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孟见雄鸡自断其尾——《国语》


   景王既杀下门子。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惮其牺也。”遽归告王,曰:“吾见雄鸡自断其尾,而人曰‘惮其牺也’,吾以为信畜矣。人牺实难,己牺何害?抑其恶为人用也乎,则可也。人异于是。牺者,实用人也。”王弗应。田于巩,使公卿皆从,将杀单子,未克而崩。


上一篇: 景王问钟律于伶州鸠——《国语》
下一篇: 刘文公与苌弘欲城周——《国语》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