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 其一


年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在昔闻南亩,当年竟未践。屡空既有人,春兴岂自免。夙晨装吾驾,启涂情已缅。鸟哢欢新节,泠风送馀善。寒竹被荒蹊,地为罕人远。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复返。即理愧通识,所保讵乃浅。

标签: 描写春天

【说明】癸卯岁是晋安帝元兴二年(403),陶渊明三十九岁。两年前,即晋安帝隆安五年(401)的冬天,陶渊明因遭母丧而离桓玄幕府之职返回家乡。这两首诗作于同一年的春天,这时诗人已经开始躬耕。“怀古田舍”,就是在田舍中怀古。诗人通过怀古言志,表现了对归耕田园的喜悦,以及远离污浊世俗的决心。其一(1)在昔闻南亩,当年竟未践(2)。屡空既有人,春兴岂自免(3)?夙晨装吾驾,启涂情已缅(4)。鸟哢欢新节,冷风送余善(5)。寒草被荒蹊,地为罕人远(6)。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复返(7)。即理愧通识,所保诅乃浅(8)。[注释](1)这首诗写一年之始的春耕,展现了田野景象的清新宜人,抒发了诗人内心的喜悦之情。通过田园躬耕,诗人初步体验到了古代“植杖翁’:隐而不仕的乐趣,并表示像颜回那样既贫穷而又不事耕稼的行为则不可效法。(2)在昔:过去,往日。与下句“当年”义同。南亩:指农田。未践:没去亲自耕种过。(3)屡空:食用常缺,指贫穷。既有人:指颜回。《论语?先进》:“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诗人用以自比像颜回一样贫穷。春兴:指春天开始耕种。兴:始,作。(4)夙(sǜ速)晨:早晨。夙:早。装吾驾:整理备好我的车马。这里指准备农耕的车马和用具。启涂:启程,出发。涂通“途”。缅:遥远的样子。(5)哢(1óng):鸟叫。伶(líng 零)风:小风,和风。《庄子?齐物论》:“冷风则小和。”陆德明释文:“冷风,泠泠小风也。”余善:不尽的和美之感。善:美好。《庄子?逍遥游》:“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6)被荒蹊:覆盖着荒芜的小路。地为罕人远:所至之地因为人迹罕至而显得偏远。(7)植杖翁:指孔子及弟子遇见的一位隐耕老人。《论语?微子》:“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桨(diào 吊,一种竹器,古代芸田所用)。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植:同“置”,放置。杖:木杖。悠然:闲适的样子。不复返:不再回到世俗社会。(8)即理:就这种事理。指隐而耕。通识:识见通达高明的人。这里指孔子和子路。《论语?微子》记桀溺劝子路的话说:天下动乱不安,到处都是这个样子,到底跟谁一起来改变现状呢?与其跟随(孔子那种)避开恶人的志士,倒不如跟随(我们这种)避开人世的隐士。于路将此话告诉孔子,孔于怅然哎道:鸟兽不可跟它们同群,我不跟世上人群相处又跟谁相处呢?如果天下清明,我就不跟他们一起来改变现状了。又《论语》同上篇记载子路针对荷ò丈人的话说:“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这两段记载孔子和子路的话,都是说明仕而不隐的道理。陶渊明认为自己坚持隐而不仕的行为,与这种“通识”相比是有“愧”的。而实际上陶渊明在这里表现出了与儒家传统不一致的思想,所以在下一首诗中,诗人又以“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瞻望邈难逮,转欲志长勤”来进一步申明了这一思想。所保:指保全个人的名节。《后汉书?逸民传》:后汉末,“庞公者,南郡襄阳人也。? .荆州刺史刘表数延请,不能屈,乃就候之。谓曰:‘夫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庞公笑曰:‘鸿鹊巢于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鼋鼍穴于深渊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因释耕垄上,而妻子耘于前。”讵(jǜ巨):岂。浅:浅陋,低劣。[译文]往日听说南亩田,未曾躬耕甚遗憾。我常贫困似颜回,春耕岂能袖手观?早晨备好我车马,上路我情已驰远。新春时节鸟欢鸣,和风不尽送亲善。荒芜小路覆寒草,人迹罕至地偏远。所以古时植杖翁,悠然躬耕不思迁。此理愧对通达者,所保名节岂太浅?-----------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


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 其二
回帖