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蝶恋花》,至情至性,沉醉千年


《蝶恋花·春景》

宋·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首词是伤春之作。苏轼长于豪放,亦擅婉约,这首词写春景清新秀丽。同时,景中又有情理,人们常用“何处无芳草”以自慰自勉。


综观全词,词人写了春天的景,春天的人,而后者也可以算是一种特殊的景观。词人意欲奋发有为,但终究未能如愿。全词真实地反映了词人的一段心理历程,于清新中蕴涵哀怨,于婉丽中透出伤情,意境朦胧,韵味无穷。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首词描写闺中少妇的伤春之情。上片写少妇深闺寂寞,阻隔重重,想见意中人而不得;下片写美人迟暮,盼意中人回归而不得,幽恨怨愤之情自现。全词写景状物,疏俊委曲,虚实相融,用语自然,辞意深婉,尤对少妇心理刻画写意传神,堪称欧词之典范。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宋·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一首怀人之作。词人把漂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念意中人的缠绵情思结合在一起写,采用“曲径通幽”的表现方式,抒情写景,感情真挚。


这首词妙紧拓“春愁”即“相思”,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向读者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写到了,却又煞住,调转笔墨,如此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直到最后一句,才使真相大白。在词的最后两句相思感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激情回荡,又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这首诗写深秋怀人,是宋词中的名篇。上片描写苑中景物,运用移情于景的手法,注入主人公的感情,点出离恨;下片承离恨而来,通过高楼独望生动地表现出主人公望眼欲穿的神态,蕴含着愁苦之情。全词情致深婉而又寥阔高远,深婉中见含蓄,广远中有蕴涵,很好地表达了离愁别恨的主题。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宋·李清照


暖雨晴风初破冻,

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

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李清照的这首《蝶恋花》写闺中离情,在她的同类题材的作品中,既不像早年之作《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写出了青年夫妻间特有的别离相思之苦;也不似她晚年的《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借咏梅来抒发备尝战乱流离、伉俪生死睽隔的凄楚情怀


这首词中,抒情主人公,生活依然安定,情感亦较深沉,整篇以高雅的精神生活为基点,写她同丈夫赵明诚暂别后的孤寂落寞。


《蝶恋花·桐叶晨飘蛩夜语》

宋·陆游


桐叶晨飘蛩夜语。

旅思秋光,黯黯长安路。

忽记横戈盘马处。散关清渭应如故。


江海轻舟今已具。

一卷兵书,叹息无人付。

早信此生终不遇。当年悔草长杨赋。


孝宗乾道八年(1172),陆游曾充任抗战派将领——四川宣抚使王炎的幕宾,亲临南郑抗金前线。然而不到一年,朝廷投降派撤掉王炎西北统帅职务,陆游也奉调回京安置。此词即写于此时。


此词触景尘情,追忆往事,今昔对比。表现出词人英雄迟暮、报国无门的悲愤感情。全词共四个层次,第一层抚今,第二层思昔,第三层再回到现实,第四层又回顾以住。今昔交织,回环往复,和词人的心境形成鲜明的对应。


《蝶恋花》

宋·辛弃疾 


九畹芳菲兰佩好,

空谷无人,自怨蛾眉巧。

宝瑟泠泠千古调,朱丝弦断知音少。


冉冉年华吾自老,

水满汀洲,何处寻芳草?

唤起湘累歌未了,石龙舞罢松风晓。


这首词的主题,是抒发辛弃疾不得志与少知音的惆怅情怀。但是作者并不是直接说出自己的心事,而是通过比兴的手法,以香草美人自喻,曲折有致地表达出满腹的悲愤。此词不尚铺陈,专用比兴,托意高远,意象深婉,是一篇韵味悠长的抒情短章。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南唐·李煜


遥夜亭皋闲信步,

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澹月云来去。


桃李依依春暗度,

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

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这首词写愁情春恨,多用对比,多造反差,实是用心去见景,用情去感物,其中作者的心境总与现实景象有极大的对立,因此也才有人指出词为李煜晚期的作品,不无道理。总看全词,质朴无华,淡雅疏朗,含蓄悠远,有“疏而能深,淡而能远”的艺术风格。


《蝶恋花·出塞》

清·纳兰性德


今古河山无定据。

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这首小令,是作者侍从康熙帝出塞之作。表面是吊古,但有伤今之意,刚健中含婀娜。说从前幽怨,也不是很古的从前,铁马金戈,青冢黄昏,隐约透示着满清入关以前各族间的战事痕迹。


“今古河山无定据”,含而不露,不让人得以指摘。纳兰氏与爱新觉罗氏是世仇,作者虽仕于清廷,怕还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

清·王国维


阅尽天涯离别苦,

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

花底相看无一语, 绿窗春与天俱莫。


待把相思灯下诉,

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作者以花暗喻妻子,通过写忍受离别的煎熬后回家看到的境况,表达了作者心中愧、悔、爱、怜齐集的复杂心情,抒写了作者对光阴易逝的的感叹。


这首词一改前人写重逢之喜,而抒重逢之苦,富有浓厚的悲剧色彩。通篇写花即写人,上下片都有透过一层的转笔。但上片明用“不道”字面,下片却是暗转,匠心独运,甚是高妙。



这些古诗词,一眼就美到窒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