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 二十


年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洙泗辍微响,漂流逮狂秦。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其二十(1)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2)。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3)。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4)。诛泅辍微响,漂流逮狂秦(5)。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6)。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7)。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8)。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9)。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10)。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11)。[注释](1)这首诗以历史的思考为基础,慨叹眼前世风日下,而思慕远古伏羲,神农时的真朴之风,表现了诗人对现实强烈不满的情绪。(2)羲农:指伏羲氏、神衣氏,传说中的上古帝王。去:离开。真:指真淳的社会风尚。(3)汲汲(jí级):心情急切的样子。鲁中叟:鲁国的老人,指孔子,弥缝:弥补,补救行事的闭失。《左传?僖公二十六年》:“弥缝其阙,而匡救其灾。”(4)凤鸟虽不至:凤鸟即凤凰。古人认为凤凰是祥瑞之鸟,如果凤凰.出现,就预示将出现太平盛世。《论语?于罕》:“凤鸟不至,河图不出,吾已矣夫!”礼乐暂得新:据《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后经孔于的补救整理,“礼乐自此可得而述”,才又得以复兴。(5)洙泗:二水名,在今山东省曲阜县北。孔子曾在那里教授弟子。辍(chuò绰):中止,停止。微响:犹微言,指精微要妙之言。《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没而微言绝”。漂流:形容时光的流逝。逮(dài 代):至,到。狂秦:狂暴的秦朝。(6)这两句指秦始皇焚书事。(史记?秦始皇本纪):丞相李斯奏书:“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诸守、尉杂烧之。”(7)区区:少,为数不多。诸老翁:指西汉初年传授经学的饱学长者,如伏生、申培、辕固生、韩婴等人。为事:指传授经学之事。(8)绝世:指汉代灭亡。六籍:指六经。亲:亲近。(9)驰车走:指追逐名利之徒奔走不息。走:奔跑。不见所问津:指没有像孔子那样为探求治世之道而奔走的人。问津:见《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二注(7)。(10)快饮:痛饮,畅饮。头上巾:这里特指陶渊明自己所戴的漉(lù,过滤)酒巾。《宋书?隐逸传》载,渊明“值其酒熟,取头上葛巾漉酒。毕,还复著之”。(11)多谬误:谓以上所说,多有错误不当之处。这实际上是反语,为愤激之言。【译文】伏羲神农已遥远,世间少有人朴真。鲁国孔子心急切,补救阙失使其淳。虽未遇得太平世,恢复礼乐面貌新。礼乐之乡微言绝,日月迁延至于秦。诗书典籍有何罪?顿时被焚成灰尘。汉初几位老儒生,传授经学很殷勤。汉代灭亡至于今,无人再与六经亲。世人奔走为名利,治世之道无问津。如若不将酒痛饮,空负头上漉酒巾。但恨此言多谬误,望君愿谅醉乡人。-----------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


拟古 其一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