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自知必死,写下两首“绝命诗”,成为历史悲剧的见证!


自题金山寺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这首《自题金山寺画像》是苏东坡晚年从海南被召回京,途径金山寺而作。当时他在金山寺看到当时著名画家李公麟所画的苏东坡像,有感自身一生坎坷流离,政治抱负蹉跎于黄州、惠州、儋州等等贬谪之地,于是写下了这首诗,两个月后,苏东坡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到死都没能回到京城,这首诗也就成为了他的绝命诗。一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可以说是苏东坡一生最好的总结。

其实,苏东坡不仅仅写过一首绝命诗,下面这两首诗也是他“临死”前所作,写作时间却与《自题金山寺画像》相差了二十多年:

狱中寄子由二首

其一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其二

柏台霜气夜凄凄,风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何处,桐乡知葬浙江西。

这两首诗同样是苏东坡的绝命诗。北宋神宗时期,苏东坡因作诗暗讽王安石变法,被舒亶、李定等人罗织罪名,酿成震惊当时的“乌台诗案”。苏东坡在“乌台诗案”中被羁牢狱,自以为必死,于是写下这两首诗,从标题“狱中寄子由”便知这是写给弟弟苏辙及妻儿的绝命诗。不过苏东坡并未如他所想的那般“必死”,最终还是或者走出了牢狱,被贬黄州,开始了“东坡居士”的生涯。

苏东坡这两首绝命诗其一是写给他的弟弟苏辙的,表达对弟弟的怀念之情,一句“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凄恻动人,兄弟之情何其深挚;而其二则是写给妻儿的,表达对妻儿的思念和自己的伤感。“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写子写妻,写思写愧,肺腑之情,令人动容。末句则如同交代后事,写出自知必死之时的伤怀。

庆幸的是,苏东坡被下狱后,很多至交好友、正直大臣都纷纷斡旋营救,最后在当时太皇太后曹氏的干预下,神宗皇帝才赦免了他。但也因“乌台诗案”,苏东坡背上了罪官的身份,被贬黄州,此后多年都接连被贬至更远的惠州甚至儋州(即海南),直到徽宗即位才被召回,可惜年迈的苏东坡在回京途中写下《自题金山寺画像》的绝命诗后不久便逝去,一代大文豪、大诗人一生都没有走进过国家政治的中心一展抱负,满身才华空字蹉跎在“黄州惠州儋州”!


欧阳修诗词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