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


年代:南北朝 作者:谢朓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苍苍。引领见京室,宫雉正相望。金波丽鳷鹊,玉绳低建章。驱车鼎门外,思见昭丘阳。驰晖不可接,何况隔两乡。风云有鸟路,江汉限无梁。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寄言罻罗者,寥廓已高翔。

  第 373 页[①]大江:指长江。流日夜:是说江流日夜不停。  第 373 页[②]未央:不已,不止。这两句是说,自己心中的悲愤象江水那样日夜奔流不止。  第 373 页[③]关山:这里指建业的关山,也就是指建业的城郊。  第 373 页[④]返路:指回荆州的路。这两句说,虽然距离建业很近了,但是,重返荆州的路却很遥远了。  第 373 页[⑤]河:银河。耿耿:天微明的样子。  第 373 页[⑥]苍苍:深青色。这两句说,秋天的夜空已经出现微明的曙色,水边陆地还笼罩在苍茫的夜色之中。  第 373 页[⑦]引领:伸颈,即抬头远望。京室:指建业。  第 373 页[⑧]宫雄:宫墙。雉:雉堞,即城上的短墙。这两句是说,在天色微明中遥看建业,宫墙已经在望了。  第 373 页[⑨]金波:指月光。丽:附丽,这里有“照在……之上”的意思。(zhī支)鹊:汉代观名,这里借指齐都建业的台观。  第 373 页[⑩]玉绳:星宿名。位于斗柄北边。建章:汉代宫名,这里也是借指建业的宫殿。这两句是说,月光正照耀着建业的台观,而玉绳星已经斜挂在建业宫殿旁边的天空了。  第 373 页[11]鼎门:指建业的南门。《文选》李善注引《帝王世纪》:“成王定鼎于郏鄏(jiǎrù夹辱),其南门名定鼎门。”因此,后代就用“鼎门”称“南门”。  第 373 页[12]昭丘:楚昭王的墓,在荆州。昭丘阳:昭丘的南面,这里用以代指荆州。这两句是说乘车赶到了建业城门,心中却怀念着荆州。  第 373 页[13]驰晖:指日光。接:迎。  第 373 页[14]两乡:指荆州和建业两地。这两句是说自己到了建业之后,连昭丘的日光都看不到,何况相隔两乡的人呢?  第 373 页[15]这句是说,天空虽有风烟,仍有鸟道可以飞过。  第 373 页[16]这句是说,人间有江水汉水,却无桥梁可以通行。这是比喻自己不如飞鸟那样自由,无法回到荆州。  第 373 页[17]隼(zhǔn准):鹰类,比喻凶险的人。  第 373 页[18]委:委弃于……。严霜:比喻迫害者。这两句是说,自己平时常怕谗人陷害、就象鸟怕鹰隼、菊怕严霜一样。  第 373 页[19]罻(wúi尉)罗者:张设罗网捕鸟的人,比喻设计害人者,指王秀之。  第 373 页[20]寥廓:空阔、高远。这两句是说,自己已经远走高飞,可以避祸了。  【说明】  这首诗是作者自荆州随王府被召回建业的路上写的。谢眺当时任随王府的文学。随王肖子隆爱好辞赋,谢朓很受他赏识。但由于长史王秀之向齐武帝进了谗言,谢跳便被召还都,因此谢朓的心情是很不愉快的。他虽还京邑,却不忘西府,于是写了这首诗赠给西府的同僚,表示留恋不舍的情意。其中“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寄言罻罗者,寥廓已高翔”几句,抒发了对王秀之一流的愤慨情绪。“暂使下都”:大概是指短期奉命做荆州随王府的文学。“下都”,是指荆州,荆州是藩国的都城,所以称“下都”。新林:在今南京市西南。--------邓魁英、韩兆琦等《汉魏南北朝诗选注》

谢朓(464~499年),字玄晖。汉族,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南朝齐时著名的山水诗人,出身世家大族。谢朓与谢灵运同族,世称“小谢”。初任竟陵王萧子良功曹、文学,为“竟陵八友”之一。后官宣城太守,终尚书吏部郎,又称谢宣城、谢吏部。东昏侯永元初,遭始安王萧遥光诬陷,下狱死。曾与沈约等共创“永明体”。今存诗二百余首,多描写自然景物,间亦直抒怀抱,诗风清新秀丽,圆美流转,善于发端,时有佳句;又平仄协调,对偶工整,开启唐代律绝之先河。


永明乐 一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