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贫士 其五


年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袁安困积雪,邈然不可干。阮公见钱入,即日弃其官。刍槁有常温,采莒足朝餐。岂不实辛苦,所惧非饥寒。贫富常交战,道胜无戚颜。至德冠邦闾,清节映西关。

其五(1)袁安困积雪,邈然不可干(2)。阮公见钱入,即日弃其官(3)。刍藁有常温,采莒足朝飡(4)。岂不实辛苦?所惧非饥寒(5)。贫富常交战,道胜无戚颜(6)。至德冠邦闾,清节映西关(7)。[注释](1)这首诗咏赞贫士袁安与阮公,表彰清尚廉洁、安贫守道的节操。(2)袁安,字邵公,后汉汝南妆阳(今河南省商水县西北)人。家甚贫。《汝南先贤传》载,时袁安客居洛阳,值大雪,“洛阳令自出案行,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邈然:本义是遥远貌,这里形容安详的情态。干:求取。(3)阮公:其人其事未详。按诗句意,阮公本为官,当有人向他行贿时,他当天就辞去了官职。(4)刍藁(chúgāo 除槁):喂牲口的干草。藁同“稿”,谷类植物的茎秆。温:指取暖。穷人无被眠,睡在干草上取暖,故曰“有常温”。莒(jū举):植物名。古代齐人称芋为芭(见《说文?艸部》)。飡:同“餐”。(5)所惧非饥寒:意谓所惧在改变节操。(6)贫富常交战:安贫与求富两种思想在内心产生斗争。《韩非子》:“子夏曰:‘吾入见先王之义,出见富贵,二者交战于胸,故臞(qú渠,瘦);今见先王之义战胜,故肥也。”道胜:道义取胜,指安贫乐道之义。戚颜:忧愁的脸色。(7)至德:最高尚的品德。冠邦闾:名冠家乡。邦,国。闾:古代二十五家为一闾,指乡里。这一句评袁安。情节:清风亮节。映:照,辉映。西关:地名,当指阮公故里。[译文]袁安贫困阻积雪,不去乞求心地安。阮公见人来贿赂,当日弃官归家园。干草当床可取暖,采芋足以充早餐。岂不实在太辛苦?忧虑变节非饥寒。贫富二心常交战,道义得胜带笑颜。袁安德行成楷模,阮公廉洁映西关。-----------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


游斜川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