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咏怀诗 三


年代:南北朝 作者:庾信

俎豆非所习。帷幄复无谋。不言班定远。应为万里侯。燕客思辽水。秦人望陇头。倡家遭强娉。质子值仍留。自怜才智尽。空伤年鬓秋。

  第 424 页[①]俎豆:都是古代祭祀用的礼器。俎(zǔ阻),古代祭祀时盛放牛羊的礼器。豆,古代高足食器。俎豆合言,代指朝廷的典礼。帷幅(wò握):军帐,一般用以代指古代军中的指挥部或谋略。这两句是说,自己既没有作使臣应酬于敌国庙堂的办法,也没有带兵打仗的谋略。  第 424 页[②]班定远:班超,汉班超出使西域,曾封为定远侯。这两句是说,自己并不是象班超那样由于立功西域而封侯于万里之外。  第 424 页[③]辽水:即大辽水,今名辽河,在辽宁省西部,古代属燕国。陇头:即陇山,在陕西,古时属秦地。登山可望秦州(今甘肃南部一带)。这两句是说,自己思念家乡,就象燕客之思念辽水、秦人之瞻望秦州一样。  第 424 页[④]倡家:歌伎。质子:作抵押的诸侯国君之子。这两句是说,自己被羁留就如同妓女被强聘、质子被扣留一样,并非心甘情愿。  第 424 页[⑤]这两句是说,自己才智已尽、年岁已老,抚今思昔,空自悲伤。  【说明】  《拟咏怀》是一组诗,共二十七首,是仿阮籍《咏怀》之作。阮籍有《咏怀》八十二首,写他生当改朝换代之际的内心痛苦,庾信的拟作,虽然寄寓的身世之感有所不同,但抒发内心的痛苦是相似的。这些诗大都是追述乱离、感叹身世、羁留北地、怀念故乡的作品。写得悲壮苍凉,很有特色。  本篇原列第三首。诗中写自己既不通礼制,又不懂兵谋,带兵、出使,皆非所长。本是宫廷侍从之臣,打败仗,被羁留,年衰才尽,无计可施。这种慨叹,倒也切合他的实际情况,可以称作发自肺腑的作品。--------邓魁英、韩兆琦等《汉魏南北朝诗选注》

庾信可以说是南北朝文学的集大成者。他以聪颖的资质,在梁这个南朝文学的全盛时代积累了很高的文学素养,又来到北方,以其沉痛的生活经历丰富了创作的内容,并多少接受了北方文化的某些因素,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面貌。     图为庾子山集注的封面庾信(513—581)字子山,小字兰成,北周时期人。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他自幼随父亲庾肩吾出入于萧纲的宫廷,后来又与徐陵一起任萧纲的东宫学士


拟咏怀诗 八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