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笔下3大人生定律,看完什么都看开了


人生就是把一系列痛苦和抱怨,最后变成笑话的过程


《齐物论》里面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几乎无人不晓,就是“朝三暮四”。这个故事讲的是,狙公(喂猴子的人)给猴子分橡子,说:“早上三颗,晚上四颗,怎么样?”众狙(一群猴子)皆怒,说:“凭什么?凭什么早上三颗,晚上四颗?不高兴。”


于是,狙公就改了,说:“这样吧,早上四颗,晚上三颗,怎么样?”结果,庄子用的词很有意思——“众狙皆悦”。这个故事就是成语“朝三暮四”的出处。


一般人在学这个成语的时候,会觉得这说的是某个人想法、做法总是更改,老是变来变去的。其实,“朝三暮四”的真正意思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在一种自己关于价值的习惯性判定里面。你习惯了先拿多一点儿,再拿少一点儿。结果有人给你讲,先少一点儿,后多一点儿,行不行?虽然总量一样,却受不了。


你觉得猴子很可笑吧,其实我们也都是这样。朝三暮四,是一种灵长类动物普遍拥有的心智模式。你我皆灵长,我们总是很习惯按照某一种内心设定的要求去作出判断,当别人给出的建议与之不符的时候,抱怨就产生了。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儿子跟我一起去吃火锅,他说要喝姜汁可乐,我同意了。不过我跟他说,喝可乐之前必须先吃点儿东西。他就突然很生气,以绝食相要挟,说:“不吃了,不喝了,饿死我自己。”


我突然觉得很好笑——真是灵长类动物的孩子啊。他心里面有一个假设的预定——先喝两大口可乐,虽然还没有喝上,但他已经体验到了那种心理高潮。不料这时候,当爹的却说得先吃口饭。


其实,先喝可乐后吃饭和先吃饭后喝可乐,也就是在一分钟之内的事儿,到肚子里都是可乐泡饭。但这位灵长类小朋友,却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煎熬,就堵在那里了。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对自己马上要经历的状态有一种假想,哪怕这个假想很愉快,但也会形成一种障碍。这种障碍令我们发现,如果别人给出的条件与自己内在的期许不一样的时候,哪怕只是顺序上的不一样,我们都会被这个情绪绑架。

“抱怨”的本质,就是后来事情的发展或者别人的反应,与你的期许不同。但别人并不知道你的期许,于是这样就产生了“怨”这种情绪。怨乃百病之源,也是百苦之源,一切烦恼,皆从怨来。对照“朝三暮四”,你就知道原来你的抱怨是如此可笑。


崔永元在做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叫《口述历史》。他这些年采访了很多老人家,一个老先生有一次跟崔永元讲,他在监狱里面,本来应该被万恶的敌人解决了。结果,那天敌人没选他,选了另外一个人。第二天,他觉得总该是他了,便很焦虑地等待那个时刻,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因为看守他的人喝醉了。到第三天,他听见脚步声来的时候,当时那种紧张、痛苦、焦虑啊,简直难以形容。因为你知道这个人走进来,把你拉出去,你就被处决了。结果,过来打开监狱大门的那个人说:“同志,解放了。”

当这位老先生经历了人生种种的苦难、生死边缘的危险以后,他在描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完全就像在讲一个笑话。将一个自己人生的悲催,变成了一个谈笑间的笑话。


好的人生,就是把一系列惊悚、痛苦以及抱怨,最后变成笑话的过程。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