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 其一


年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行行循归路,计日望旧居。一欣侍温颜,再喜见友于。鼓棹路崎曲,指景限西隅。江山岂不险,归子念前涂。凯风负我心,戢枻守穷湖。高莽眇无界,夏木独森疏。谁言客舟远,近瞻百里馀。延目识南岭,空叹将焉如!

[说明]庚子岁是晋安帝隆安四年(400),陶渊明三十六岁,此时在荆州刺史桓玄的幕府中任职。此前,陶渊明奉桓玄之命出使京都建康(今南京市),完成使命后,返途中路过江西,准备顺道回家省亲,然而被风阻在途中。这两首诗就是写在途中受阻时的情景。其一(2)行行循归路,计日望旧居(3)。一欣侍温颜,再喜见友于(4)。鼓悼路崎曲,指景限西隅(5)。江山岂不险?归子念前涂(6)。凯风负我心,戢楪守穷湖(7)。高莽眇无界,夏木独森疏(8)。谁言客舟远?近瞻百里余(9)。延目识南岭,空叹将焉如(10)![注释](1)规林:地名,今地不详。据诗中“识南岭”句可知距浸阳不远。(2)这首诗写盼望归家的急切而又喜悦的心情,但由于被风所阻而产生怅惆之情。这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就更深刻地抒发出对家乡的热爱和对路途多险的担忧。(3)亏行:走着不停。《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循:沿着,顺着,计日:算计着日子,即数着天数,表示急切的心情。旧居:指老家。(4)一欣:首先感到欢欣的是,温颜:温和慈祥的容颜。诗人这里是指母亲。侍温颜:即侍奉母亲。友于:代指兄弟。《尚书?君陈》:“孝乎惟孝,友于兄弟。”(5)鼓棹(zhào 照):划船。棹:摇船的甲具。崎曲:同“崎岖”。本指地面高低不平的样子,这里用以比喻处境困难,《史记?燕召公世家):“燕北迫蛮貉,内措齐晋,崎岖强国之间。”指:顾。景:日光,指太阳。限西隅(yǘ愚):悬在西边天际,指太阳即将落山。限:停止。隅:边远的地方。(6)归子:回家的人,作者自指。念:担忧。前涂:前路,指回家的路程。涂同“途”。(7)凯风:南风,《尔雅?释天》:“南风谓之凯风。”负我心:违背我的心愿。戢(jí集):收藏,收敛。楪(yì曳):短桨。穷:谓偏远。(8)高莽:高深茂密的草丛。眇:通“渺”,辽远。无界:无边。独:特别,此处有挺拔的意思。森疏:繁茂扶疏。(9)瞻:望。百里余:指离家的距离。(10)延目:放眼远望,“南岭:指庐山。诗人的家在庐山脚下。将:当。焉如:何往。[译文]归途漫漫行不止,计算日头盼家园。将奉慈母我欣欢,还喜能见兄弟面。摇船荡桨路艰难。眼见夕阳落西山。江山难道不险峻?游子归心急似箭。南风违背我心愿,收起船桨困湖边。草丛深密望无际,夏木挺拔枝叶繁。谁说归舟离家远?百余里地在眼前。纵目远眺识庐山,空叹无奈行路难!-----------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


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 其一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