: 公父文伯之母论内朝与——《国语》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