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生命中的无用之美


庄子在《人世间》道出这种人生智慧: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山中林木因为非良木,因其无用而得以存世,成为参天大树。庄子的哲学智慧就在于他的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世人眼中的无用,恰恰便是庄子选择的有用。


如果不懂无用之美,没有一颗感知万物的心,就感受不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细腻哀伤;


不会懂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唯美意境;


也品不出“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磅礴和开阔。


一切伟大的作品,都不是刻意而为之的美。


周作人说:“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和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


人生不是拿来用的,真正能在心中长久留存的,是那些无用之是事,在无用之美中,感受生命的诗意和乐趣。


人到中年的陈道明,深居简出,多次谢绝导演的邀约,远离浮华,只为给自己留出时间,弹弹琴,读读书,为妻女缝制皮包……


“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他了然无用之美,通透而简明。


“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夜半醒来,发现花未眠,独自在夜空中盛放,才惊觉花之美态。


闲看花开,坐看云落,品一盏茶,吟一首诗,无用,却美得令人心醉。


做无用的事,让内心柔软而丰盛。


不要为了慌忙赶路,而错过玫瑰的开放;不要为了做不完的工作,而忘记去看一看窗外的月光清白;不要为了日常琐事,而感受不到听一首歌等落日的美好。


读无用之书,吟无用之诗,赏无用之花,钟无用之情。


因为世界上真正的漂亮,恰是那些无用之事,无用之美。



我问时间:怎样才能留住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